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转机

    “呀!时间到了!”

    听到了声音的蔡琰,脸上出现了一丝慌乱。

    “怎么了?”

    隐隐约约的,韩言猜到了这声音似乎是关于蔡琰探监时间的提醒。

    “夫君,我该走了。”蔡琰轻轻咬了咬嘴唇,很是不舍放下了手中的汗巾和药膏,然后转过身来轻轻趴到了韩言的背上,“父亲已经想到办法了,夫君很快就能被救出去的。”

    说着话,蔡琰的脸凑到了韩言的脸前,‘啵’的一声,亲了韩言的嘴角一下,然后压低了声音在韩言的耳边说道:“生则同衾……死则同穴……”

    做完了着一些事情之后,牢房之外的声响已然是越来越大。蔡琰也不再多说,站起身来,深深地看了一眼韩言,起身向着牢房之外走去。

    黄忠看着蔡琰远去之后,快步走回了自己的牢房。

    本来还趴在床榻之上呆呆地重复着着蔡琰的‘生则同衾,死则同穴’,眼看着黄忠走了进来,整个人气势为之一敛,招呼道:“汉升,你过来,我有点事情问问你。”

    “嗯?什么事?”

    本能的,黄忠感觉不是什么好事,向韩言走去的脚步也就慢了几分。

    “夫人来了很久了吧?为什么你不跟我说?”

    韩言思前想后,立刻就想明白了不对劲的地方,如果说蔡琰就来了一会,那不可能是泪流满面,悲戚成那副样子。

    “公子,那个……我……”

    身处主公与主母中间,黄忠又怎么开口?主母到了牢房之外就看见了主公的惨样,那一脸的悲戚让黄忠怎么开口打扰?再说了,主母就站在主公你的床头,怎么你就一直看不见呢?

    没等黄忠继续解释下去,韩言已经一摆手,阻止了黄忠接下来的话。抬起头来,似乎是回忆一般,韩言幽幽地问道:“汉升,你还记得你我二人刚被投入这监牢之中的时候,你问过我的问题吗?”

    “记得!”

    黄忠顿时浑身一震,说到底,也就是韩言的那番答案才坚定了黄忠跟随的决心,他黄忠又怎么可能忘记。

    “嗯!那我告诉你,我现在反悔了。”

    韩言的脸色平静如水,丝毫的不见波澜。

    只不过,黄忠却从韩言的言语之中听出了惊涛骇浪,稳了稳心神,黄忠沉声问道:“公子,您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呵!”冷冷地笑了一声,韩言的脸上显露出了一丝丝的无奈,“我可以不计较自己的处境,可以不在乎自己的安危,可是我又怎么能做到不在乎身边的人呢?人身草木,怎么可能做到无情无义呢?”

    说着话,眼看着黄忠似乎是有些意动,想要说些什么,韩言已经是坐了起来,丝毫不在乎自己身上的伤势,接着说道:“如果说在这几日我面对着那个阉宦的时候我还能傲骨铮铮,还能认为自己是个不畏强权的真汉子、大英雄,那现在……我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蛋!一个……混蛋!”

    话到了最后的时候,韩言的眼前不由得浮现出了蔡琰那清瘦的样子,眼眶也不由得湿润了起来。

    “公子……”

    听完了韩言的一番话,黄忠反倒是冷静了下来,没有一开始那么激动了。

    “呵!人啊!有时候该低头就只能低头,该屈膝就只能屈膝。不是为了自己安危与富贵,而是为了自己身边的人能不受委屈。只是,这么浅显的道理,为何我今日才明白啊!”

    苦笑声中,韩言不住地摇着头,回想起自己的冲动,自己的幼稚,不住地叹息着。

    “公子……可是后悔打那中常侍了?”

    黄忠的眼中露出了淡淡的失望,只不过言语之中,还是有那么一点的期待。

    “后悔?我为什么要后悔打他?”韩言看了黄忠两眼,感觉很是奇怪,道:“我只是后悔不该在打完他之后就这么放他走了,如果我能够直接将他打死然后埋在韩府的后院之中,手脚处理的干净一些,自然也就没有今日的事端了!”

    “额……”

    这时候,黄忠的心是放下来了,公子还是那个公子,只不过却是有了点变化。

    就这韩言与黄忠面面相觑的时候,牢房之外响起了一个声音,“咳咳!那个……韩言啊!”

    “嗯?兄长你怎么来了?”

    韩言砖头看去,只见曹操站立在了牢房之外,正饶有兴致地看着自己。

    “……我不来你以为琰儿就进的来?”一边打开牢门向里走着,曹操一边用看傻子一样的目光审视着韩言,“琰儿来看你本来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不是我现在有上命在身,又怎么可能保她进来?”

    “既然如此,那你为何还不走?”

    韩言撇了撇嘴,没有搭理曹操的目光,开口反问了一句。

    “我来找你是正事,只不过在正事之中夹带了一些私事,私事做完了,正事又怎么能不做?不然我来这里又有什么意义?”

    曹操坐到了韩言的床榻之上,很是不耐烦地回了一句。

    “那你来这里有什么事?”

    隐约之中,韩言猜测到了,曹操应该是替大将军何进来的,不然的话,就凭借曹操那刚刚获封的‘典军校尉’的官职,还不足以冲破张让的阻拦的。

    “贤弟,你我都是知根知底的人,也别说那么绕弯子的话了。”曹操说着,顿了一下,然后接着说道:“西园八校尉之职你是一定要坐的,而天子与大将军之间你也必须要投靠一方了,不然……事情真的不好办啊!”

    “……西园八校尉都已经有归属了?”

    在韩言的记忆之中,西园八校尉有三个是天子的人,两个是大将军的人,剩下的包括韩言在内的三个都是在朝或者在野的散人。但是现在看曹操这意思,似乎西园八校尉已然是被天子与大将军两方给瓜分干净了。

    见韩言问起,曹操也没有隐瞒的意思,干脆地解释了起来,“是!现在除了你与一个下军校尉鲍鸿之外或明或暗的都有了归属,不过现在鲍鸿领军在外剿灭豫州汝南郡葛陂县的黄巾余孽,所以说现在需要做选择的就剩下你一个了。对了,还有一事,我现在是大将军的人了。”

    “……如果我跟了大将军,那这件事大将军就会替我出面是嘛?”

    细细想了一下,韩言没有问如果投了天子会如何,毕竟张让就是天子身边的第一人,过去只能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别的什么结果都不会有。

    “大将军不会出面。”摇了摇头,曹操否认了韩言的说法,只不过还没等韩言开口,曹操赶紧开口,接着说道:“但是大将军会发动百官一起弹劾中常侍。要知道,现在老师已经找到了董太后来主持大局,只要打击了张让,你的罪过自然而然的就会解除了。”

    “这样啊!”

    点了点头,韩言陷入了沉思……

    ……

    八月下旬,宫中传出了消息,要在朝臣上殿之时,百官共审韩言。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