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韩言还是放弃了跟自己这位父亲大人讲道理。

    “爹,我怎么进城,怎么买药,怎么买饭,这些事情自然有我去办,您就不要瞎操心了!”

    韩言说着,转身向着外面走了出去。

    哼哼!没有钱,不是还有这‘传家宝’么!到时候不行的话就把这东西卖了,传说中战无不胜的兵书啊!还有那个什么让家族飞黄腾达的契机,这两点还不能卖出个好价钱?这么向着,韩言头也不回地就出了房门。

    “哎!这孩子!你没有钱……我有啊!怎么就不听我把话说完呢?”

    看着韩言消失在门口,韩文有些无奈地笑了笑,不知道该怎么跟自己这个傻孩子说了。

    出门行走,哪有不带钱的?他韩文又不是傻瓜。虽然说身家并没有多么丰厚,但是也算是能拿的出来一些的,也不至于说让孩子去坑蒙拐骗讨生活,只不过此刻韩言已经走了,韩文想说什么也来不及了,只能是闭上眼睛安心休养了。当然韩文想不安心也不行了,都已经病重成这番模样,起身都做不到了还操个什么心呢!

    回过头来说韩言,韩言离开了村舍,走出了村子,然后就向着远处那个轮廓有些朦胧的洛阳城走去。

    俗话说‘望山跑死马’,但是其实这句话用在城池上也是可以的。韩言出门的时候已经是天近傍晚,等韩言走到了洛阳城的城门口的时候,天色已经有些昏暗了,而城门也是即将关闭了。

    “哎!你!站住!”

    一个流里流气的声音响起,叫住了韩言。

    “啊!兵爷,您有什么事情?”

    见是守城的兵丁开楼阻拦自己,韩言赶紧客气地回答道。

    “你交钱了吗?”

    天色昏暗,兵丁又带着盔甲,自然是看不见脸上的表情,但是从声音之中可以听得出来,这个‘兵爷’对韩言的奉承显然很是受用。

    “这个……小的今天出门急了些,还望兵爷行个方便,改日小的一定补上。”

    韩言很是尴尬地笑了笑,只不过,他的身上是真没钱,也不怕这个兵丁做些什么。

    “没交钱你就想出城?天这么晚了你还能有什么急事?你给我回家拿钱去,明天早上再出城吧!”

    一听见说没钱,兵丁的态度立刻就变了,哪怕刚才韩言对他是那么的恭敬。

    “兵爷……我……”

    见兵丁这么说,韩言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笑容,显然是还想跟这兵丁求情。

    只是还没等韩言开口,兵丁已经一把将韩言推进了城门之内,“没钱过什么门!滚!”

    韩言就被这兵丁给推进了洛阳城,一个大钱都没用就进了城。说起来麻烦,其实韩言的方法很简单,就是趁着兵丁不注意的时候溜到城门附近,然后背对着洛阳城的城门,做出一副从城里出去的架势,而没有交城门税的韩言自然是不会被允许通行,也就会被守门的兵丁给赶回去,这样一正一反,韩言就进了洛阳城。

    “嘁!就这守门的素质,真要是有奸细来了都发现不了!”

    被兵丁推进了洛阳城的韩言却并没有对这些大头兵有什么改观,这么一群死认钱的人,没准就是当今天子亲自安排的!

    心中不断咒骂着,韩言一边向着洛阳城内走。

    只是进了洛阳城的韩言,此刻却并不知道该去哪里,时间已经算是晚上了,虽然还没到宵禁的时间,但是街道之上已经没有什么人了,这让人生地不熟的韩言就算是想问路都找不到对象,一时间愣在了原地。

    至于说去按着幌子找酒家找医馆,这根本就不用想了,因此在这三天赶路的途中,韩言已经确定了自己是真的失忆了,不然也不至于连一个字走不认识,比如说树叶的‘叶’字,韩言写出来就是‘叶’,那个横平竖直,真是不错,只是韩文写完之后,韩言彻底傻眼了,无他,韩文写的是‘葉’。自这之后,韩言对于识字是再也不报任何的希望了,当然,韩言也开始学会用失忆来安慰自己了。

    天色一点一点的暗了下去,夜晚也逐渐开始冷了起来,已经快到十月了,韩言身上的单衣根本就抵御不了这深秋的寒意,此时此刻,韩言已经被冻得有些发抖了。

    ‘咣咣’的锣声响起,已经是到了宵禁的时间了。韩言的耳中不断地传来‘天干物燥,小心火烛’的声音,身体也是越来越冷了。

    走了也不知道多久,韩言的意识已经有些模糊了,开始还有意识躲避着巡夜的人,不然在宵禁之后还随便走动,不说被斩杀在当场只怕也活不到天明了。只是,意识已经模糊的韩言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往哪边走了。

    最终,韩言倒在了一个阴暗的角落之中,整个人被冻得瑟瑟发抖,这个时候,韩言才开始无比的后悔,为什么自己这么傻,非要选在这种时间进城,本来想的是今天赶紧来洛阳城里给父亲买药买饭,谁知道看上去挺近的洛阳城走起来竟然这么远!

    而且韩言还选在了这么有宵禁的一段时期里进城,非要说也只能说是韩言运气不好了。毕竟这黄巾军的祸事首先是从洛阳城里面被揭发的,之后大贤良师张角不得已之下才提前起兵,身为最先发现黄巾军祸乱的洛阳城,在黄巾军彻底被剿灭之前,这宵禁是不可能停下的,只是,苦了满腔热血的韩言。

    而在韩言已经没有精神去注意的夜空之中,本来一颗光亮的星星瞬间黯淡下来,然后向着不知道哪里飞走了。

    都说天上的一颗星星对应着地上的一个人,看这星星的情况,也不知道对应的那个人究竟会是怎样的结局了,不过这些跟韩言已经没有了关系,因为韩言已经被冻得晕了过去。

    恍惚之中,韩言只觉得身上被人盖上了东西,缩成一团的身子也慢慢地暖和了起来,就这样,韩言一觉睡到了天明。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