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元旦汇演(2)

    表演很快就结束了,最后合影的时候青蛙“爸爸”们把小蝌蚪们高高举起,让他们坐在自己的肩膀上面,站在后排像一道绿色的屏障,看上去特别温馨。清和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活到这个年纪竟然还有机会到舞台上表演,但这种惹人注意的事情还是少做为妙,那样对心脏并不是很好。

    “虽然比不上正式的元旦汇演,但还是挺有意思的,小朋友们也很可爱!”陈钰一边收着摄影机一边夸奖道。他幼儿园时期还是挺活跃的,清和家发生变故之后,他感觉自己的人生也迎来了冰冻期,像现在这样怀着轻松的心情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看着孩子们开心地笑,自己竟然也能像他们那样笑地没心没肺。

    “怎么说好呢,小孩子们总是很有活力,特别有精神。”千秋忍不住点头,她是举双手赞同陈钰的看法。她以前读幼儿园的时候,妈妈从来没有缺席过一次,可能是第一个孩子的缘故,她特别疼爱她。万里那个时候她忙着赚钱养活他们兄妹几人,经常一不小心就忘掉,而且,需要参加那种要家长互动的舞蹈,他都是直接推却的,要知道,那时一个五岁的孩子心里成熟地像个大人一样,对她来说,也是挺伤感的。甚至,第一天送幼儿园那天,小家伙们哭天抢地,而他不仅没哭,反而帮着老师安慰别的小朋友。一想到这里,千秋突然觉得自己有些亏欠万里,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从幼儿园出来后,陈钰先了家,而清和千秋则转道去了当地小学。

    因为表演合影的缘故,他们比预计的稍微晚到了一点。校门口挤满了接孩子的家长,他们把车停好后,也开始往那挤,看看万里有没有从里面排队走出来。

    学校里都是以班级为单位出来的,就像平时上课一样,不过万里的班级好像在这之前就已经出来过了,现在根本就没看到他的人影。

    “老师,我想问一下你们班的赵万里出来了没有?”千秋刚巧发现还在校门口的他的班主任,觉得这是个机会,就跑上去问了。

    “哦,万里啊,说姐姐可能会晚一点过来接,主动在帮忙打扫教室呢,再等一会儿大概就能出来了。”班主任老师想了一会儿说道。

    果然,在老师说了之后过了十分钟,万里和其他几个小朋友一起出现了,看到千秋后小跑跑了过来。

    “哈,还以为你们可能更晚一点,现在结束了吗?”万里喘了一口气问道。

    “等很久了吧!”清和摸了下万里的头,“我今天的表演特别成功,所以老爸说要给我庆祝一下,让你们都回我家吃大餐,我哥亲自下厨。”

    “是吗?陈钰哥哥做菜也挺有一手的,突然有些期待了呢!”万里绝对不会说,其实他很羡慕万宇,但一想,他在小时候至少有妈妈疼爱,而万宇什么都没有,他心里又平衡了很多。

    “要是听你这么夸奖他,他的尾巴都要翘起来了!”清和接过万里的书包,拉着他上车。

    “哎,尾巴?陈钰哥哥真的有尾巴吗?”万里瞪大了眼睛,突然有些激动地问道。

    “不是真的有尾巴的意思,而是一种比喻的说法,就是会特别骄傲,或者得意之类的意思。”赵千秋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所以胡乱解释了一通,不过她自我感觉特别良好。

    “真是的,万宇你总是会对某些特殊的名字感兴趣,所以说你要多读书。”万里摇了摇头,忍不住对万宇进行了说教。

    “嘁,你不也只是小学生么,肯定没读过很多书吧!”万宇在万里旁边忍不住想要怼赢,要知道在前不久,他还特别羡慕小学生来着,想着自己要是也像他一样读小学就好了。

    “虽然没读过什么书,认识的字总是比你多的,这个你就不要狡辩了!”万里这点自信还是有的,他年长四岁可不是白长的,对于现在的万宇来说,可算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要知道,某人现在连自己名字都还不会写。

    “嘁,小学生跟幼儿园的比,羞羞脸!”这是万宇最常见的耍赖方式,再加上千秋在身边,他更加肆无忌惮了些。

    “哼,我说的是事实!”

    “对了,今天小姐姐也要放假回来了,我们先去车站接她,待会再一起去清和哥哥家吧!”千秋觉得自己应该要说些什么来打破这局面,要是两个小家伙越吵越凶,她也不知道该怎么搞定。

    “小姐姐她要回来了吗?国庆节之后都有两个月没见到她了!”万里显得有些高兴,毕竟,比起千秋,他跟千黛的关系好像要更好一些,因为他们两个人总是凑在一起商量什么事情。

    “嗯,刚才打电话过来说还有四十分钟就到了,等我们过去应该是刚刚好。”千秋点了点头,一旦转移了话题,两个小家伙总算是安静了下来。

    他们几人去参加豪门婚礼这件事,千黛是有听说的,所以让千秋给她拿一个她喜欢的组合的签名,千秋她不辱使命,顺利完成了任务,甚至还拿到了额外奖励,对方邀请她进行了合影。

    “哇,姐姐你也太厉害了吧!”千黛拿过千秋从包里拿出来的签名照片,反反复复看了很多遍之后,小心翼翼地收进自己的新背包里面(前几天这个未来姐夫送的!)

    “也没什么吧,那个组合超级亲切的,每个人都是大帅哥……”千秋笑了笑说道。

    “哦,是吗?”清和突然冷插了一句。

    “姐,我们姐夫这是在吃醋吧!”千黛笑着挤了挤眼睛。

    “千黛你生活费够不够,是不是得再加一点啊!”清和觉得千黛的“姐夫”叫得特别顺耳,忍不住想要给她加零花钱了。

    “谢谢姐夫!”千黛也没有拒绝,直接道了谢。

    “赵千黛,你的良心难道不痛吗?一口一个姐夫,你竟然舍得把你姐卖掉换零花钱!”

    “不仅不痛,我还美滋滋的!”千黛憋着笑,深怕千秋给自己一个暴栗。

    “哎,我这妹妹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啊!”千秋叹了一口气。

    “话说,千黛叫我姐夫,你就这么不待见么?”清和伸手拍了下千秋的脑袋,“我们也要开始策划一下了不是么,毕竟也都老大不小了。”

    “喂,你在孩子们面前说什么呢!”千秋虽然狠狠瞪了一眼清和,不过满脸都是笑意。

    果然,那天晚上就是鸿门宴,趁着两家人都在,陈越说了关于千秋和清和的婚期问题,“今年已经将近尾声了,匆匆办婚礼也不太像话,所以尽量在明年之前就把所有一切安排好。”之所以没有这么快决定下来,他觉得还是得跟千秋爸爸商量一下,并心平气和地坐下来好好谈谈结婚的细节。

    “对了,千秋,我过几天要被派遣到外地几个月,你这边接送可以吗?”清和有些犹豫,之前给施煜哲的设计通过了,作为主设,他势必要亲自到场监督指导,对于他来说,那是他首件完整的作品,他比谁都期待它的问世。但他一离开,千秋这边的问题又暴露出来了,一时之间陷入了两难,不过言语之前,他更倾向于前者。

    “当然没问题啊!”赵千秋点了点,清和忙起来的时候都是她在接万里万宇,时间上完全没问题,这都归功于施煜哲当时为林淼设定的作息时间,至今一直沿用着。

    “那几天的时候,该怎么办啊?”清和犹豫了一下,千秋放疗结束也已经有了五六个月了,别的基本没什么大问题,但每个月的生理期经常痛得下不了地,他担心的就是那一点。

    “没,没事的吧!”千秋尴尬地笑了一声,之前很长一段时间,因为药物缘故,她的生理期有点不正常,不过清和总是能及时发现,红糖生姜水、热水袋、外套,这些他都是早早备着的。她痛得不得了的时候,他会躺在她身侧,搂着她并帮她揉着腹部,等她睡着后再离开,或者待一整晚。他这一离开,最顾虑的就是这个了。

    “到时我跟头儿商量一下,每个月回几天假,不然好几个月看不到你,我会很难过的。”清和想了一会儿,终于做了决定,爱情与事业两不误!至于什么时候千秋生理期,他已经做了记录,这两个月已经开始稳定的二十八天,之后要是没多大变化,他就按照这个特殊日历回家。

    “那里很偏僻吧?”千秋问了一句,她后来也是问了林淼才知道那里是她妈妈的老家,有些成片的果园,因为特殊的地理环境,改建起来还是会有很多难题的,再加上比较远,来回要坐飞机才行。

    “嗯,有点,不过环境还算不错,听说那个地方养人,我们的设计就是有带度假和养老兼为一体,所以才会被选中的。”清和点了点头,“当然更重要的是不破坏那边的生态,还要做到退耕还林,那边土质松软,容易引发泥石流,为此,安全性又特别重要。”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