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章 黑府小湖惊人心

    以白凤九随意一击的力量,不说岩石,怕是精铁都要瞬间破灭,这些岩石自然抵挡不了。

    不过这些灰白的岩石在碎裂之后,呼吸之间就会回复原状,仿佛他的力量都是无用功一样。

    “诡异,这里就是无界之门内部的世界?”

    “看来这无界之门和我想象的不一样,不是单纯的一件宝物。”

    正在他思考的时候,忽然这万年不变的世界忽然一震,云雾颤动,虚空之中响起一片恐怖的轰鸣声。

    轰隆隆

    虚空颤动,一道流光从遥远所在横扫而来,接天连地,仿佛自然灾危。

    白凤九站在原地,淡淡的造化之光升腾,化为一片护罩将自己笼罩其中,而接下来他就看到无数密密麻麻的规则、大道还有造化构成的风暴沿着大地吹拂而过。

    轰隆隆

    恐怖的风暴吹拂在白凤九的造化光辉之上,宛如彗星撞击地球。

    但呼吸之间吹拂在光辉之中的风暴就化为了无数光点,无法在发挥出半点威能。

    看着这呼啸而过的风暴,白凤九感觉到了一种崩坏的感觉,天地规则、大道、造化之道全部都混乱一片,仿佛失去了主宰一样,一种诡异的感觉。

    疯狂的造化之光、碎裂的大道、宛如砂砾的规则,将整个天地都化为了一片死寂,似乎一切生命和物质都无法在这个时空之中存在。

    白凤九看着这一切,心中流露一丝凝重:“这里似乎是一个完完全全死亡和破灭的时空,而且不是普通的时空,是布满了造化之道的时空。”

    “粗略看去,也有超脱上千道造化之道在这里沉浮,这可是好东西啊。”

    白凤九眼中露出一丝喜色,造化之道高深莫测,每一个都是永恒之道,古往今来多少人物,整个天外天也不过千多道。

    在无界之门中承载的虚空也不过三千之数,但现在在这里又出现了上千造化之道,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风暴来得快,去的也快,当白凤九回过神来的时候,四周已经一片空旷了。

    抬头望去,天空一片虚无,偶尔可以看到一些漂浮在虚无之中的巨大残骸,白凤九瞳孔一缩。

    一颗巨大的头颅,双目空洞,眼珠子都被挖了出来,干枯的皮肉,恐怖而惨烈,而这一切震撼都不如它的巨大来得让人震惊。

    足有千万里大小的脑袋,漂浮在虚无之中。

    缓缓飘荡的头颅,当白凤九看到它后脑勺的时候,看到的是一个巨大的窟窿,显然这人是被人抓灭了脑袋而死亡的。

    “好厉害,居然一抓就抓灭了这巨大的头颅,显然这人的敌人也是庞然大物,千万里之巨的生物,我还从没见过。”

    深吸口气,白凤九仔细观察着这里的一切,但还没等他多看看,一片云雾再次升腾而起,将整个地方都笼罩了。

    白凤九看着四周的云雾,抬脚轻轻升起,向着天空而去,想要看看能不能避开这云雾遮盖。

    他的速度快如闪电,但任凭他如何快速飞奔也无法突破这云雾限制,立刻他就知道这条路恐怕是走不通了。

    叹了口气,白凤九停下了身躯,一步踏出,回到了地面,开始沿着地面前行,寻找着这里的脉络。

    龚玉华,三千大陆之上一个富家公子,他的人生目标就是每日混吃等死,享受人生,枯燥的修行从来不是他所希望的,哪怕有些修为,也是家里逼出来的。

    不过此时的龚玉华却是面色苦逼,一脸生无可恋,他看着四周一片白雾弥漫,手中握着一枚宝珠,上面散发着朦胧的无界之门气息。

    “这里到底是那里啊,我已经三天都没喝酒逍遥了,简直憋死我了,到底那里是出口啊。”

    “真是倒霉,让我手贱,看到这玩意儿觉得好玩就去捡,现在把我弄到了这不知名的地方。”

    他已经碎碎念三天了,一刻都没有停止过。

    他长得倒是眉清目秀,不过脸上的黑眼圈怎么也掩盖不住,显然是经常酒色洗礼的人物,不过修士的身体倒还经得住折腾,加上年少多金,自然也不乏追求者。

    这时他忽然眼睛一亮,看到朦胧的雾气前面出现了一座庄园,庄园之中点亮了油灯,显然有人居住,顿时他就来了精神,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

    庄园古老,弥漫着清幽的气息,两盏灯笼挂在大门之上,灯笼上画着一枚文字。

    这是从未见过的文字,龚玉华面色奇异,他没有见过这文字,但是却能知道这文字的意思。

    “黑府。”

    “这是什么名字,难道这里的主人姓黑?”

    龚玉华满面的问好,不过此时他已经关不了那么多了,直接拉着大门的铜环敲击。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大门应声而开,但是背后却没有人。

    龚玉华看着空无一人的大门之后,先是一愣,想了想还是走了进去。

    满地枯黄的落叶,一颗杏黄大树竖立在大门之后的院落之中。

    踩着这些枯叶,龚玉华来到了院落尽头,那里有一扇黑色的大门。

    嘎吱

    老朽的大门伴随着摩擦声被推开,后面是一条走廊,走廊之上有着数道分叉口,龚玉华笔直前进,没有走入其他岔道口,而是沿着直线行走,向着走廊尽头的那一间房屋走去。

    走在走廊之上,走廊外那是一片干枯的池塘,池塘的底部是无数星星点点的石头一样的东西,铺满了整个池塘的底部。

    龚玉华不以为意,摇摇头道:“这个庄园彻底败落了,不知道这主人还在不在。”

    胆大包天的家伙,在这十分诡异的庄园之中,完全没有任何其他想法,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当他来到走廊尽头的大门时,里面闪烁着淡淡的灯光,龚玉华朗声道:“有人吗,在下龚玉华,遇到了一些事情想要在这庄园借宿一宿。”

    话音落下,里面什么声音都没有,龚玉华耐着性子再问了一遍,但是依然没有人回应他,瘪了瘪嘴,龚玉华没有再问。

    缩手缩脚的推开房门,龚玉华伸出一个脑袋,向着屋子里看去,一看之下,他全身都是一僵,浑身发冷。

    房间之中整齐的坐着两排人,他们对视而坐,房间尽头两个人端坐,一女一男,都是七八十岁的老人,而他们下面两排座椅上则是各种服饰的人,男女都有。

    不过恐怖的是,这两排座椅足有上个座位,这房间宛如一条长廊一般,从大门一直延伸了数百米,房间似乎都被拉长了一样,非常诡异。

    而这都还不是最诡异的,最诡异的是龚玉华看到这些人面孔浮现着种种笑意,但是仔细看去却无比僵硬,面孔铁青,没有丝毫血色,眼睛更是瞳孔收缩,宛如针尖一样,似乎看到了什么无比恐怖的东西。

    但这都不是让龚玉华冷汗直流的事情,真正让他恐怖的是,这最靠近大门的一张座椅是空的,而这座椅的靠背上写着他的名字——龚玉华三个大字。

    看到这一幕,他怎么能够不恐惧,不害怕。

    没有任何犹豫,他转身就向着长廊之外跑去,要离开这里。

    但他刚刚转身,一股吸力从背后的房间之中冲出,瞬间就将他吸入其中,坐在了他的座位之上。

    砰

    房间大门关闭,整个庄园再次陷入了一片宁静之中,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而此时白凤九在迷雾之中前进,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也看到了这个庄园,看着这忽然出现在迷雾之中的诡异庄园,白凤九立刻察觉到了一丝问题,一种诡异在这庄园之中发生,这是完全不同于他所认知的一种力量气息。

    眉头微皱,白凤九想了想,从容走了过去,来到了大门之前。

    “黑府。”

    看着大门上的名字,白凤九也是眉头一挑,感觉有些意思。

    “有趣,黑府,这里弥漫的诡异力量我都没有见过,说不得有些收获。”

    艺高人胆大,到了他这个地步,几乎可以无视任何危险,哪怕是终结的力量他也有信心镇压下去,至少自保无忧。

    推门而入,庄园之内一阵阴风四起,似乎随着他的到来,庄园都活了过来。

    白凤九第一时间察觉到了这种变化,这时他目光落在了地面上,看到了地面的脚印。

    “一双脚印,刚刚有人来过?”

    想了想,白凤九沿着脚印向着院落之中走去,开始并没有什么,但是当他来到走廊上的时候,白凤九忽然眉头一皱。

    他转头看着那干枯的池塘,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那池塘之下的无数石头一样的东西那里是什么石头,分明是一个个宇宙破灭的残骸。

    每一个石头就是一个曾经的宇宙,这密密麻麻铺满池塘地步的石头,简直可以说成千上万,恒河沙数了。

    一瞬间,白凤九的警惕就提高到了极点,同时手中一缕造化之光升起,化为一只大手,向着池塘之中抓去。

    大手一把抓住一枚宇宙核心,然后就要脱离池塘,但这时池塘之中爆发一股无边的引力,牢牢的吸住了那一枚宇宙残骸,这股力量如此巨大,白凤九都感觉到了沉重的压力。

    面色不变,他顶着压力,全身造化之光运转,将力量提升到了极致,整个山庄似乎都在颤动,白凤九感觉自己正在和这个山庄角力一样。

    宇宙残骸缓缓上升,莫名的吸力作用在它的身上,牢牢吸住了它,但是任然无法阻止它的离开,最后这宇宙残骸还是落入了白凤九的手中。

    无穷造化之光冲入其中,瞬间这残骸之中残存的大道、规则就被参透,然后白凤九眉头一皱。

    “一个正常的宇宙,从出生到毁灭,没有斑斓,完全正常,其中的大道。规则对我也只是增加一丝底蕴。”

    “不过这里无数宇宙残骸,如果能将其中的大道。规则全部收纳吸收,也是一桩不错的底蕴了。”

    想到这里,白凤九将这残骸随手扔进池塘地步,接着他的造化之光水银泻地一般的笼罩了整个池塘,深入这些宇宙残骸之中,汲取着其中留存的信息。

    无数大道、规则迅速流入了白凤九的不朽篇章和彼岸之中,被迅速纳入其中,成为了众生超脱道的一部分。

    做完这一切,已经过去了不少时间,白凤九深吸口气道:“倒是得了不少好处。”

    一丝莫名的光彩此时正在他身上升腾,那是一丝超越了造化的光辉,不可名状,不可述说,但却真实存在的力量。

    感应到自己出现的一丝变化,白凤九却是眼中路出喜色道:“好好好,倒是意外之喜,居然在这个时候造化之道终于开始了蜕变,虽然只是一丝雏形,还没有真正成型,但也意味着我的道已经成了,是正确的道路。”

    道路发生变化,白凤九知道自己下一步就是需要更大的道理来推动自身的蜕变,这就需要机缘了。

    “大道艰难,每一步前进都需要无数机缘,到了现在,普通大道、规则对我来说再也没有作用了,只有同为造化的道理才能让我更进一步。”

    想到外面那风暴之中时空的造化之光,白凤九眼中露出一丝希冀;“这些造化失去了掌控者,也算是无主之物,抓住它们,了解它们的奥妙时遭遇的反击也要弱了很多,正是资粮。”

    “这座庄园诡异莫名,背后的存在恐怕不在大道真我的存在之下,若是能解开这里的秘密,恐怕所得不小。”

    想了想,白凤九看着走廊的尽头,那里有一间房门大开的门户,里面透露出一股怪异的气息。

    想了想,白凤九走了进去,很快就来到了通道的尽头,然后一步踏入其中。

    目光过处,看到了这诡异的房间,两排座椅上整齐的端坐着一道道人影,一张张满是笑脸但是颜色铁青的面孔,惨白的眼白,和针尖的眼瞳,让人看着都感觉恐怖。

    看到这一幕,白凤九眉头微皱,几乎不用思考,他都知道这里就是整个庄园做诡异的地方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