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天经过贾诩的猜测,了解到了自己可能会被张鲁和阎圃利用,不过他没有当回事,这就算还了人情吧。

    毕竟人家愿意卖给你米粮,那就叫人情,省得他去对俗世浮尘开口,进城是对方主动帮忙,算不上多大的人情,但是由他开口求粮那就不一样了,长天不愿欠俗世浮尘的,当然也省得他派人抢劫了。

    所以对方只要不过分,长天不会说什么,大家心知肚明就行。

    至于刘焉,刘焉谁啊?

    他要回落霞现在有三条路可以走,一是翻过大山往东去南阳,而是在汉水顺江而下到襄阳,三就是入川从川内寻道会落霞。

    前两条路都不容易,尤其是有不少马匹的情况下,更主要的是这两条路,都无可避免的会途经,袁术这厮的地盘,长天觉得以自己和袁公路之间的关系,恐怕对方不会十分友善的送自己离开。

    因此入川显然是比较好的归家途径了,而这也同样是阎圃对张鲁说,只需将对方要入川的消息放出去,而不用做多余事的原因,阎圃也认为长天,择道入川回城的可能性很大。

    所以虽然时机不咋地,长天还是选择了入川回家,毕竟甘宁对他的诱惑力同样十分大,住在江边的他,到现在也没有一直强悍的水军,不得不说这是个很大的遗憾,也是弱点之一。

    益州治所,绵竹城。

    绵竹城中有一座新加盖的府邸,极为气派,城中乘與车具千余辆,这些都是刘焉新命人打造的,当然以他的地位,这是极大的逾制,就是有反心。

    得知此事得刘表,顿时心中极为不满,也愤愤不平,他都不敢这么做,他刘焉何德何能?

    于是刘表立刻就给长安,打了小报告,说:“焉有似子夏在西河疑圣人。”

    子夏是孔子的高足之一,但他行为有些独创性,说白了就是叛逆,在不少地方有违孔子之道,因此在汉朝时,贬低子夏的言论是有不少的。

    包括此人在西河,开坛讲学收魏文侯为弟子,大都让人非议成,欲图假扮圣人。

    所以刘表说的话,意思就是:“陛下!刘焉这个比,准备关起门来造反了!”

    刘焉知道后大怒,于是二人由此交恶,不过那千余乘大车,自然是不会去掉的,然而刘璋却也没享受到,因为绵竹城要大乱了。

    刘焉的府邸中,刘瑁正坐在刘焉的下首,二人正讨论着什么,面相颇善的刘璋则坐在一边,看着他三哥和他老子对话。。

    “父亲,连日来益州党人,毫无动静,当是怕了父亲,不敢再反。”刘瑁他老子说到。

    “嗯,那吴家、张家、黄家那几家呢?”面相有些阴鸷狠厉的刘焉问道。

    “这几家,自贾龙一死,便再无任何动静,只怕已经服了。”刘瑁笑道。

    “嗯,既然服了,那你的大婚该操办了,人言吴氏有大富大贵之相,生得颇为美貌,嫁与我儿倒是般配。”刘焉淡淡道。

    “多谢父亲做主。”刘瑁喜道。

    “你们二兄,丧于董贼之手,老夫恨不能手刃此獠,今国贼已亡,益州更无威胁,宜攘内安民,除污去秽。先由你大婚始,稳固益州,除灭张鲁,则再无忧患。”刘焉一脸恨色道。

    这话看得出,刘焉也就是固守益州,自立为王,关起门来做皇帝这点志向,不过也就够了,毕竟自知更重要,刘焉也知道自己不是成霸业的主。

    “父亲,董贼已死,北面无忧,张鲁必有准备,我等需多加提防才是。”刘璋在一边找到了说话的机会。

    刘瑁笑了笑,说:“四弟人善,须知先发制人,后发制于人,岂有千日防贼之理,张鲁已然尾大难掉,当除之而后快,依我之见,可速发雷霆,一举诛灭,再推一张氏族人,继鲁之后,统管五斗米道便可。”

    刘焉满意的看了看自己的三儿子,他四个儿子当中对三儿子最是看重,刘瑁也很争气,十分聪明,刘璋虽然也不错,不过老实了些,要干大事,还是需要果断狠辣。

    “瑁儿所言不错,为父即刻下命赵韪,整顿兵马,不日进发汉中,为朝廷,除却米贼大患!”刘焉点头道。

    五斗米道自然是要留着的,因为他要断绝和汉朝的联系,只不过不听话的张鲁,必须除掉,让汉中掌控在自己手里,这样益州才会真正的安全。

    这时候刘璋又说到:“父亲,听闻右将军长天到了汉中,正在南郑城做客,说是有意入川。”

    “此事,孩儿亦有听闻。”刘瑁点点头。

    刘焉微微皱眉道:“此人素有大志,非是常人,如何会平白恶了为父,我料其入川,乃是取道回江南,届时招待一番,资些米粮便可,何须顾忌。”

    “父亲,我闻此人,名声极恶,绝非善类,更是贪得无厌,该提防一二才是。”刘瑁谏议道。

    “提防自是应该,不过无需视其为敌,名声不过人言耳,人言又岂能尽信?此人于西凉、河东、江南广陵等地,灭了世族豪强不下数十,人皆戏称其灭门将军,我大汉自光武始,便是世家当道,试问那长天,还能有何好名声。”刘焉笑了笑。

    “呵呵,父亲说得有理。”二刘,同时笑道。

    刘家人肯定是不喜欢,当道的世家的,这点毫无疑问,显然这父子三个,也是这种心思。

    刘焉突然想到了什么,笑着说到:“不过嘛,这长天既在南郑客居,若是我大军攻南郑时,其为内应,倒是一大助力,若是不愿,那当朝右将军,怕是只得孤身飞回落霞了。”

    “父亲此法大妙,此刻长天在南郑,张鲁必料不到我等会出兵,正该趁此时机,强攻南郑,拿下汉中!”刘瑁突然了然。

    这两个人,显然把长天当成了工具,甚至是他们攻城的炮灰,而且还十分自然,只有刘璋微微的皱眉。

    很快一名颇为威武的将领,走进了刘焉的府邸,而没多久之后,此人有走了出来,朝着军营快速走去。

    然而,刘焉的大军还没来得及开拔,绵竹的大乱就开始了。

    是夜,绵竹城中,燃起了连天的大火,烧死了极多的人,而起火的范围,正是刘焉那新盖的,气魄不凡的府邸。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