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 魔力权限

    但摆在索斯面前的还有别的问题,那就是他是由间桐雁夜召唤来的,在这个游戏中有一项非常让人不爽的规定,那就是自己的魔力由间桐雁夜提供。

    说实在的,索斯身上没什么魔力,间桐雁夜无论提不提供对他影响都不大,他的强大在于身体,凭借着神子的身体,就是近乎无敌的存在,然而雁夜不是,他虽然不需要雁夜提供魔力,可是雁夜给他提供的魔力中,有一丝是他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法理。

    也就是他被世界认可和接纳的依据,如果没有这种依据的话,世界的本源就会排斥他,他就会被强制取消召唤,从这个世界挤出去,而因为他又不是英灵殿的成员,如果被从世界里挤出去的话,就不一定会去到什么地方了,上一秒还在嫌弃这个世界的索斯,下一刻已经接受了自己面对的现实,他可不想被挤到什么完全不了解的世界中去。

    那么问题就来了,虽然索斯力量很强大,但也没法硬抗一个世界本源的排斥,他如何才能保证即便雁夜死了自己仍然能够在这个世界中存活?这是个非常不容易的问题,而这时索斯的目光转移到了一旁的脏砚身上,他瞬间想到了法子。

    如果说,自己不依靠雁夜来提供魔力,而是将脏砚制造成一个魔力的提供机器,让自己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法理支撑由脏砚来提供的话,是不是就无懈可击了呢。

    这样想着索斯就觉得自己应该立刻行动起来,趁他们还没明白是什么状况,而且脏砚也不好对付,索斯不害怕那种直来直去的对手,相反越是这种魔法诡异莫测,手段多多的人,他越觉得麻烦,脏砚的虫术又恰好符合了这一特点,他依靠这种虫术几乎可以做到不死,只要有一个刻印虫还在,他就可以存活,所以说想要杀掉他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但好在索斯并不是要杀人,他是要控制,或者说是要将脏砚变成一个工具,让他只能老老实实为自己提供魔力,而不能有思想或是其他的东西。

    这一点说来容易,但做起来可就太难了,但实际上还是有办法做到的,只不过分人,对别人来说不可能的事情,对索斯来说就变得很有可能了,毕竟他不是要杀人,如果强制毁灭掉脏砚的话,索斯敢打包票他一定会重生,但如果自己用霹雳手段,直接将脏砚的思考能力、行为能力都破坏掉,让他变成一个痴呆的话,索斯觉得自己还是能够做到的,但这对其他人就很不可能。

    比如别人接近的时候,脏砚会有防备,而现在他根本就不知道索斯是个什么东西所以防备之心就会大大减弱,而凭借自己的身手索斯有信心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将脏砚给弄成残废或是彻底废掉他的施法能力。

    作为神子,索斯虽然不会魔法,但是却有着极高的神性,这也是为什么玛奥莱斯会以为他是某个主神的分身,实际上他的地位可比主神要高多了,这神性带给索斯的好处就是他能够不借助魔法的力量,看到许多普通人看不到的东西,比如弥漫在空气中的本源之力,比如眼前人身上的魔术回路,现在脏砚的魔术回路在他眼中显得一览无遗。

    那并非是一条条线一样的东西,而是一只只寄生在身体里的虫子,其中有一只在他大腿内侧,大小和其他的没什么分别,甚至还要小一些,但在索斯眼里却因为魔力的汇聚而变成了红色,毫无疑问,那就是核心的刻印虫,也可以说是类似于脏砚的心脏一样的地方,但索斯要做的并不是破坏杀死那只刻印虫,因为他知道一旦杀死的话可就彻底麻烦了,别看这个老头儿弱的可怜,但手段确实十分诡异的,他猜如果自己杀死那只刻印虫的话,其他作为输送魔力节点的刻印虫就会被激活,成为新的刻印虫核心,那样自己做的一切努力就都白费了,所以他绝对不会去把脏砚的核心破坏掉,他要做的只是控制住那里就好。

    索斯虽然不会魔法,但调动本源之力可要比魔法强大太多了,如果一定要给这种运用能量的方式说个名字的话,那这已经可以被称为神术了,索斯使用的就是类似神术的东西,他打算通过本源之力将脏砚的核心刻印虫与其他输送魔力的刻印虫隔断开来,然后将自己与雁夜的那一丝魔力联系转移到脏砚身上来,以此使脏砚成为自己新的魔力供应机器,同时又可以让他不至于把核心转移到别的地方。

    当然,在其他方面也要做出一定的改变,比如这个老头的中枢神经和一些生理上用于思考之类的神经,肯定是要破坏掉的,否则如果他有很强烈的自主意识的话,对索斯来说就不是机器,而是一个隐患了。

    地下室的沉默持续了很久了,眼也有点儿焦躁不堪,这次召唤在他看来决不能出任何问题,否则樱的未来——大家的未来——他不能容许这些被破坏,这是背负着这样的信念他才回来接受了老头子的虫术,背负着这些责任的他怎么能容许自己还未开始就失败呢。

    然而就在他看了看手背,打算用令咒来命令眼前的从者时,索斯忽然动了,动作快的肉眼根本看不清楚,雁夜只看到一道黑影闪过,便直接昏了过去。

    脏砚已经有所警惕他伸出手看样子是要施展自己的魔术,但索斯怎么会给他这个机会,他倒是不怕脏砚攻击自己,相反他是怕这家伙万一跑了可就坏了,所以这一次几乎是全力出手,速度快的吓人,脏砚连索斯的影子都没看到,雁夜就倒下了,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他也是下意识出手——而这时候索斯已经来到了轮椅后面。

    毫不犹疑地伸手在脏砚脖颈后面使劲一敲,对方就晕了过去,他手不停,直接按住脏砚的大腿,把他从轮椅上扯了下来,本源之力不断汇集,不一会儿就形成一道囚笼一样的东西,将那只核心的刻印虫围困在皮肉里面,索斯长舒了口气,这样子算是完成自己计划的第一步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