第一百一十一章 被盗的珠宝与谋划

    谢绝了在采沃庄园享用晚宴的邀请,索尔一行人踏上了返回沃尔姆斯的马车,还有一大堆事情等着他去处理呢。

    马尔藤坐在车厢里,表情比来时轻快许多,苏茜小姐答应他至少会为他从格伦迈尔那里争取到一年的还债时间,这让原本压在他胸口不得喘息的三千金玫瑰的欠债,如今看起来似乎有了还清的希望。

    重点是康拉德小姐说过将说服对方取消利息!

    “这原本就是一场骗局不是吗?”当苏茜?康拉德如此笑着对马尔藤说话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人生有了重生的希望。

    将目光转向身边的皱着眉头思考的索尔,马尔藤深深知道是谁真正给予他这样获得救赎的机会,是谁挽救了他的人生。

    “大人——您在为苏茜小姐最后的要求烦恼吗?”不单单是因为已经和索尔成了一条绳上的蚂蚱,胖商人是真的打心底感谢这位年轻人,也为自己欠下了对方如此多的恩情而感到一丝羞愧。

    作为对说服格伦迈尔取消对马尔藤欠债高额利息的回报,苏茜在最后又让索尔答应了她的一个要求。

    “迈尔家的人可是很难缠的,想让他们把到嘴的肥肉松开,我可是要付出不少代价的。”这位精明的小姐从不会吃任何亏,但无论如何这又是一件索尔无法拒绝的请求。

    “还好,我只是没想到这位康拉德家的小姐还在经营着珠宝商会。”索尔歪歪头,用低沉的不至于让外面赶车车夫听见的声音对马尔藤说道:

    “她不是铂金琥珀的成员吗?”

    马尔藤笑了笑,下意识转动起呆在右手的祖母绿扳指,笑眯眯地对索尔解释道:

    “其实珠宝生意才是这位苏茜小姐真正的根基,也正是凭借着沃尔姆斯最大珠宝行主人的身份,她才能在商会中占据一席之地,而不是单单因为康拉德家族的名头。”

    见索尔若有所思地点头,商人继续说道:“每一位铂金琥珀中的大人物都有自己的产业,比如迈尔家族是沃尔姆斯最大的粮商、费利克斯?康拉德掌握的大盐场、更不用说雷奥妮小姐名下的奴隶交易,铜矿银矿和各种贷款收益了。”

    他叹了口气,有些自怨自艾地抱怨道:“这些事情虽然并不在街头巷尾广为流传,但沃尔姆斯的商人几乎都清楚其中的门道,只有那些最成功,做的最大的商人们才有资格加入铂金琥珀——嘿,我曾经倒也梦想过这事儿来着。”

    他嗤笑一声,似乎在嘲笑着什么,往昔与今日的反差对马尔藤来说太过刻骨铭心,前一刻还是沃尔姆斯有名有号的商人,可如今却身背巨债,遭人追杀。

    “那又是谁敢从她这里偷走那样价值连城的珍宝呢——”索尔嘴角露出苦笑,叹息道:“对方怕是早就离开沃尔姆斯了吧,就算跑到大海上也让人没处可寻呐……”

    马尔藤也跟着紧锁眉头,只有狗头人克图玛奇怪地看着面色沉郁的两人,抓耳挠腮地想要帮忙,却不知从哪儿说起。

    “的确很奇怪,苏茜小姐虽然让大人您帮她找回被盗的宝石项链,可看她的样子并不像抱有很大的期待……”

    索尔摸摸下巴,只觉得整件事都透着诡异,苏茜最后提出的要求就是让索尔帮她找到珠宝店里被盗走的一件价值连城的宝石项链,作为她同格伦迈尔谈免去马尔藤债务利息的条件。

    先不说有人敢偷康拉德家族的东西这已经很不可思议了,而苏茜的样子却仿佛不是什么大事一样,如果真如她形容的那是件绝世珍宝的话,应该心急如焚才是,怎么会好像一个添头似的,随意地交给了索尔去办,大有办不成也没关系的意思。

    摇摇头,视线扫过车窗外渐渐开始昏黄的天空,索尔缓缓问道:“制成那串项链的塞得矿石,真的来自天界吗?”

    听到问话的马尔藤也是一愣,他搓搓掌心,迟疑着回答:“这……恐怕没人清楚……但据记载这是一种极为稀有的矿物,只有从天外飞来的陨石上面才会携带些许……”

    “所以做成的项链才会价值连城呐……”索尔感叹着又不禁暗自疑惑:沃坦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世界,如果说会有陨石的话,难道这种矿石是来自宇宙吗?

    苏茜的珠宝行丢失的这条项链,据她说是用传说中来自天界的塞得矿石所制,依其稀有度来说,价值难以估量,而对方单单盗走了这一件珠宝,怕是预谋已久,早就盯上了这种珍贵的矿物。

    “这事儿还是和莫雷他们商量商量再说吧——”索尔下了决定,他总觉得寻找项链的事情没那么简单,所以还是把重心放在赚钱和购买物资上。

    “既然苏茜小姐已经答应出面调解,来自那些佣兵的追杀应该不会继续了。”索尔看着心情愉悦的胖商人道:

    “马尔藤你对沃尔姆斯的商市比较熟悉,买粮食和肉的工作就交给你了。”从庄园出来以后,索尔已经正式对马尔藤进行了招揽,也告诉他自己是来自荒角的野蛮人,来沃尔姆斯是为了购买粮食和物资运回部落等等。

    身背巨债,无家可归,所能依赖的人只有索尔的胖商人自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招揽,表示愿意效忠索尔,为年轻的诺姆服务,当然,索尔也会帮他还债。

    “没问题大人,我还有几个卖粮的老朋友,也许可以从他们那儿获得一个低价。”

    点点头,索尔看重的就是马尔藤在沃尔姆斯的门路,纵使陷入阴谋被搞得差点身陷绝境,但关系网还在,这就比两眼一抹黑的自己好很多。

    “不过说到你的‘老朋友’——”索尔顿了顿压低嗓音,用与身下“咕噜咕噜”闷响的车轮般的声音沉声说道:

    “我记得陷害你的主谋之一,就是沃尔姆斯的另一位粮商吧?德扬?塞拉芬是吗?”如今回忆起陷害马尔藤的两个主谋的名字以后,索尔渐渐明白,那晚在下水道里碰到的两个被叫做“杰森”和“塞拉芬”的男人,恐怕就是钢人团的团长:杰森斯佩萨、以及粮商德扬?塞拉芬。

    “既然钢人团的那群佣兵暂时还不能动,那不如我们就先从他身上找回点儿利息好了。”

    马尔藤还是头一次看到索尔这样阴测测的表情,后背莫名一冷,迟疑着问道:

    “利息?”

    “你说当初陷害你是因为格伦迈尔收了塞拉芬的钱,其实塞拉芬和你一样不过是沃尔姆斯普通的粮商而已对吧?”

    “嗯,没错,这家伙比我更会钻营,但的确也只是普通的粮商。”

    “现在康拉德家族出面,恐怕这塞拉芬很快就会成为格伦迈尔手里的弃子,钱已经到手了,他又何必抓着沾了屎的棋子不放呢?”

    马尔藤眼珠子转了转,有些兴奋地看着索尔等他继续说。

    “杰森?斯佩萨有安泽?科比塔罩着我们暂时拿他没办法,但已经失去了最大的庇佑者的塞拉芬现在一定很惊慌吧。”

    索尔盯着马尔藤最后冷冷说道:“他从你那儿抢走的钱,我们得想办法趁机让他都给我吐出来。”

    论做生意,他自认比不上马尔藤,但论杀人放火,威逼恐吓,荒角上的野蛮人还真不比沃尔姆斯任何人差,既然有康拉德家族撑腰,只要不去碰那些超出苏茜心理底线的势力,索尔相信便没什么大问题。

    所以即将失势的塞拉芬自然成了他眼中的肥羊,毕竟对野蛮人诺姆来说,他现在也缺钱的紧。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