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拷问

    乌戎潘当的牢房今天封闭森严,颇有大敌来临的气势。

    狼骑兵在外面戒严着,把手地牢的战士一个个都不敢疏忽怠慢,因为今天整个索斯王国的重臣们几乎全都到了这间修建在地下,阴暗又潮湿的地牢里。

    狄安娜、黑齿、克拉托斯和帕拉丁等人一同陪着索尔,站在一间牢房外,里面是潜伏在索尔身边,被他发现抓回来的白袍男子。

    这男人不过二十多岁,一头棕红色短发,面容颇为俊朗有股微微的傲气,虽然现在没有做出这种表情,但还是能看得出来的。

    此时,这个男人被几根大铁链捆着,绑在曾经瑟维洛人用来虐待奴隶的一根木头圆柱上,他的手脚都被拴住,浑身五花大绑,但索尔还是觉得有些不安。

    一切都源自于他那异乎寻常的隐匿能力,说实在的,如果不是索尔,换做世界上任何其他人来,哪怕是克拉托斯,恐怕也未必能发现他。

    对此索尔实在是万分忌惮,他一双眼睛死死盯着正被利昂拷问的男人,同时问身边的狄安娜道:

    “你觉得他会是谁派来的?”

    与其说索尔忌惮的是这个人,倒不如说他更对其身后的组织感到不安,沃坦大陆的魔法传承明明已经消失了,可现在突然出现一个拥有如此高超隐身能力的人,索尔不禁又担心起来。

    更重要的是,对方此次直接指明了目标,就是自己,这一点更加让索尔感到紧迫起来。

    他并非不想直接用精神力搜索这人大脑中的记忆,而是在尝试精神冲击的时候,发现了非常诡异的一点。

    眼前这人的大脑就好像被安装了炸药一样,一旦遭遇什么外力强行侵入,立刻就会炸毁,也就是说会从内部率先发起精神冲击,让人直接变成白痴或者植物人,而他的记忆也都将不复存在。

    毫无疑问的,这更加促使索尔肯定了自己的想法,这个男人必定是某个组织派来的,否则没有哪个人会自己给自己设下这种东西。

    索尔的脑海里此时又想起曾经在门与眼中的一个成员,来自光明教会的杰文斯,记得当初在沃尔姆斯怪异的地下广场,杰文斯使用出了强大的奥术,那可是实打实的魔法,直到现在索尔都没弄明白他究竟是从哪儿学习的这种奥术。

    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牢房里的拷问还在持续着,这段时间利昂已经尝试了各种各样的拷问方式,无论是言语刺激,亦或是肉体鞭挞都不能让这个人屈服,他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愿意说。

    索尔在这个岛上,还真没见到过精神意志如此强大的人。

    随着利昂的刑罚慢慢变得激烈起来,感受到疼痛的囚犯不时发出几声惨嚎来,接着就像被强行按下壶口的开水一样,自己强忍着又把惨叫声咽了回去。

    此人的精神坚韧可见一斑,连牢房外的诸人都忍不住摇头,索尔也微微有些失望,他觉得想要撬开此人的嘴巴,怕是没那么容易,甚至有可能会成为无法做到的事情了。

    对于自己的拷问没有丝毫成效,利昂颇有些恼羞成怒的感觉,他更加凶狠地挥舞手中带着倒刺的铁树皮鞭子,然后将一根根竹刺,扎入对方的手指缝中,这令那白袍男人疼得冷汗直流,倒吸凉气。

    浑身肌肉都在抽搐,却仍然能忍耐着将自己的痛叫声收回去。

    索尔再一次摇摇头,正想出声让利昂停手,按现在的样子下去,就算把人给弄死了,也未必能从他嘴里抠出一个字眼儿来。

    这时候,身边的黑齿突然凑了过来,靠近索尔耳边,轻轻对他说道:

    “诺姆大人——我有个办法——”

    索尔有些惊讶,若是狄安娜说她有办法,索尔或许不会如此,但黑齿平时在这方面很少会站出来说自己有什么办法,于是他饶有兴趣地盯着黑齿问道:

    “哦?什么办法,快说来听听——”

    黑齿神秘一笑,也不卖关子,直接说道:“诺姆大人您不知道,当初您离开崖角去沃尔姆斯的时候,卡兹巴先生在岛上发现了一种植物——”

    “植物?”这下子不光索尔来了兴趣,甚至其他人也都凑了过来,而狄安娜则是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摸了摸下巴,紧接着恍然大悟,抢在黑齿前面脱口而出:

    “魔鬼草——?”

    听到狄安娜说的话,黑齿目光转向她点了点头道:“是的,我说的就是这个。”

    “这……”狄安娜面露难色,表情变得十分挣扎,她迟疑着说道:“这……不行吧,卡兹巴先生当初说过,那太危险了——或许也会危害到索斯人本身,所以才会特意封存起来,而不让其他人接触的——”

    “但现在有诺姆大人在,我们只用需要的一点,应该没有问题——”黑齿回答道。

    而索尔已经被弄得有些晕了,他甩了甩头,伸手制止两人的对话,奇怪地问道:

    “你们能不能先和我说明一下,这个魔鬼草究竟是什么东西?”他又看着黑齿道:

    “为什么你觉得魔鬼草会有助于我们从这个人嘴里问出点儿什么东西呢?”

    黑齿看了狄安娜一眼,似乎有意让她来解释,狄安娜缓了片刻,好像在斟酌着词句,过了一会儿,她慢慢开口,轻声告诉索尔:

    “陛下,您离开的那段时间,卡兹巴先生每天都会去野外探索荒角上的生物,他对我们说这是一种‘研究’——”

    索尔点点头,这的确像是卡兹巴的性格,这个老巫医一直赞叹荒角简直是上天的恩赐,这里有许多他前所未见的生物,它一直对森林里显得兴致勃勃。

    “然后有一天,卡兹巴先生从森林里带回来一株草,他很兴奋,还告诉我那是他从来没见过的植物。”

    狄安娜说着金色的瞳孔里隐隐露出一丝恐惧来,索尔大感疑惑,他还想不到什么东西会让狄安娜觉得恐惧。

    “后来卡兹巴先生就投入到了对那株草的研究中,他还告诉过我们,这草有着神奇的魔力,他一定能挖掘出前所未有的东西。”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