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曹家添人

    “不要说这些了,今天你去韩伯伯那里就没别的事吗?比如说关于冠礼的事情?”

    明显感觉到韩言的心气不是太高,蔡琰赶紧出声转移话题。

    “哦!这个啊!倒是没说,不过想来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撇了撇嘴,韩言倒是没有蔡琰这么上心。

    冠礼?有什么用?自己行不行冠礼不照样去望月……楼……吗?不对!冠礼啊!之前蔡琰及笄礼的时候,韩说与蔡邕两人为两家小辈定下婚约,婚期说的不就是自己冠礼之后吗?这么一说,今天蔡邕来好像也是为了自己的婚期而来啊!

    这么一想,韩言的脸不禁也有些发烫了,偷眼一瞧蔡琰,一样的面红耳赤,想来是与韩言想到了一处了。

    “哈哈!看你二人这样子,为兄倒是显得有些多余了啊!”

    看着二人一样羞红的脸颊,曹操忍不住出声调笑起来,至于说做官?管他的呢!

    “兄长!”被曹操这么一搅和,什么样的心思都不可能持续下去了,恼羞成怒的韩言,自然不会对曹操好言好语的。

    “好好好!是为兄不对!我在这里打扰你们二人的美好时光了!为兄道歉!”曹操说着,还装模作样地拱了拱手,“实在是对不住啦!”

    “哼!”

    此时就连蔡琰脸上也是有些挂不住了,怒哼一声,倒是没有说什么重话。

    “兄长,你要是这样的话……咱谈谈望月楼怎么样?”

    眉头一皱一松,韩言已经想到了自己还抓着曹操的一个把柄,此时拿出来威胁对方,显然是再合适不过了。

    韩言可不会忘了,望月楼里面还有一个曹操的相好——卞玲珑。据说,自从曹操与卞玲珑见过面之后,这卞玲珑除了曹操以外,可是谁都不陪了。另外,就韩言看来,这卞玲珑的肚子可是从去年十月开始,一天天的大了起来,虽然不是十分的明显,但是按着那位身材曼妙的灵珑小姐来说,可是再明显不过了。虽然说因为袁绍的原因别人不曾在意过卞玲珑,但是韩言却不一样,如果到了这种地步还看不明白,那韩言真的就没有再留着眼睛的必要了。

    “望月楼?望月楼怎么了?”

    虽然不是很清楚洛阳城中这些风月场所,但是身为一个女人,哪怕还未出阁,蔡琰也是十分精准地抓住了韩言话语之中的蛛丝马迹,紧接着追问道。

    “啊!没什么没什么!些许应酬罢了!”说起这事,曹操可是比韩言着急的多了,在望月楼里面韩言是吃吃喝喝却从不碰女人,可是自己的行为可就不太一样了,这要是让蔡琰知道了,那家里的那口子也一定会知道,到时候出现什么事情曹操真的是不敢想下去了。

    “不对!你们一定有事情在瞒着我!”蔡琰不死心,转过头去看向了韩言,“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呵呵!”看着已经提前化身韩府‘大夫人’的蔡琰,韩言很是无奈地苦笑了两声,然后仔细想了想,像曹操这样一直拖着似乎也不是什么好事,因此心下一横,也不再理会曹操求饶讨好般的眼神,将事情说了出来,“那个……就是兄长在望月楼里面认识了个姑娘,现在两人处的还算不错……”

    “贤弟!”听着韩言说着自己极力想要隐瞒的事情,曹操真的是连死的心都有了,怎么以前没看出来这位‘贤弟’这么不可靠呢?

    “嗯?处得还不错?怎么个不错?”

    说实话,话到了这里蔡琰其实已经能够猜出大概来了,只不过,她心中还是抱有一丝侥幸,毕竟往日里这位父亲的学生虽然放浪形骸,但是却也没有什么太过出格的事情。

    “贤弟!”

    再一次呼喊韩言,曹操已经有些咬牙切齿了,威逼韩言的意思很是明显。

    “这个……兄长,不是我不帮你,实在是这件事你真的是不可能再瞒下去了啊!”此时韩言也是满脸的无奈,“如果我所料不错,日子应该就在今年七月前后吧?难道兄长您真的能放任她们在外边?这到时候让人知道了,脸可就丢大了!与之相比,跟嫂子认个错、挨顿训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事。女人同情女人,嫂子还真能不让她进门不成?”

    “……”

    一边的蔡琰,此时已经是惊得说不出话来了,实在是没想到,无意间地追问,竟然牵扯出这么大的事情。

    “这……再让我考虑考虑……”

    响起家中的那位,曹操还是犹豫了。不是说怕丁氏,而是想到丁氏为了曹家日夜操劳,而自己却在外面风花雪月,曹操实在是觉得脸上无光,这才是他想要拖着的原因。

    “唉!”

    轻叹一声,韩言没有再多言,毕竟这种事情不是当事人,自己是永远无法理解曹操的难处的。

    说什么‘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全都是一群无聊之人的无聊之语。不在其位,哪里知道当事人的无奈?旁观者与当局者,两者的视角从来都不是一样的,哪怕是再怎么换位思考,旁观者也不能完全明白当局者的处境。

    “……”

    嘴巴张了张,蔡琰终究是没有说什么,只不过心中已经暗下决定,回去之后一定要找机会通知丁氏。

    就在曹操、韩言和蔡琰三人都陷入沉默的时候,一声满是恼怒的童声响起,“啊!你们怎么都在这里!”

    韩言扭头看去,只见蔡瑶正满脸羞怒地向自己跑过来,还没等他回过神来,蔡瑶已经‘砰’的一声撞到了韩言的怀里。

    “言哥哥!你好坏!你都没有叫我!”

    双眼朦胧的蔡琰,满含委屈地诉说着自己的伤心与难过,痛斥着韩言的失信。

    “额……这个……”

    被蔡瑶扑到了怀里,韩言只觉得满脑门子都开始流汗了。

    该死的!怎么就忘了还有蔡瑶了呢!偷偷地看了一眼蔡琰,发觉对方没有什么异样的表情,韩言这才稍稍有些放松下来。

    “姐姐!你怎么来都不叫人家的!”

    想到了还有别人在场,蔡瑶很是不舍地松开了紧紧抱着韩言的双臂,转而斥责起蔡琰来。

    看着自己妹妹一副被人欺负了的可怜样,蔡琰有些忍俊不禁,‘噗嗤’一声乐了出来,紧接着,一根玉指点在了蔡瑶的脑门上,“你这个小丫头!你过来的时候跟谁说过了?怎么现在反过来怪我不喊你的?”

    “哪……哪有!”蔡瑶被这么一问,刚才的气势顿时一空,“人家……人家这是过来找你们嘛!”

    “哼哼!小丫头!你偷跑出来还能逃过门房的眼睛嘛!现在还在这里撒谎!”

    蔡琰说着话,伸手在蔡瑶的脑门上轻轻弹了一下,算是对于蔡瑶说谎的‘惩罚’。

    “啊啊啊!痛死人家了!”捂着被蔡琰弹过的脑门,蔡瑶又重新扑到了韩言的怀里,“言哥哥!人家好痛啊!”

    “额……”

    看着蔡瑶洁白无瑕的脑门,韩言的满门上青筋都要鼓出来了,这小丫头,没完了是嘛!

    就在韩言与蔡瑶跟蔡琰玩闹的时候,曹操正经历着人生中十分艰难的选择,在谁都没有看见的时候,曹操已经是满身大汗,就像是刚从水中捞出来的一般。

    “贤弟!我决定了!”

    曹操猛地站起身来,深吸一口气,向着韩言说道。

    “啊?”

    没有一丝心理准备的韩言,被曹操这么一弄,差点被吓得跳起来。

    “我说我决定了!”

    如曹操一般,决定了事情,自然是因为某些小时就动摇,看着韩言疑惑的谎言,曹操又重复了一遍。

    面对着曹操那坚定的脸庞,韩言很是感动,只不过……他还是没明白曹操的意思,“啊?决定什么?”

    “我……”

    这时候的曹操,真的是有了一股将韩言按在地上暴揍的冲动!自己这都说了几遍了?这小子怎么还闻起来没完!

    “咳咳!兄长,我跟你开玩笑呢!别动怒!别动怒!”

    看着头上都快冒烟的曹操,韩言立刻就明白了过来,赶紧出声劝慰着。

    “哼!”

    一甩衣袖,曹操起身就走,却是不想再跟韩言废话下去了,有那个时间,还不如去把事情办了。

    所谓‘夜长梦多’,曹操可不想自己的女人连带着孩子都被别人给带走,这件事情还是要着急一点的。

    “哎?他怎么走了?”

    看着哼了一声就走的曹操,蔡瑶显得很是疑惑,自己不再的这是建立,这都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错过了什么了吗?

    “啊!没什么!他有些事情不得不去做罢了。”

    与蔡琰对视一眼,韩言决定,这件事情暂时还是不要让太多的人知道了,曹操亲自说和自己传播,这意义可是不一样的。

    “姐姐!”

    见韩言不理会自己,蔡瑶自然是找上了自己的亲姐姐。

    “嗯!就是这样。”

    看着蔡琰撒娇的样子,蔡琰很是疼爱地表示了拒绝。

    还是不要让曹操难做的好!在这一刻,韩言与蔡琰在不需要言语的情况下,仅仅靠着眼神的交流,达成了两人第一次的共识。

    “啊!不知道回去之后,兄长会遭受到怎样的对待啊!”

    一想到曹操往日里再家中的处境,再想想曹操现在要做的事情,韩言不由得在心中升起了一股恶作剧的念头,想要看看曹操‘凄惨’下场。

    “嗯?你不知道吗?”

    坐在一旁逗弄蔡瑶的蔡琰,听到了韩言的话,婚事好奇地问了一句。

    “嗯?什么?”

    没有反应过来的韩言,被蔡琰这句话给弄得一愣。

    “曹昂不是丁氏的亲生子嗣啊!”

    蔡琰叙述着,显然更是惊奇于韩言竟然不知道这件事。

    “啊!这样啊!看来兄长并不像平时表现出来的那么老实啊!”

    点了点头,韩言明白了蔡琰的意思。

    曹昂不是丁氏的亲生子嗣,但是按着曹操现在的情况来说,年富力强的他自然是不可能会领一个别人家的孩子回来养的,所以说应该是丁氏不能生养。既然如此,那么曹操就一定是有过纳妾的经历了,不然是没有办法解释曹昂的来历的。只不过,看上去那个曹操的小妾运气不怎么好,没能等到将曹昂抚养长大就丧命了。

    可是这样一来,这曹操之前是因为什么而犹豫的就不好解释了,这让韩言很是想不通。

    “嗯!确实是!”点了点头,蔡琰回忆了起来,“我记得曹昂的生母似乎是姓刘,只不过多次生产之后身子太虚,后来在生一个女儿的时候丧了命。对了,似乎是还有一个儿子,不过早夭了。”

    “真没想到……兄长这么能‘干’……”初次听到这些事情的韩言,不知为何从心底生出一股子敬佩之情,以前还以为曹操就一个儿子曹昂,现在看来,似乎不是那么简单的啊!

    “啐!”听到韩言的‘污言秽语’,蔡琰自然是羞红了脸,很是恼火地啐了一口。

    “呵呵!”尴尬地笑了笑,韩言自然是知道自己刚才有些口不择言了。往日里与袁绍等人待得久了,不自觉地就染上了这种有些市井气的毛病,今天再蔡琰面前表现出来,自然是让双方都有些不自然。

    “啊!你们在说什么啊!”大叫一声,蔡瑶实在是忍不住了。从刚才开始,听着姐姐与言哥哥的对话,自己就是一阵头晕,完全不理解二人说的话都是什么意思,“瑶儿听不懂啊!”

    “那个……你还小,等你长大了你就明白了。”

    这种事情与蔡琰说起来都觉得很是羞惭,韩言又怎么可能会讲给蔡瑶听呢?如果他真的说了,那说不准等不到明天日上三竿,蔡邕就该抄起个东西来找自己的麻烦了。

    蔡瑶的目光移动,转移到了蔡琰的身上。

    “……听你言哥哥的吧!他说的没错。”

    身为一个尚未出阁的女孩子,蔡琰也不可能与蔡瑶说这种事情,只能是无奈地将话题转回到了韩言身上。不过一想到自己这种有如人妇的行为,蔡琰就是一阵没来由的脸红心跳。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