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玄行先生?

    说完话,韩言才直起身来看向了身前的韩说,只不过,此时在韩言身前的却不止是韩说一个人,还有一个看上去年逾半百的老人,须发皆白,很是有一股气豪气。

    “嗯!没事的时候多跟你叔父家的姑娘走动走动也是好的。不过……”韩说左手背后,右手捋了捋胡须,微微颔首,显然是不反对韩言的做法,只不过话音未落话锋已然一转,沉声道:“不过,等琰儿这孩子及笄之后你们最好就不要再见面,至少在大婚之前不要再频繁走动了!”

    “是!”

    听见韩说的教训,韩言赶紧恭声应是,只不过心中却很是不解。

    大婚?蔡琰要跟谁定亲?这件事情怎么从来都没有听别人说过?还是说,及笄就是定亲仪式的一部分?心中很是奇怪的韩言陷入了沉思。只不过,韩言在陷入沉思之前已经躬身退到了一旁。不为别的,韩说这明显是带着客人来家中,并不是来找自己的。

    不去理会一脸沉思状的韩言,韩说迈前一步侧过了身来,做了个‘请’的姿势,“玄行先生,这边来!”

    说完话,韩说也不等身后那人回应,当先就向前走去。身后那人也不出声,径自跟在了韩说的身后向前走着,只是在路过韩言身边的时候,这人却突然冲着韩言笑了笑,将韩言给弄得莫名其妙。

    在让过了韩说一行后,韩言已经没有什么心思继续闲逛了。不管怎么说,今早一大早就出门了,然后就昏了过去,等到了日中醒过来的时候就起床陪张机先生喝酒去了,这一顿酒一喝就到了哺食,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韩言也是懒得再在外面闲逛,迈步就向着自己的院子走去。

    只不过,人算不如天算,正当韩言路过中院要回到自己的院子的时候,曹操来了。

    “哎呀!贤弟啊!我可找着你了!”

    在不远处,鼻青脸肿的曹操正一瘸一拐地向着韩言走来,口中不住地呼喊着。

    看见曹操的惨状,韩言的左脸没来由得抽动了几下,然后没等曹操走近身来,抢先一步迎了上去,伸手搀扶住了腿脚明显有些不好的曹操,沉声道:“兄长,您这是怎么了?究竟是何人施虐,将您打成了这样?”

    “哈哈……嘶~~~!”曹操抬起手来搭在了韩言的肩膀上,仰天长笑,只不过刚笑了两声就不得不停下了,因为脸疼,“贤弟啊!你可不要误会,哪里有人能将为兄如何呢?我这是自己不小心摔的!对!走路不小心摔的!”

    曹操一边说,一边龇牙咧嘴,显然身上的上也很是疼痛,让韩言又是好一阵劝慰。当然了,别看韩言这么安慰曹操,还问东问西的,其实曹操家里的那点事情又哪有韩言不知道的呢?别忘了,昨天曹操喝醉酒以后可是韩言将他送回去的!不用问,这是曹家的嫂子,曹操那媳妇丁氏对曹操动了‘家法’了!

    此时韩言明白了事情,但为了曹操的面子也只能是装作不知道,另外还要强忍着心中的笑意,做出一副心痛的样子,“兄长今天来是有什么事情吗?难道说兄长又想跟小弟痛饮一番?”

    “哎呦呦!喝酒误事!喝酒误事!”听见韩言说喝酒的事情,曹操连忙摆手,劝阻道:“贤弟啊!喝酒事小,误了事情可就不好了,为兄最近戒酒了!戒酒了!”

    “那兄长是有什么事情?”

    见曹操这么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韩言也是觉得有趣,只不过凡事不能太过分,玩笑开开也就算了,真的让曹操急了眼坏了交情那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这个……倒也是没什么事情,就是来提醒你对蔡琰的及笄礼上点心。”

    曹操捂着自己的左脸,说出了这么一句。

    “啊!这个啊!我自有分寸,兄长且宽心!”话不用多说,韩言已经看出来了,曹操就是在家里待怕了,出来躲事情来了,不然也不会在昨天提醒自己以后今天又来说这件事,想明白了以后,韩言可是不想掺和曹操的家事,直接就摆出了‘送客’的架势,“既然如此,小弟今天身体不适,兄长就请回吧!”

    说完话,韩言转身就走,丝毫不理会曹操那满脸的愁容。

    “贤弟啊!贤弟……”

    身后曹操的呼喊依旧,但是韩言却是越走越远,直至消失在了曹操的视线里面。

    进了自己的院子,韩言也是没有得到休息的功夫,因为进了院子韩言才发现,韩忠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在院子里面等自己了。

    见韩言回来了,韩忠赶紧上前一步,恭声道,“公子,您回来了。”

    “嗯!有什么事吗?”

    因为刚才见过韩说的关系,因此韩忠来找自己应该不是因为老爷子的吩咐,所以韩言显得很是随意。

    “是!”韩忠应了一声,然后顿了顿,大概是组织了一下语言,之后才接着说道:“蔡家大小姐及笄礼的礼品已经准备好了。”

    “嗯!知道了!”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韩忠做的事情,毕竟就出去了这么半天韩忠就做完了事情,任谁也不能说出什么不是来。只不过,韩言说完话之后发现韩忠丝毫不为所动,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凝声道:“怎么了?还有事情吗?”

    “是!公子。蔡家大小姐的及笄礼虽然重要,但是在那之前还有一件事情。”

    听到韩言的问话,韩忠自然没有隐瞒的意思,很是恭敬地说道。

    “嗯?什么事情?”

    带着三分好奇,韩言随口问道。

    “蔡先生要在月末举办诗文会,届时公子要去参加,还望公子莫要忘记。”

    韩忠冲着韩言点了点头,然后说道。

    “嗯?诗文会?那不应该是我去才对吧?”

    诗文会的事情韩言之前也是有些耳闻,不过在韩言想来,这种事情应该是韩说去才对,怎么就扯到了自己的身上?正是因为没有丝毫的准备,所以听见了韩忠的提醒之后韩言显得很是惊奇。

    “这个就不清楚了,公子若是有什么疑惑,可以找老爷去问问。”

    很明显,韩忠就是来通知韩言一下,因此也就没有要回答韩言的问题的打算。

    见韩忠这个架势,韩言也知道再怎么问也是不管用的,所以也就不打算在韩忠的身上浪费时间了,随手一百,像是赶苍蝇一般,不耐烦地说道:“嗯!我知道了!你走吧!”

    “是!小人告退了!”

    韩忠也不在乎韩言对自己的态度,依旧恭敬地行了一礼,然后倒退着转过了韩言的身边,接着倒推出了院子,之后才转身离去了。

    赶走了这些闲极无聊的人,韩言是真的有些累了,抬腿就进了屋子,想要躺在床上好好休息了,只不过当韩言转过身来要坐在床上的时候,韩言才猛地发现,自己似乎从头到尾都忽略了一个人,而这个人现在就站在了自己的身前,她就是——刁秀儿。

    “咳咳!这个……秀儿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对待刁秀儿自然是不能像对韩忠一样,因此韩言很是小心地问了一句。

    刁秀儿看着略微显得有些局促不安的韩言,忍不住低下头去咬住了自己的下嘴唇,显得很是可爱,然后等了一会,刁秀儿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奴婢有些话想问问公子!”

    “啊?你说!你说!”

    不知怎么的,面对女孩子的时候韩言总是十分的紧张,不管这女孩子的身份如何。当然了,在韩言的心目中,人从来就没有那么多的阶级划分,即使除了他之外的所有人都这么想。

    “奴婢是您的妹妹吗?”

    轻启红唇,刁秀儿问出了这么一句,看向韩言的双眼之中也是充满了一些莫名的期待。

    这个问题一出口,韩言愣住了。怎么回答?是?还是不是?单从血缘上来说,就算是韩言都跟这韩说没有一文钱的关系,跟这偌大的韩府没有丝毫的瓜葛,遑论刁秀儿这么一个小小的使女呢?不过韩言没有直接开口,因为韩言明白,刁秀儿问的应该不是这个问题。刁秀儿真正想知道的,应该是韩言对刁秀儿的态度,说白了就是韩言准备怎么对待刁秀儿。

    韩言陷入了沉思,刁秀儿因此迟迟没有得到回应,也因此,刁秀儿双目之中的期待已经慢慢地退去,转而变成了失落,“奴婢知道了,还请公子安歇。奴婢告退了。”

    刁秀儿声音哽咽,话音刚落已经转过了身去,因为,刁秀儿不想让韩言看见她双眼之中那已经泛起的泪光。

    “等等!”

    一句话出口,韩言立刻就后悔了。或许,让刁秀儿就这么走了会更好?或许吧。

    “嗯?公子还有什么事吗?”

    听到韩言的呼唤,刁秀儿本已经有些绝望的心里霎时间就升起了一轮红日,转过身来,很是期待地看向了韩言。

    “那个……那个……是!”

    犹豫再三,韩言还是吐出了这么一个‘是’字。或许这不是最好的结果,但是对于韩言来说,这已经是他能做到的极限了,不只是从自己在韩府之中的身份来说,更是从自己的本心来说的。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