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殴打中常侍

    “十万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十万钱!”

    听见了这个数字,韩言笑了,笑的十分开心,笑得十分开怀,但是却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嘿嘿!左校尉也是觉得实惠吧?赶紧……”

    见韩言大笑,张常侍还以为对方是觉得便宜,于是出声想催促着韩言交钱。

    不过,韩言却是右手用力,夺过了张常侍手中的诏书,然后看准张常侍跌落下来的身子,瞅准了小腹就是一脚,直把张常侍踢得完成了一只大虾。完成了这一切之后,韩言才施施然转过了身,向着一边脸色已经涨红的黄忠,冷冷地下令道:“汉升!将他们给我乱棍打出去!”

    早就被张常侍的话给激怒了的黄忠,此时听到韩言的命令,哪里还会耽搁,狞笑一声,也不找棍棒之类的,提着双拳就像张常侍等人冲了过去。

    宫中的侍卫又哪里是黄忠这种人的对手,三两下之后就被黄忠全部收拾掉了,至于说张常侍,那就是惨的不能再惨了。或许面对着随行的侍卫黄忠还有点手下留情的意思,那面对着这个早就看不惯的宦官黄忠就没有任何的顾忌了,一顿拳打脚踢之下,张常侍的脸上就像盛开了一朵鲜花一般,红的鲜艳!

    “你……你们都给我等……等着……”

    张常侍强忍着浑身上下的痛楚,咬牙切齿地看着看着以韩言为首的一帮人,恶狠狠地叫嚣着,只不过当他看到黄忠的双手又举起来的时候,却是再也不敢多说,连滚带爬地就逃离了韩府。

    看着远去的张常侍,黄忠的心中是十分的舒坦,只不过也有那么一丝丝的不安。早几年的时候黄忠也是官场中的人,虽然说只是一个小吏,但是却也是实实在在的吃朝廷俸禄的人。打张常侍的时候黄忠兴高采烈,但是冷静下来却也是知道自己这事惹了大祸了,连忙转身,快步走到韩言的面前单膝下跪右手握拳低头拱手,沉声道:“汉升给公子惹麻烦了,一人做事……”

    “韩忠,你带领下人们收拾收拾,大件的东西一件不要,剩下的银钱布帛能带就带。下人里愿意跟着一起走的一起准备,不愿意的就地遣散。对了,我现在上后边找老师去,你叫人去将我岳父也请过来。”

    眼看着面前黄忠还在请罪,但是韩言却是一点听下去的兴趣都没有,直接转身向着一边的韩言吩咐开了。

    “公子,这是……”

    听着韩言的一连串吩咐,韩忠一下子就愣了,怎么自己公子这吩咐跟准备逃难似得呢?

    “是个屁!打了狗,上边自然有主人家来找事,现在不跑等着人家带人来抓?”韩言瞥了一眼韩忠,有些不耐烦的解释着,当然一边解释着手中的动作也没有慢下来,一手就抓住了身边蔡琰的手腕,“夫人,跟我走!”

    说着话,韩言带着蔡琰就向后院跑去了。

    后院之中,荀靖正端坐在花园之中闭目养神,还在冥想之际,耳边传来了韩言的呼喊之声。

    “老师!不好!大事不好啊!”

    “什么事情!怎的如此慌张?这些日子以来的养气你都养到哪里去了!”

    荀靖有些恼怒地睁开了双眼,很是不悦地看着正拉着蔡琰向自己跑过来的弟子,出声斥责道。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老师,弟子惹祸了!”

    韩言跑到了荀靖的面前,也来不及回答老师的斥责,已经开口说起了自己的事情。

    “惹祸了?惹的什么祸?你难道还能把这天捅漏了不成?”

    看看韩言略显焦急的脸庞,荀靖深吸一口气,将心中的气愤都压了下去,只不过,皱起的眉头却是不曾松开。

    “老师!天确实塌了!”韩言毫不犹豫地说出了这么一句,然后不等荀靖反应,接着解释道:“学生把来宣读旨意的张常侍打了!”

    “打了就打了,不过是一个常……等等!你说什么?你打了张常侍!”

    本来还心平气和的荀靖,在说到‘张常侍’的时候,脸色也明显变了。

    张常侍那是什么人?能用这个称呼的,也无非就是当今天子身边的那位中常侍张让,而这张让在天子身边又是什么身份?天子有句话,‘张常侍是我父,赵常侍是我母’!这话中的‘张常侍’便是今天来的这位‘张常侍’张让!

    打了张让不要紧,但是这种天子身边的近人回去之后几乎可以确定会在天子面前进谗言,到时候天子降旨来办韩言,这事情才真是难办了。

    天子下令,别说是韩言,就算是荀靖也很难说能保自身无恙,如此情况下,养气多年的荀靖又怎能不变了脸色?

    深吸了一口气,荀靖压低了声音,沉声问道:“你打算怎么办?”

    “跑!”

    面对着老师郑重的问话,韩言的回答却是简单又简洁。

    “嗯!好!”

    对于韩言的决定,荀靖给出了一个很是简单但是却高度赞扬的评价。

    仔细想想,如今朝中形式错综复杂,而当今天子却纵欲无度,早早的被酒色掏空了身子,不用人说大家也能知道当今天子命不长久了。再者,当今宦官的权势全都是来自于天子,一旦天子故去,改朝换代,不用这些被宦官排斥的人出手,大将军当先就会平了这些宦官。而韩言才多大?去年行的冠礼今年也不过才二十有一,漫说等个三五年的,就算是等个十三五年又能如何了?那个时候的韩言不过是如现在的曹操一般年纪。

    深知其中关节的荀靖,自然很是赞同韩言的提议。至于说找关系帮韩言平息这件事,一来荀靖诈死埋名不方便做这些事情;二来正面对抗宦官是在不是什么明智的决定,非到不得已之时很少有人会像蔡邕等人那样满脑子忠心耿耿地迎面而上。

    定了应对方法之后,下边的事情自然就简单多了。

    蔡邕赶来,自然有荀靖帮忙劝说,加上现在蔡邕自己的处境也并不算太好,不被张让牵连到就已经是蔡邕最大的能力,再去保护自己的女婿一家,还真是很难做到。

    至于说家中的下人,因为都是韩说在世的时候就在家中服侍的老人了,因此也没有个想走的。只不过,这样一来离开的人就多了,起行的时间不免也有些推迟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