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夫十五章 又见云夫子

    看到刘夫子那诡异的笑容,李正不由想起当日讲武堂之中脑中老者对于刘夫子的断语。

    “人面兽心。”

    可以想见,刘夫子到此,绝不是好心一路保护自己,而是有着别的企图,虽然他并不知道这企图是什么。

    短暂的惊愕之后,李正快速让自己平静下来。刚才脑中老者才说,快要撑不住了。当此之时,不能依靠脑中老者帮忙,自己在刘夫子手下可就只有任由揉捏的份了。

    让笑容浮上面颊,李正略带一丝惊喜道:“唉,刘夫子!能在这里碰到你,真是太好了!”

    “太好了?你这话怕是言不由衷吧?”刘夫子一边说这话,一边就朝李正扑来,看那架势,好像是要在李正身体上咬一口似的。

    “刘夫子你这是干什么?”李正一边躲避,一边慌乱问道。

    虽然脑中老者说快要撑不住了,不过此刻还在支撑。正是靠着脑中老者的支撑,李正才有能力躲过刘夫子的攻击。

    本来还想着说几句好话,就能厮混过去,没想到刘夫子压根不想跟他多说。此刻要怎么办?虽然不知道刘夫子为何如此对自己,不过现在明显没有时间给他细想了。

    脑中急转,李正迅速打定主意,趁着脑中老者还能支撑,就拼一把,不成功,就成仁。

    想到此处,李正不复刚才慌乱的模样,躲避刘夫子攻击的同时,也开始做出反击。

    “没想到,哈哈!”在他抵抗之下,刘夫子急切间也不能拿他怎么样。不过刘夫子不惊反喜,眼目之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看向李正就好像看着一餐美味一样。

    李正也猜到了刘夫子的算盘。对方肯定是觉得自己不能持久,所以准备跟自己耗下去。等自己撑不住的时候,对方就可以随意施为了。

    虽然猜到了对方的算盘,他却也无法可想。想跑?这刘夫子既然能在这里忽然出现,说不定速度并不比自己慢。退一步,就算对方比自己慢,自己能暂且将对方甩开,可是那又怎么样呢?等脑中老者撑不住,自己速度慢下来,还是要被对方抓住。

    与其如此,倒不如拼一把。李正眼见没有希望,也就不再顾忌,眼看对方朝他打来,他却不躲不避,正是两败俱伤的打法。你狠,我比你更狠,看谁狠的过谁?

    刘夫子当然不会跟他那般死拼,在刘夫子眼中,眼前这人已经在自己掌控之中,根本跑不掉,又何必那么急呢?

    “为什么?”李正一拳一脚打出去,丝毫没有畏惧之念,暗合了猛虎之意,才刚刚习练没多久的猛虎决竟然慢慢圆熟起来,越打越是生猛。眼看对方对自己威胁大大减小,趁机喊出心中疑问,竟然非常洪亮,惊得周遭小动物都远远逃开。

    “为什么?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刘夫子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就凭你现在奈何我不得!若你能告诉我,说不定我就不再反抗了。”李正说着话,手下动作丝毫不慢,仍是一刻不停的攻击。他怕一旦停下,就再也没有能力掀起攻势。

    而之所以问这个为什么,心中疑惑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想要从刘夫子的原因之中寻求生路。

    “好,那我就给你说说为什么?”刘夫子猛的一跳,跳出老远,在一个土堆上坐下,摆出了罢战的姿态。

    李正也不为已甚,原地停下动作,就地坐了下去。

    “因为我在你身体里嗅到了让我渴望的气息,这种气息甚至让我发狂!”刘夫子鼻子在空气中嗅了两下说道。

    “气息?仅仅因为气息,你就陷害我,又来追杀我?”李正有些不解。

    “哈哈,你这无知小儿,你又知道什么?气息不仅仅是气息那么简单,它里面蕴藏着血脉之力的秘密。你说觉醒天赋,为什么人类能够觉醒各种野兽的天赋,那是因为人类体中含有野兽的血脉,这种血脉有的浓厚,有的稀薄,有的纯正,有的混杂,正因为这种种不同,所以每人觉醒天赋的结果也不一样。”

    “可是,我在讲武堂好几年都未能觉醒天赋,按说我不应该是比较弱的那种吗?”李正仍是不解。

    “是有可能比较弱,但也可能是非常强,小孩稍微吃点东西就饱了,大人却要吃很多,觉醒天赋也是同样的道理,因为你要觉醒的天赋比较强,所以需要更多的积累。”刘夫子不容置疑的说道。

    “哈哈,照你这么说,外面那些没有修炼,一辈子都没觉醒天赋之人岂不是天赋更强,他们的积累可比我更漫长啊!”李正嘲讽。

    “这不一样,外面那些人没有修炼,你可是一直在修炼。何况,外面那些人身上可没有这种让我渴望的气息!再说,就算错了又怎么样,不过就是错杀一人而已,若是错过,那我可不是后悔死了。”刘夫子理所当然的说道,人命在他眼中就好像一根草一样。

    “既然如此,你为何不直接下手,又陷害我被抓进奇案司?”李正又问。

    “直接下手?我才没那么笨呢!江阴城,不过是一个小城,可是谁知里面有着什么奇人异士,若是被人发现,哪还有我的立足之地?把你弄进奇案司,我再悄悄下手,那可就神不知鬼不觉了。到时候死的不过是一个有兽变迹象之人,没多少人会在乎的。当然,我也是有点好奇,听到你在天赋阁的那声长啸,我也想看下,你觉醒天赋之后到底能多厉害,奇案司能不能关的住你。现在看来,你没让我失望,哈哈!”

    说着,刘夫子站了起来,朝李正这边走来,“我可是全都告诉你了,现在没什么疑问了吧?”

    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眼瞳都变成了红色,口中更是有涎水不断流出,此刻的刘夫子哪还有一点夫子的样子,简直就是一头野兽!

    “人面兽心,果然不错!如果不是脑中老者,真有可能信了他的话。”李正暗自道,不过就算信了,他也不会坐以待毙。

    只是对方没有对他明言,他也不知道如何让对方放弃杀机,当此之时,只有再次逃跑了。就算跑不掉,也不能让对方这么容易得逞。

    眼看对方张开大口,就要对他扑来,李正慌忙站起,准备逃跑,一用力才发现,身上竟然一丝力气都没有了。

    “不靠谱的老头,关键时刻掉链子!我命休矣!”李正闭上眼睛,感觉一股腥风扑来。

    也罢,这老头不帮忙,就让我们一同归于沉寂吧。也许,这老头会重新附上刘夫子的身,不知道刘夫子是否会把他当成老爷爷供着呢?

    心中转动着这些飘渺的念头,等待死亡的降临,可是,等了一会,却觉得不对,自己还是好好的。

    睁眼,就见对面的刘夫子睁开血盆大口正对着他,身子却是一动不动,好像成了一块石头。

    “不知什么人救了我?”

    片刻之后,就见一个身影在刘夫子的身后慢慢凝实。

    看到云夫子,李正再次一惊,“这不是云夫子吗?明显是他救了自己,可是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小正,让你受委屈了。”云夫子用手一弹,前面那石化的刘夫子身子就开始崩裂,最终化为了粉末。

    “一头野兽,即便化成了人形,也还是野兽!”云夫子说了这一句,身子就又开始慢慢虚化。

    李正知道云夫子要走了,慌忙道,“云夫子,且不要走。”

    云夫子稍有犹豫,不过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身子再度凝实,“有什么话,就快问吧?”

    “云夫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李正指着刚才刘夫子的位置。

    “他以为你身上有奇兽血脉,想要吃了你增强实力,就这么简单!”

    “云夫子,那你呢?”李正又问。

    “不该你知道的,就不要多问,你我若有再见之日,你当知道我的来历。你因我而进奇案司,今天之事,因果已了,我去了!”说罢,身子就快速的虚化,连给李正喊一声的机会都没有。

    “又是一个高人,可惜自己还是无法从他这里获得什么助益,唉!”李正叹了口气,慢慢平复心神。

    既然没有这个机会,那他也不会多想。后面的路,还是脚踏实地的走。

    提起身体里面最后一丝力气,正准备到旁边那山洞中休息,忽地,“扑打”一声,一本书掉落在地,惹起一片尘埃。

    李正上前,将书捡起,就着月光看去,就见书上写着几个大字:“高级课程之猛虎篇。”

    翻开看目录,第一章炼力篇,第二章炼肉篇。

    “唉,还以为是什么高深法决,原来不过是讲武堂的大路课程。”李正有些失望,却还是把书本收入了怀中。

    他在讲武堂多年,一直没能觉醒天赋,所以对于这高级课程也没什么兴趣。第一步都没达到,关心下一步不是好高骛远吗?不过平日里听其他学员讲话,对于这高级课程他还是知道一点的。

    本来,他觉醒天赋,也就有资格学习高级课程了。可惜,刚觉醒天赋就被弄进了奇案司之中。现在正好该当学习高级课程了,云夫子丢下这本书倒也整合时宜。

    不过,“您那么高一个高人,就丢下这么一个破烂,丢不丢人啊!”

    “丢人?呵呵!要知道,丢下这本书的是讲武堂的云夫子,可不是现在的他。今日,你们的因果已完,他又怎么可能丢下一本书,再添因果?”却是脑中老者不知何时醒来,给他讲解道。

    “你这个不靠谱的老头,不是说撑不住睡觉去了吗?又出来干什么?显摆你能,老子不明白是吧?”

    脑中却是再无声息传来,片刻之后,响起了呼噜声。

    这老头!

    李正拿老头无法,只能自顾去山洞里歇息。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