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你爱慕者不少吧

    他接着道:“早在一年前,我就发现他的行动了,如果没有我的纵容,他做的很多事情,都不会那么顺利。”

    虽然知道阿礼想要抢夺位置,但是他作为兄长,还是选择成全了。

    “我是打算这样把位置交给他之后,自己就出去游历,这应该是我想了很久之后发现我最想做的事情了,我一直都对有关神灵的那些东西挺感兴趣的,所以想要去寻找一下有关这些东西的遗迹。”

    这个应该是他在义父的安排下,唯一精神越轨的东西了,他接触了挺多这方面的东西。

    “可是我没有想到的是,他不仅仅是要抢夺位置,他还想要除去我的性命,可能觉得就算是让我让出首领的位置,他还是会觉得不安心吧。”

    “他居然因为这个,绑了和我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的妻子,威胁他给我下毒药,他还真是想的出。”

    “知道这个消息之后,我去义父的坟前待了很久,最后做了决定。”

    “我的决定就是随心所欲。”他不想被任何东西束缚自己的想法,所以自己和自己打了个莫名其妙的赌。

    秦暖疑惑的看着他。

    席堃一副尽在掌握中解释道:“就是阿吉下毒酒的那一刻,我如果没有喝下去,可能就会掀起一股腥风血雨,如果喝下去了,我留下的那支护卫队也会成为阿礼的一大威胁,而且还是他不知道的威胁。”

    这股力量,就算是阿吉也是不知道,这是义父教的,作为首领,你可以信任你的手下,但是并不能够全身心的信任,力量与力量之间,相互制约,这样你才能够处在最安稳的位置。

    他从很久以前,就培养了一批暗地里的护卫队,这也是为什么阿礼做的事情他能够全部知晓的原因。

    并且这些人相互之间都是不认识的。

    他们和阿吉也不一样,阿吉是一起长大的兄弟,而他们都是自己在危急时刻救下的,又经过了严格的考核,这种人,背叛的概率很低。

    如果阿礼做的事情,有为私利,违背他的初衷的,他们就会一个个冒出来,将他拉下那个位置,备用的人选,他都是已经决定好了。

    这些,他都是讲给了秦暖听。

    秦暖深深的感慨,真是腹黑,实在是腹黑!自己决定挂了,还给别人挖了个大坑!还很任性!但她就是好喜欢。

    了解了席堃之后,她发现自己比之席堃,实在是太渺茫了,他创造了那样的辉煌,她只有变得更好,才能够配得上他!

    “丫头,那一瞬喝下毒酒,我一点都不后悔,如果没有喝下的话,可能就永远不会遇见你了。”席堃说的很是自然。

    听了这句话,秦暖好半响没有说话,开口道:“遇见你是我的幸运!”

    她之前还想说些什么安慰一下席堃,但是看席堃的表情,他应该还是大多放下了,很多时候,能够说出来了,那就证明在他心里可能就没有那么压抑了。她如果再多说什么的话,反倒是没有什么益处。

    最后席堃总结道:“我想义父可能做错了一件事情。”

    “什么?”秦暖问道。

    “他错误的判断了我和阿礼,他应该把阿礼培养成未来的首领,放任我去干我自己想做的事情,这是我们两个都想要的。”

    “我有很长一段时间很是艳羡义父对于阿礼的那种有求必应,那种无限制的宠溺,我想我是这种心态,阿礼也是一样,他想要首领这个位置,就觉得义父培养我成为未来的首领,就是把最好的东西给了我,对于他宠爱,就算是做的再好,他也不觉得好。义父对我的关心,很多时候,没有让我看见,但是阿礼肯定知道。依照义父的性格,决定让我成为部落未来的首领,就一定会让他听我的,不要越过我,他成为后来这个样子也并不完全是他的责任。”

    “可能是因为觉得我抢去了他父亲的爱,所以才恨上我了,只是我一直都不知情,直到最后才明白了。”

    “也正是因为这样,即使他做的太过分,我也不能够把他怎么样,义父的那一份情我需要顾及,我也的确分去了义父不少的关怀,那些原本都是属于他的,更何况,我的命也是义父救下的,我不想做一个无情无义的人。”

    他的这种思维模式,还是受他义父影响的多,为别人去着想。

    秦暖想,席堃之所以选择喝下毒酒,还是因为在乎他的义父的养育之恩,在乎兄弟之情。

    “我厌恶战争,就算是兼并,也是有鲜血和死亡的,很多人是无辜的,他们只是为了自己的部落,但是他们同样也是思维局限了,阻碍了部落的发展,所以就成了牺牲品,但是他们并不是错的。”

    “站在更高的位置,就一定要为大多数人的思想和意志服务,这是你没有办法避免的,就算是你心里有再多的不愿意。”

    “心里多多少少还是背负了很多负罪感,就是这双手,鲜血一次次的洗刷,建立了赫赫威名。”武力镇压在很多时候是前提,尤其是原始社会,拳头大,是道理,拳头大,就可以得到比别人更多的东西。

    “手下不知道有多少无辜的亡魂,那些亡魂会时刻的谴责我的良心,所以那个位置放弃了,反倒是轻松了不少。”

    秦暖想,这也可以解释的了为什么席堃对战的时候,下手那么的狠,猛,准,都是磨练出来的。

    她很理解席堃的这种想法,卸下来了,就不需要承担那么做了,就不需要做那些选择了,但是他做的那些,的确是对的。

    这个话题太过沉重了,所以秦暖不想席堃再去想了,好奇的语气转移话题道:“你之前说阿礼和阿吉都是娶了妻子的,那你呢?”

    “作为首领,应该很讨人喜欢吧?爱慕者不少吧!”本来只是想要转移话题,但是后面一句,语气却是有些酸,有些较真起来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