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8 第三百三十八章 掌控心神

    纪小宁脸上戴着的眼镜。

    自然就是,他垂钓万界到的那只未来军用战术眼镜。

    是他专门为鹤市一行而特地随身携带。

    虽然他有万磁域。

    但他的万磁域,目前还无法攻克能量干扰,暂时只能在没有特殊能量干扰的野区使用。

    好比人类城市中,一些重要建筑与设施,密布有大量阵法,以及高科技的防止监视电子设备。

    因此他的万磁域,在城里被压制,许多地方都无法畅通自如使用。

    这才有了以上一幕。

    借助高科技战术眼镜,监视鹤市一中。

    纪小宁长身而起,活络了下全身筋骨,眸光闪烁着冷峻,凌厉之芒,面色冰冷,冷漠,他,准备要大开杀戒了……

    既然线索已掌握得差不多,那接下来,管你什么妖魔鬼怪,装神弄鬼,统统把你们一天内全部拔除……

    将一切祸害斩草除根!

    纪小宁唤来服务员结完账,随后离开茶点店…年轻女服务员站在纪小宁座位旁,目光带着疑惑,不解看着已经走出落地玻璃门的纪小宁背影,真是名奇怪的客人,点了茶点,却一口未动。

    穿过车水马龙,热闹人流。

    只见,人们时不时侧目几眼,看着从身边经过的一名少年。

    其实是目光注视向少年脸上,那只充满科技感气息的战术眼镜。

    甚至有几名年轻人的眼神,带着几分跃跃欲试,可又有些犹豫思考,不知道该不该就这么唐突冒昧上前询问,对方的酷毙眼镜是在哪里买的,会不会引来对方的反感…看对方被战术眼镜几乎遮住一半面孔的冷酷样子,好像电影里那些正准备找敌人开战,杀气腾腾的特工,杀人……

    此时,街道上人来人往,就在这时候,纪小宁的对面,有一对看似甜蜜情侣,迎面走来。

    而就在相距甜蜜情侣几米之外,一家奶茶店的户外座位上,几名都市小白领模样的人,正在相谈甚欢的在聚餐。

    纪小宁背后他看不见的角落,也有几人由远及近走来。

    就当那对甜蜜小情侣,即将快要与纪小宁擦肩而过时,忽然,甜蜜小情侣的前路,似有意无意,恰好挡住纪小宁的去路。

    原本的甜蜜小情侣,瞬间表情变化,目光犀利如刀锋,带着公式的冰冷声音道:“纪小宁,我们是联邦政府的调查组,这是我们的证件。”

    “我们调查组,是专门调查此次有关于高一新生军训期间,发生的暴动骚乱。我们不清楚你为什么会突然结束前线的处罚,现在站在鹤市街头,我们现在有几个关于那次新生暴动的问题,想要单独询问下你,希望你能积极配合我们的工作,不要试图反抗,我们不希望在双方之间发生一些不愉快误会,逼迫我们采用一些非暴力之外的暴力手段。”

    哪知,纪小宁神态平静,镇定自若,似乎对眼前一幕,并不感到意外。

    甚至,他没有逃避的意思。

    他的万磁域,虽然无法窥破那些特殊能量场的地点与建筑物。

    但在大街上,一百公里内的一切,都在他的时时刻刻监测之下,哪里有风吹草动,甚至反常变化,都尽在纪小宁掌握,如同放在显微镜下观察。

    甚至就连人们的交谈声音,都巨细无漏。

    眼前这一幕,早在几分钟前,纪小宁便已预料到。

    之所以会有调查组的人盯上他。

    他也并不难理解。

    他想到陈彤珊之前与朱阳那一句话,她已经将他到达鹤市的行踪,透漏给调查组的人。

    “可以稍等我一会吗?”纪小宁平静道。

    “什么?”

    “纪小宁我劝你不要反抗,乖乖束手就擒,你身上疑点重重,我们需要押解你回去审问几个问题。”

    眼前这对小情侣,目光凌厉,如同审视犯人的目光,警惕盯着纪小宁。

    但接下来的一幕,却神奇发生了。

    小情侣的原本凌厉,警惕的目光,突然,毫无征兆,放弃一切戒备与抵抗,目光呆滞如同一对傻子般,像个泥塑木雕人杵在原地,一动不动。

    “好。”

    二人傻乎乎答应。

    “谢谢。”纪小宁擦身而过。

    附近路人全都惊奇看着,呆呆傻傻站在街道上的两人,全都下意识绕行开,怕遇到神经病,忍不住指指点点,怀疑二人是不是精神上有问题,没事像傻子站在街上干什么。

    此刻,二人的其他同伴,马上察觉到不对劲,终于不再伪装,一哄而上,冲向纪小宁离去的方向。

    那几名跟踪在纪小宁背后的人,当冲过呆滞在路中间同伴时,甚至没有一秒钟的犹豫与逗留,连转头看一眼都没有,直接冲刺向纪小宁离去方向。

    充分体现了这个组织的纪律严密,行动雷厉风行。

    “纪小宁,我现在以联邦政府调查员的名义,命令你马上站在原地不要反抗,我们现在要逮捕你!”

    那几名匆匆跑向纪小宁的调查组成员,大声呵斥道。

    纪小宁?

    街上路人一怔。

    纪小宁现在就在鹤市吗?

    然而,他们环视一圈,并未发现大纪小宁踪影。

    反倒是接下来错愕看到,街上原本有几名横冲直撞,气势汹汹,长得人高马大的人,突然一下子身体停住。

    一个个都是两眼呆滞。

    “两只小蜜蜂呀,飞到花丛中呀,飞呀,飞呀!啪啪!”

    石头剪刀布。

    这些人居然像傻子一般,无数人们的诧异目光,在人流中旁若无人的做起游戏,不停互抽嘴巴子。

    不断循环,根本停不下来。

    而且那耳光声音,真清脆,真响,光是听着就感到很痛的样子。

    看着做游戏的几人,路人莫名其妙,眼神升起惊奇之色,这是什么游戏,怎么从来没见过。

    做游戏就做游戏,怎么还相互伤害起来,抽起巴掌了。

    “妈妈,妈妈,快看,快看,那里有奇怪的叔叔,阿姨在马路上打架…叔叔阿姨为什么要打架捏?”

    一名四五岁的童真小女孩,眨着天真无邪的两眼,拉了拉年轻妈妈的衣角。

    年轻妈妈赶紧蹲下身子,用手捂住小女孩的眼睛,急急忙忙跑远。

    “糖糖不要看。”

    “少儿不宜。”

    随后不久,开始有人报警。

    理由…有人在大街上聚众斗殴,影响公共治安与交通……

    身后的骚乱,纪小宁并未在意。

    纪小宁继续一路前行,一边踱步前进,一边目露几分沉吟神色。

    调查组的事,并不在他原先计划的,预料之中。

    算是陈彤珊诱发的特殊事件。

    纪小宁在思索,看来在调查组对他展开全城大搜捕之前,他必须采取一些极端手段,加速他这边进度。

    不能什么小事都依靠军方。

    这是在过度透支他与军方之间的人情。

    纪小宁一边思索,一边脚下步伐未停顿,他的方向,赫然是…当转过一处街角之时,街的对面,居然正是鹤市一中那正门校门。

    “露露,不是我吹牛逼,我现在就在机场,你要不信我现在随便让一个路人,回答你我是不是真的就在机场…我真的看到了大明星曾天行,与曾天行同行的居然还有一人…露露你绝对猜不到她是谁,居然就是一直与曾天行有绯闻关系的陌雨,啧啧,原来曾天行和陌雨真的不止是绯闻那么简单…要不等我晚上去你出租屋,我们一起探讨下曾天行与陌雨的关系,顺便我再让你看下曾天行的签名,对,就在刚才几秒前,我特地找曾天行签名,说你是他的忠实粉丝……”

    此时,一名有点娘炮的穿着时尚小青年,正通过芯片腕表在与人联络,一边一本正经闲扯,一边朝纪小宁这边走近。

    露露,一听就是女性名字。

    “唉,你是谁啊,走路不看眼睛啊…露露,露露,你听我解释,我不是在说你,刚才我差点撞到一个蠢货,走路不长眼睛,人行道明明红灯,居然横穿马路差点撞到我…就是,就是,现在的人素质真差,连红灯都闯,赶着投胎啊……”

    战术眼镜之后,纪小宁目光冷冷看向刚才横穿马路,差点撞到他身上的娘炮青年。

    “自己掌一千个耳光。”纪小宁声音冷漠。

    “你谁啊,脑子有坑,神经病啊…是。”

    啪!啪!啪…娘炮青年站在路边,开始不停扇自己耳光,一、二、三…一边掌掴还一边数数。

    而且还是用上全部力道,没二三十下,脸就已经肿成一颗大猪头。

    路人看得瞠目结舌。

    今天路上的神经病可真多,是不是哪家神经病院的病人集体越狱了,前面街角有十几人在互扇耳光,他们刚小心翼翼绕行,现在又碰到一个神经病,独自一人站在路边自己打自己耳光。

    这力道,啪啪脆响,还真能对自己下得了毒手,没看到都成猪头了,仿佛没有痛觉。

    此时的纪小宁,则是拿走娘炮青年的芯片腕表。

    “喂,喂…阿宵,怎么突然不说话了……”

    芯片腕表的喇叭中,传出女孩子的紧张声音。

    纪小宁对着芯片腕表道:“你好,我就是接受采访的路人,这里是施水街,没有什么机场,也没什么大明星,最近的机场远在十几条街之外,路上只有路人甲乙丙丁。哦,关于曾天行的签名,他打算晚上骗去你出租屋,然后故意找借口说签名被人抢走,实在是曾天行的疯狂粉丝太多堵在机场门口,然后对你骗财骗色,最后再把你抛弃,学生妹,多读书,多看新闻,少谈恋爱,少打胎,早恋的毕业季就是分手季,祝你早日分手。”

    “你是谁啊,你胡说八道什……”对面炸毛。

    纪小宁直接掐断联络。

    随后,他拨通一串号码。

    “许成文。”纪小宁道。

    “大…大师…是您吗?”对面传来许成文受伤后的虚弱声音。

    纪小宁道:“让鹤市那些人,来鹤市一中。”

    “大师可是有什么要有什么行动吗?”许成文小心翼翼道。

    “帮我绑架几名鹤市一中的高一新生。”纪小宁道。

    “……”许成文。

    鹤市一中。

    几名浑身肌肉鼓鼓,太阳穴高高突起,一身气血旺盛强壮的保安,正在站岗亭下,目光巡视,警惕的来回审视着校门口人流。

    忽然,他们发现到一名可疑人员,进入校门附近。

    说对方可疑,是因为这个人的脸上,戴着遮住半张脸的战术眼镜,完全看不清五官。

    一看就是身份可疑。

    尤其是,对方正径直向校门方向而来。

    立时,这几名保安提高警惕。

    “站住!这里是鹤市一中,闲杂人等禁止入内,请问你是这里的老师还是提前有预约?”保安拦截住纪小宁。

    “我来找朱阳。”纪小宁平淡道。

    “你…好的,请进。”

    有保安打开校门,恭恭敬敬放行纪小宁进入。

    一路走向朱阳办公室,畅通无阻。

    没有人对他阻拦。

    此时,教师办公楼的副校长办公室,朱阳目光有些发呆,坐在他原本极其享受的真皮座椅上,脚下踩着柔软舒服的名贵真皮地毯。

    办公室里青烟袅袅,一截价值不凡的檀香正在徐徐燃烧,幽香平淡,温和隽永,香散十方,普熏一切,一点也不是浓香的那种腻,飘落而下的香灰,如同化微凡尘的烟火,却能洗涤人心灵,提神静心。

    然而,不管点燃多少根檀香,都无法抚平这几日,朱阳心中的焦躁与不安。

    相反,他变得越来越狂躁,经常因为一点小事而大发雷霆。

    朱阳很清楚,这是来自联邦政府调查组的压力。

    尤其是今天陈彤珊的到访,让他突然感到心神特别疲惫。

    他明白,陈彤珊这是在警告他。

    彻底镇压他原本的一些小心思。

    他已经没有退路。

    就当朱阳身心疲倦,靠坐在座椅上,不停揉捏想得有些疼痛的太阳穴时,原本紧闭的办公室门,忽然,由外面被人轻轻推开。

    而此时。

    在鹤市的某一处保密建筑物中。

    突然,急促的脚步声,打破了周围静谧氛围。

    “头,头,不好了,派去逮捕纪小宁的行动小组,出现了意外,纪小宁暂时跟丢了!”

    “这绝对是紧急事态!”

    “大事不好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