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监牢内外

    “够了!”

    得到了足够信息的韩言,已经不想再听对方讲下去了。

    说什么‘面相可封侯,背相更富贵’,不就是教人背叛自立为王吗?别人想不明白,后世而来的韩言又怎么可能不明白这点事情。说白了,蒯彻为了权势想找韩信想撺掇韩信自立为王,只是韩信拒绝了,而现在,蒯彻的后人不知道怎么知道了自己这个韩信的‘后人’,想要依靠自己得到权势。

    只不过,连官场都不愿意踏进去的韩言,又怎么可能从了对方的心愿,因此,不让蒯越说下去就是韩言现在最好的选择。

    “公子……”

    蒯越见韩言一脸的不耐烦,开口就想继续说下去。

    韩言一甩衣袖,沉声道:“够了,说说大将军让你来是有什么事吧!”

    “啊?不是,虽然我是大将军府的人,但是我这次来跟大将军是没有关系……”

    蒯越连声解释着。

    “既然如此,那在下告辞了!”

    说完,韩言不等蒯越继续说下去,起身就要往外走。

    蒯越的脸色变了几变,终究是没有继续阻拦韩言,起身为其开口房门,将其送回了监牢之内。

    牢房之中,黄忠依旧在发呆,似乎从未察觉到韩言曾经离去过一般。

    “喂!汉升,过来吃饭了!”

    韩言拎着食盒走进了牢房,招呼起黄忠来。

    黄忠听到了韩言的召唤,但是却理会其吃饭的招呼,反而是满脸沉重地慢步走到了韩言的面前,单膝下跪,沉声道:“黄忠,黄汉升,愿为公子驱驰。”

    “嗯……你这是干什么?”

    本来韩言已经打开了食盒拿出了饭菜,正准备大快朵颐,就看见了黄忠来这么一出,着实被吓了一跳。

    “公子,在下在府中住了也有不少的时日了,有些事情虽然无心打听,但是也听到过一些。公子,您可知为何我会名为‘忠’吗?”

    黄忠看向韩言的眼神之中,不知何时充满了炽热。

    “……”不知为何,面对着这样的黄忠,韩言的内心竟然有点发虚,稳了稳心神,韩言才强行挤出了一个笑容,说道:“汉升你有话就直说,何必这样问来问去的呢?”

    “好!那我就为公子说说!”黄忠说着,上半身突然直了起来,“黄忠名忠,便是忠心耿耿!只不过……唉!可叹当今天子荒淫无道,更是纵容十常侍为非作歹,大汉的锦绣江山如今已经被其折腾成的千疮百孔!”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眼看着黄忠越说越激动,韩言越发的感觉自己的心中有些发虚了。

    “公子!”黄忠重重地喊了韩言一声,然后用右手捶打了一下胸膛,面色凝重,说道:“我虽然没有打听韩府之中的事情,但是也曾经偶然听过管家说起过,公子您是注定会匡扶大汉江山的人!公子,请让汉升追随您吧!”

    “……”

    听完黄忠的话,韩言反倒是平静了下来。

    明白了黄忠的意思,那就好说多了,不过如果黄忠知道自己根本就没兴趣管什么大汉江上,那他会不会翻脸呢?想到这里,已经低下头去的韩言忍不住偷偷瞥了黄忠一眼。

    “公子,请受汉升一拜!”

    见韩言没有说话,黄忠下意识认为对方答应了。说着话单膝变双膝跪在了韩言面前,然后‘砰’的一声,一头磕在了地上。

    “这……这……汉升,不必如此,快快起来!”

    本来就思绪纷乱的韩言,看见黄忠向自己磕头,更是心中烦乱,连忙起身上前搀扶。

    黄忠也没有跟韩言较劲的意思,对方一过来搀扶自己,黄忠这边就顺势站起了身来,只是口中还未停歇,“谢主公!”

    “啊!啊?”

    下意识的答应来的一句,韩言紧接着就感觉有些不对劲,看了眼黄忠,心中不住的嘀咕‘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霸王硬上弓’?

    “主公,您做。”黄忠一边说着,一边反倒是把韩言按到了床榻之上,然后打开食盒,一样样摆开来,“主公,请用。”

    看着丰富的饭菜,韩言陷入了沉思……

    ……

    在牢房之外,蔡邕的府邸之中,蔡邕同样的陷入了沉思。

    自己这个好女婿啊!真的是跟自己年轻时候一样的耿直,面对着十常侍这种如日中天的人物也不肯屈从,只是……自己的女儿怎么办呢?

    偷偷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蔡琰,蔡邕的心中反而是更加杂乱了。如果说女儿这时候或者哭或者闹,那都好说,偏偏自己这女儿一点反应都没有!这种样子,明显是已经萌生了死志,如果韩言回不来的话……拿自己真的就要失去两个女儿了!

    看了一眼蔡琰身边那更满脸悲戚的蔡瑶,蔡邕的心中第一次对韩言有了好奇,这小子怎么就引诱了自己的二女儿了?

    眼看着所有人都不肯说话,才来一会的曹操忍不住了,轻轻的咳嗽了两声,说道:“那个……大家先别忙着难过,这不是还有办法呢嘛!”

    “什么办法?莫不是去找大将军吧?”

    此时因为有‘外人’在,荀靖不愿意露面就躲在了后边,此时能主持大局的,自然是非蔡邕莫属了。

    “这个……老师明鉴!”

    被蔡邕一言道出了自己的意思,曹操有些不好意思了。

    “唉!且不说大将军愿不愿意帮韩言,就说这次的事情,那就是非同小可!事情涉及到中常侍,为师就担心大将军就算是想出力也无能为力啊!”

    很是无奈地叹了口气,蔡邕想起了自己被贬谪的经过,如果得罪中常侍的事情真的那么简单,自己又怎么会流落会稽那么多年?

    “哎!老师此言差矣!”摆了摆手,暗叹一声‘老师真的是老了’,紧接着,曹操开始为众人分析了起来,“想那张让,今天来拿人是带着京兆尹来的。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这里面根本就没有天子的参与!如果是天子要为张让撑腰,那必定是从宫中派人来拿我那贤弟,又怎会让京兆尹带人呢?”

    “哦?继续说下去!”

    听曹操这么一分析,蔡邕立刻就来了兴趣,正了正身形,开始专心听曹操解释。

    “既然没有天子在其中参与,那事情无非就是那张让一人的事情。而对于中常侍们,大将军自然是会出手相助。”

    至于说为什么大将军会帮韩言,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众人没问,曹操也不打算说。

    “既然这样……曹操!”

    经过曹操的一番分析,蔡邕已经明白了过来,捋了捋胡须,开始谋划营救韩言了行动了。

    “在!”

    曹操应了一声。

    “你连夜去大将军府,找大将军求助……”说完这句话,蔡邕沉吟了一下,然后接着说道:“老夫去联系几个昔日的好友,趁着现在天色还未晚,火速前往宫内,找太后他老人家相助!”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