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要出事

    韩言听到张时与张让的对话之后,微微皱了皱眉,显然是不太满意张时的态度,张嘴就要说话,那边张时开口了。

    “韩公子,张大人都已经松口了,您就别再为难我了,两边各退一步,谁也别为难我,这样对大家都好。”

    不等韩言开口说话,张时已经先一步开口用话堵住了韩言的嘴。

    “这……那我想再交代一些事情,不知道可不可以?”

    自己是事件的主体,张让必然不会放过自己,黄忠是动手的人,张让也不可能再松口,而且目前看起来这是最好的结果,不然真的把蔡琰等人都抓起来韩言才叫真的肠子都悔青了,当然,同意是同意,一些该有的宽待还是应该争取的。

    “你……”

    看着韩言又有事情,张让就想破口大骂。

    “哎!张大人,何必呢?都已经退了一步了,何苦再在这种小事上枉做小人呢?算了吧!”

    伸手拦住了想要发飙的张让,张时开始苦口婆心地劝阻起来。

    那边张时劝阻着张让,这边韩言已经叫过了韩忠,低声吩咐了起来,“我走之后,你立刻着手整点行装,除了银钱衣物全都丢弃,尽快带着夫人还有老师离开此地!如果有人阻拦,你就带着人去我岳父家暂行躲避,想来张让也不会过分到去岳父家闹事。”

    “可是,公子您……”

    韩忠毕竟是韩府多年的老人了,这时候听到韩府新一代当家人的话自然是要服从,但是就这么走了,自己的公子怎么办?

    “没事,你派人去一下曹府我兄长哪里,将这里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知与他,到时候自然有他来出手帮我,但是切记,事情告一段落之前千万不要让夫人露面!”

    韩言一边吩咐着,一边斜着眼盯着对面张时与张让的反应,生怕对方突然改变了注意暴起伤人。

    “这……是!”

    犹豫了再三,韩忠答应了下来,至于说后边会不会完全按着韩言吩咐的来做,那就是他的事情了。

    吩咐完了一切的韩言,自然是轻松了许多,关于自己进去后能不能出来,韩言已经不在乎了,只要祸不及家人,自己怎么样还重要吗?看了看身边的黄忠,韩言展颜一笑,“汉升,怎么样?”

    “哈哈!公子都不怕,我黄忠就陪公子走这一遭又如何?”

    黄忠大笑两声,很是不屑地瞥了张让一眼。

    “好!既然如此,那你我二人便一起走这一遭!”

    韩言点了点头,接着看向了对面的张时,示意自己已经准备好了。

    得到韩言提醒的张时,向着一边紧盯着自己的贼曹掾史点了点头,示意手下人动手。

    “嘿嘿!这个,公子您高升一步。”

    贼曹掾史慢步来到了韩言的身边,微微弯了弯腰,很是恭敬地说了这么一句。

    “好!”

    捉不说捉而用‘高升一步’,可见对方已经给足了自己面子,既然如此,韩言自然也就没有必要去为难这些替人做事的,当先向着韩府大门处走去。

    当韩言带着黄忠路过张让身边的时候,黄忠的肩膀猛地向上抬了一下,就这一抬之下,本来就对其关注万分的张让立刻就被吓到了,身形不住地往后退。等到张让站稳了身形之后仔细看过去,更加的愤怒了,不为别的,就为自己这不争气,对方耸了耸肩膀就把自己吓到了,传出去自己还怎么在满朝的文物群臣面前立足?因此,张让也在心下将韩言与黄忠二人恨死了。

    没等别人说出讥讽的话来,张让已经先一步甩着衣袖,向着韩府之外走去了,转身的时候,还跟身边的张时说了一句,“京兆尹,这两人你先带回去关押,有什么事情等到明天再处理!”

    说完话张让就走了,张时抬起头来看了看天色,原来已经到了哺食了。像张让这等人,怎么可能会错过伺候自家主子吃饭的机会,此时自然是先赶回皇宫之中去服侍当今天子吃饭了,至于说韩言与黄忠二人,反正已经抓到了,日后有的是时间去收拾他们俩。

    韩言带着黄忠出了韩府的大门,身后那些跟着的京兆尹的人反而像是簇拥着韩言一般了,如果真的就这么走到京兆尹的办事处,那不用说往后怎么样,现在韩言的名声就打出去了。这也不是什么可以张扬的事情,正好韩言为了跑路将马车放在了大门之外,张时就提议让其坐上马车,也省得麻烦了。

    “这个……似乎不大好吧?”

    听完了张时的提议,韩言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再怎么说官府来拿人自己怎么说身份也没那么高,坐车去感觉是有点不合适的。

    听到韩言推辞,张时摆了摆手,先是四下瞧了瞧,见是哺食了也没什么人关注这边,这才压低了声音说道:“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宦官干政,在下位卑言轻也不能多说什么,但是这没有宦官在的时候,自然也就没必要跟韩公子摆什么官架子,你舒服一点,我也好省心啊!”

    “阁下话里有话啊!”韩言是多么精明的一个人,就从对方这么几句话里面,就已经猜出了对方的态度,“张常侍不在,自然是没什么,若是他在这里的话,恐怕我也不会这么轻巧了吧?”

    “这……身在仕途中,哪能不低头?韩公子您多担待吧!”

    见韩言直接把话挑明了,张时的脸上也露出了些许的尴尬,虽然说十常侍横行,但是只要是顾及名望的人哪有当着面说自己怕得罪那帮宦官的?

    “好!既然如此,我也不想跟大人为难。大人说怎么做,那咱们就怎么做!”

    韩言也不是傻子,话挑明了就挑明了,再说下去可就有些得罪人了,那边张让还没有解决就又得罪个京兆尹,是在是不明智,还是给人家留点面子的好。

    就这样,韩言进了马车,黄忠也不进马车,直接坐在了马车外面摆出了一副赶车的架势。贼曹掾史见自家大人没开口,自然也是懒得多管闲事,毕竟黄忠这架势看上去就不是好惹的。吃官家饭归吃官家饭,给自己找麻烦实在是犯不上。

    张时将韩言与黄忠带到了官寺之中,虽然说要宽待韩言,倒是有张常侍参与,张时也不敢过分优待韩言,该下狱还是要下狱,最多就是条件弄好一点。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