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特別手5段

    三名精灵的到来引燃的现场的气氛,之前还缓步进行的叫价,此时卻是演变成了一波狂潮。那价格已经是高得可怕了,然而即便如此,在场的每一个人却都是不介意再往里丢上一根柴火。

    精灵上台才没多久,报价就已经比低价翻了一翻了。“你现在还确定能买下她们吗?富婆?”于逸打量了一下影的神色,却发现那些报价丝毫没有让她有所变色。

    “没有把握,我就不会浪费时间在这里了。”女法师底气十足地说。

    “那,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是否能告诉我,你哪里来的这么一大笔钱?”于逸小心翼翼地问道。

    影回过头,一句“对你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差点就脱口而出,不过最终她依然只是回答说:“魔法协会每个月都会往我的十国公行户头上存上一笔不小的数目,这些年我一直没有理会,没想到今天终于派上用场了。”

    被这么一说,于逸也才想起来这个世界中还是有着类似银行的一个金融机构,只不过之前所处的野火城是一座新城,十国公行并没有入驻,所以一直以来他也就没有使用银行的习惯。“那大概是多少?你心里有点数吗?”

    “我一向不怎么去管这些无所谓有无的东西,不过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每个月中旬账户上都会多几十枚晶币吧。”影扶了扶额前的发丝说道,“在此之前,我取出了两百枚,交给了柏丝凌。”

    于逸此时则是已经被对方那云淡风轻的口吻惊得直咽口水了,虽然不曾使用过,但是晶币是什么他还是有所耳闻的。1枚晶币可是相当于1300左右的金币!也就是说,影这个傻妞每个月会拿到数万枚金币!而这一次,她更是将几十万枚金币直接交到了柏丝凌手中。

    “有你这么个富婆在我身边,看来我是没有机会为了金币而烦心了。”

    影没有接下话茬,看着台上的精灵说:“我相信,哪怕如今精灵再怎么罕见,三名精灵的价格应该也不会超过十万金币。这场竞拍很快就要结束了。”

    “那柏丝凌是哪个房间的?她报到什么价格了?”于逸不由问道。

    “她还没有开始报价,我让她不要着急。”影回答,“但无论如何,这进入风语者之森的通行证,我们一定要把握住。”

    “你的意思是这三个精灵会带我们进入风语者之森?”于逸笑着摇了摇头,“我可不觉得,因为我们买下了她们,就能让她们欣然答应带着我们进入她们的家乡。”

    说着,他凝聚起目光,看了看那三名精灵脸上的神情,厌恶、仇恨与鄙夷。那种抵触的情绪,绝不是一次善意的解救就能化解的,何况这次解救还是有着目的性的。影这一次未免把事情想得太过简单了。

    “当然是这样,”没有任何反驳的意思,她点点头:“我们当然不能有这样幼稚的指望。但是,买下她们的并不是我们,只是柏丝凌而已。”

    于逸似乎猜到了一些,但是还是迫不及待地问道:“你什么意思?”

    “这也就是我现在要和你谈的,”影回过头盯着他的眼说道,“柏丝凌是精灵,并且她的身上没有任何奴隶的烙印,所以她完全可以取得那些精灵的信任,何况她此时又是救下了自己的精灵同伴一名。”

    “对,这样倒是合情合理。但是,我们呢?”于逸问道,如果有他们几人的出现,怕是柏丝凌的一切努力就付之东流了。

    “200枚晶币!200枚晶币!帝羽狮鹫1号房间的客人出价200枚晶币!还有更高的价格吗?”

    随着台上拍卖师的那激动的呐喊,拍卖会也沸腾了。原本以为最终价格就要定格在10万金币时,突然却是杀出了一个搅局者。而且。这个家伙的报价并不是高出一星半点,200枚晶币,这可是直接将价格翻了一翻还不止!

    究竟会是谁呢?就在所有人的疑惑中,竞拍也即将一锤定音了。而那个其他人都像知道的答案,于逸则是再清楚不过了。除了柏丝凌还会是谁呢?这也太下血本了,居然直接砸出了200枚晶币。

    “这就是你现在要做的选择题了。”而这个时候,女法师平静地在他耳边说道,“你如果只是想送柏丝凌回家,现在,我们的任务应该已经是完成了。只不过,在这里我们就要和她道别了。”

    似乎是留给契主一些思考的时间,她顿了顿,才接着说:“如果你想亲自送她回森里,换种说法如果你不想和她分开。那你就要吃点苦头了。”

    一起经历了那么多,柏丝凌早就已经彻底融入了于逸生活,此时他自然是不甘心就这么又一次与自己的英雄说再见。心中做了决定之后,他却是又猛然抬起了头问道:“如果我去,你……和珀尔呢?”

    这一次影没有再回避他的目光,并且,她从中看到了一丝惶恐的神色,那样子似乎生怕她会说出告别之类的话语。因此,她不由的也控制不住自己露出了笑意:“我当然会一直跟着你,我说过,不会再离开你了。”

    “还有我!大哥哥,珀尔也会一直陪着你的!”

    小丫头的加入一下便打散了两人之间微妙的气氛,不过也好,现在也的确不是什么慢吞吞的时候。

    “那,我决定了。我们一起去吧,之后的计划……你还是说说吧。”虽然可以猜到大体是什么步奏,但于逸还是希望听听影的安排。

    影重新换上了冷脸:“你能这样决定也是再好不过了,否则柏丝凌一定会很为难的……甚至会放弃这次计划。还有就是,该去那片森林看看的,可不仅仅只有她。那里,应该也有你想要看到的东西的……”

    接下来,她便说起了计划的部分:“按理来说,这些曾经沦奴隶的精灵是不可能回到风语者之森的。但是她们最近的行动,抓捕人类,却又不将其直接杀死。显然这不单单是为了复仇,这让我想起了很久以前对精灵的探究。”

    “精灵族中,有着一种叫做‘救赎’习俗。通常是要求罪人去完成一些极端的、高难度的任务,以此换来‘自然女神’的宽恕。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些奴隶的救赎就是抓捕人类俘虏。而且他们似乎已经凑够了数。”

    “你怎么知道?”于逸问道。

    “兽人和他们合作的事情你应该知道了,在此之前,兽人都是小心谨慎地捕捉过往马车上的人。而昨天,他们却是大举攻击了风露镇,如果不是已经凑够了数目,我想不出其他让它们打草惊蛇的理由。至于为什么到了今天,依旧有士兵巡逻时会见到这些精灵,想必就是因为这三个精灵了。”

    “至于,我们想跟着这些精灵进入风语者之森,要做的也就是两步。一,让柏丝凌取得他们的信任。二,成为柏丝凌的‘俘虏’。”

    说完了最重要的部分,影又提醒道:“现在这种情况,那不得不说,柏丝凌取得精灵信任的难度更低了。因为,她将献上三个相当不错的人类俘虏。但是,做俘虏可不轻松的事情。”

    “果然,我们还是只能通过这样糟糕的身份混进去吗?”于逸也已经是有所预料。

    “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我们就去做准备吧。”

    不待于逸去回味刚刚在影脸上捕捉到的那一抹惊艳的笑容,她便已经是提高了声音催促道。于是,三人在拍卖会结束之前,便已经提前离开了……

    一天之后

    同样还是一个凉爽的夜晚,不过相比起昨天,于逸已经不可能在感觉到什么惬意之类扯淡的情绪了。囚车里满是其他俘虏那刺鼻的汗臭味以及食物残渣的异味,是啊,这些俘虏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洗过澡了,而精灵也不可能闲到为俘虏清晰囚车。

    这样的环境之中,他这么个大洁癖实在是无法入睡。从囚车壁上的缝隙中看向外面,他恨不得下一秒他们就已经抵达精灵的风语者之森。装作被俘虏实在比他想象中要难得多,虽然这手脚上的镣铐根本无法对他形成负担,但是在精灵的面前他却必须要装出吃力的模样。

    “你还不睡?”

    听见身旁的影开口问道,他才发现原来除了自己还有人没有入睡。旁边的珀尔此时则是的的确确的,睡得很熟。

    “嗯,我有点……你应该知道的。”他回答道。

    影也是最近才知道契主这个洁癖的小毛病:“你总不可能指望让那些精灵给你洗个澡吧?”

    “洗不洗澡什么倒不是重点,就是这里的……味道实在不好闻。”说到后半句,他尽力压低了声音凑到影的身旁说。即便已经知道对面那些人已经睡得很香。

    “那你还离我这么近?”影皱皱眉下意识问道。

    于逸则是就那么吸了吸鼻子,回答道:“你又不难闻。你身上的味道,一直都很香……”的确,就算是在这个该死的囚车里待了一天,影身上依旧透着那淡淡的香味。

    囚车内安静了一会儿。两人都沉默了下来。

    就在于逸想要为自己刚刚的口误道歉时,却是听到了影用前所未有过的,带着一丝恍若错觉的柔和的声音说道:“那,你就枕着我的腿睡吧。”

    于逸只觉得自己是出现了幻听,怎么可能,影居然对自己说……不,他刚刚确确实实是听见了!

    “影……你刚才说什么……”

    他还是不可置信地确认道。

    “没……没有。”

    “我听见了,我听见了。”说着于逸生怕对方反悔,一侧身子,枕在了女法师那苗条的长腿上。忍不住舒服地呼出了一口气。

    一再犹豫之后,影还是问出了自己心的问题:“你……经常留意我身上的香味?”

    “呃……我鼻子比较灵吧。”于逸有些尴尬地笑了笑。事实上,身边的个女孩身上的香味他都大致有所印象。而影的香味,给他留下印象最深的,就是那天同上一张床时……

    “你喜欢这味道吗?”这个时候,影也抛开了一切的顾虑,想到什么,便问什么。

    “怎么说呢……”对于这个问题,于逸却不觉得回答可以那么简单了,“你知道吗?我现在对以前的事,只能记得一星半点,特别是你的那部分……你身上的香味,我喜欢,但是我知道、我身体中有种感觉告诉我,我应该比现在更加喜欢你的香味的。真希望,我能想起一切,想起关于你和我的一切……”

    “诺迪恩……”影微微颤抖地轻唤了一声,她感觉自己几乎就要开口说出来龙去脉了。但是,她不能,她知道这件事,最好还是让对方自己想起。

    而这样的思虑间,一只手已经是轻轻地环住了她的脖子,将她向下拉去。而她,也没有半点挣扎的意思。

    就在这个时候,囚车的小窗口被打开了,一道射入的月光打断了他们。于逸也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再次被身体的冲动占据了上风。而再看向那个窗口,那是只有“喂食”时才会被打开的窗口,此时,又是为什么打开呢?

    紧接着,一双眼睛出现在了那个窗口,她紧张地向里面看来。除了柏丝凌,还能是谁呢?

    这边还醒着的两人连忙悄无声息地摸了过去。“柏丝凌,我们在这里。你怎么来了?万一被发现,计划很可能会全盘失败。”影压低声音问道。

    ‘我实在不放心主人你,和影还有珀尔。’纸条上写着。

    “我们很好,你照顾好自己就行了。在进入风语者之森前,你不许再和我们有任何的接触了,无论你的同族如何对待我们。听见了吗?”说着,于逸索性将字条撕碎,不再交回。

    而柏丝凌显然没有携带多余的纸条,而她还想说更多的话,于是伸进了手,似乎在祈求着将纸条还给她。然而,入手的只有一堆碎屑。

    于逸捏了捏她的手:“放心,我们是在送你回家。等进了风语者之森,一切就过去了。”

    真会是这样吗?谁知道呢?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