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八章 最后的目标

    言峰绮礼感觉到心中一阵不安,派去监视别人的暗杀者消失了,似乎是被别人杀掉了,可是他却连自己的从者究竟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他的师父,远坂家家主,远坂时臣也来到了教堂,脸上的神色十分慌张,和暗杀者一同消失的,还有此次圣杯战争,远坂家的王牌,也是他们这一方的王牌,几乎可以说是无敌的王者,英雄王吉尔伽美什,根据手上消失的咒印来看,几乎可以确定,他们失去了这位强大的从者,但真正可怕的是,他们到现在连自己手下的从者究竟是如何被打败,被谁打败的,都还不知道。

    言峰绮礼静静站在时辰身后,这位远坂家当代的家主,算得上世上有数的优秀魔术师,远坂时臣,此刻正在教堂里愣愣地呆坐着,仿佛无法相信,自己莫名其妙的失败一样,连究竟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对于远坂时臣来说,他一直以来都享受着掌控一切的快感,然而当事情突然朝着不可预料的方向飞速发展的时候,远坂时臣再也没法控制自己几近奔溃的情绪,尤其是莫名其妙就被逐出了圣杯战争,他还有愿望没实现呢,他还有要向圣杯许下的愿望,本以为这一次召唤出了吉尔伽美什,又有言峰绮礼帮助,可以说他们这一方相当于同时拥有了两个职介的从者,在这样的情况下,时辰一度以为自己已经稳操胜券,但现在又不得不接受自己不但没有稳操胜券,而且在不知不觉中就白给了连面都未能一见的对手,直接输掉了自己的一切,他的愿望,他的梦想,他的家族,他赌上未来为之奋斗的远坂家,就这样让他失望了,这种心情是难以言喻的,远坂时臣是个个性坚强的人,然而往往这种人执念最深,因为执念深,所以反而不容易看开,就会造成不愿意接受那些看起来无法用常理得出来的结论,比如一个小小的意外输给别人,对手如果是依靠着运气赢了自己,将会是远坂家的人最没办法接受的,而这种连面都没见到,就害的自己失去一个从者,而退出了圣杯战争的事情,是绝对没法让时辰接受的。

    言峰绮礼默默在身后看着时辰,他的老师,正坐在教堂零零散散的一排排椅子上,坐在最中间,双手抵在前面的椅子上,不知思考着什么,言峰绮礼其实并不关心这些,他每一次审视自己的内心,都感觉到一种近乎变态的兴奋感,他其实一点儿也不关心自己这位老师的死活,无论他完美完成梦想,或是圣杯战争会被谁杀死,又杀死了谁,这些言峰绮礼都没兴趣知道,他一直都在审视自己,这是他最关心,也最想破解的谜题,那就是关于自己的迷,他发现自己不光是一个情感淡薄的人,而应该说,他完全就是一个没有情感的人,老师也好、父亲也好,这些人虽然处于大脑的逻辑,自己会用合理的方式对待,但在言峰绮礼心中,其实觉得这些东西,这些人——全部都无聊的要命,言峰绮礼的人生是没有彩色的灰白画面,正因为这样无聊,才让他丧失对别人的尊敬和同情,他没有同理心,虽然服从着老师和父亲,但实际上,他一点儿也不关心他们的输赢,他也发现了,自己只是个没有感情的木偶罢了,这让他恐惧的同时,内心还有一丁点的兴奋,并不全是厌恶和害怕,他发现在这个世界上寻找一些能让生活不那么无聊,让他自己能感受到活着的事情是非常重要的,言峰绮礼并不在意自己召唤来的暗杀者死掉多少,反而在接二连三地被其他人杀死后,言峰绮礼对其他人的兴趣更多了一些,比如这个让英雄王消失的家伙,言峰绮礼现在非常有兴趣见识一下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家伙,才能做到这一点,这和他的父亲言峰璃正的想法南辕北辙,尽管他的父亲在支持着远坂时臣,而言峰绮礼表面上也是这么做的,可他实际上只是个没有感情,面软心冷的可怕怪物而已。

    就在言峰绮礼默默思索着一切的时候,教堂们被人推开了,索斯从外面走进来,雷声响起,一道闪电将时辰仓皇回顾的脸颊映照的苍白无比,所有人都知道这间教堂附近施加了魔法,保证普通人不能进来,来到这里的自然都是和本届圣杯战争有关系的人,眼下突然看到一个从没有见过的,疑似魔术师的家伙,人们没法不吃惊,而且按照常理来说,这家伙很有可能就是导致自己从者全面的可怕家伙。

    然而没人有胆量去验证这些,谁都不敢冒着风险去验证这一切,但索斯究竟还是来了,他来了就意味着这场战争的一切,今天都将得出一个答案,胜者是谁,哪怕作为圣杯材料的爱丽斯菲尔已经打算离开冬木市,哪怕索斯根本就不在意圣杯如何,他只是想将其他所有的从者全部吞噬掉,这场圣杯战争从一开始就变了味儿,但直到结束,才有人反应过来这和他们印象中的圣杯战争不一样,似乎有人掉入了陷阱中。

    无论索斯的出现是不是陷阱,究竟是一个意外,还是人为的预谋,索斯自己其实是不太关心的,作为一个实力强横到一定地步的存在,对于阴谋手段只有最简单的看法,那就是无所谓,这种阴谋或许可以帮助人在短期内达到什么目的,但又能如何呢,它没办法改变索斯的想法,而这种力量弱小的东西,在和索斯想法产生违背的时候,必然会造成正面的碰撞,这种碰撞唯一的结果就是索斯赢,而阴谋破灭,这就是最直观的力量对比,再多花招也是没用。

    于是索斯没有说任何狠话,他只是走进教堂,召唤出王之财宝,将远坂时臣震慑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一把把长剑把其他暗杀者狠狠钉死在地面上,言峰绮礼和言峰璃正也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在索斯面前一切事物都变成预定的,所该成立的事实,那就是事实的发展以索斯的意愿为基础而呈现,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结构和走向。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