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谋划

    “公子……难道就这样……”

    目送着昌豨出了酒舍,糜芳有些难以置信地看向了身前侧的韩言,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不这样?那子方你说该怎样?”

    笑着扫了一眼糜芳,韩言不但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并且反问起来。

    “不是应该……应该……”

    在被韩言看了一眼之后,糜芳只觉得心神都有些不稳,话也就说不出来了。

    “应该什么呢?”依旧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韩言扭头直勾勾地盯着糜芳,面色一沉,压低了声音说道:“子方,我能相信你吗?”

    “公子但凡有所吩咐,糜芳万死不辞!”

    听见韩言的问题,糜芳立刻由跪坐变成了单膝跪地,神情也变得激动起来。

    “嗯!是这样,你这次来开阳城应该不是一个人来的吧?”

    右手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桌案,韩言等待着糜芳的答案。

    “回公子,这次来开阳城确实不是我一个人,不过具体有多少人我也不是很清楚,我们这是一个商队过来的。”

    糜芳有心给韩言个具体答案,但是左想右想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这边到底有多少人了,只能是含糊地回答着。

    “嗯!是这样,你去安排几个人做点事情,我有大用!”

    心中盘算了一下,一个布局瞬间就在韩言的心中形成了。

    “公子……您是要……”

    见韩言郑重其事的样子,糜芳不由得也紧张起来。

    “你附耳过来!”扫了一眼酒舍的老板,等着糜芳凑过来之后,韩言这才轻声说道:“你派几个人去,给我杀了那个昌豨!”

    “什么!公子您……”

    一听韩言的吩咐,糜芳立刻就惊呼起来,刚开口呼喊了一声,又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生怕自己把话都说抖出来。

    “我怎么了?子方,我就问你愿不愿意做这件事,你要是不愿意我也不勉强,再找别人也就是了。”

    韩言的脸上挂上了淡淡地笑容,右手端起酒樽来轻轻地摆弄着,似乎在把玩什么稀世珍宝一般。

    “这……”犹豫了一下,糜芳咬了咬牙,心下一横,狠声说道:“明天一早子方就将他的人头摆在少师的面前!”

    “嗯!”

    微笑着答应了一声,韩言没有再多说什么。

    “公子!子方去了!”

    既然已经决定好了,糜芳当时就站起身来,向着韩言辞行。

    “去吧!小心一些,事情做不做成的不重要,别伤了你就行。”

    将糜芳已经站起身来,韩言也就没有再开口挽留,嘱咐了一句之后就借着把玩起酒樽来。

    “是!……公子!”

    听见韩言这‘温馨’的嘱托,糜芳的心中不由得一暖,用力一抱拳,转身离去了。

    时间也没过多久,人物却是变了几变。现在,变成了黄忠目送糜芳离去。

    “公子,您真的打算让糜芳杀了昌豨?”

    收回了目光,黄忠看着面前的韩言,有些难以相信地问道。

    “这个问题啊,汉升,我问你个问题吧,这糜芳和昌豨生死相搏,你觉得谁的胜算大一点?”

    揉搓着自己的下巴,韩言问出了一个问题。

    “生死相博?如果是切磋比试那糜子方可能还有点机会,生死相搏的话他能伤到人家就已经很不错了。”

    一般人看不出来,但是黄忠常年习武,这点事情却是能看出来的。

    一个是想要热血沙场的富家子弟,一个是沙场百战回的老将,这个谁高谁低还不是一眼就能看出的?更不要说,昌豨的身形等个个方面都远超糜芳,两者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嗯!既然子方杀不死昌豨,那我再问你,子方会有事吗?”

    轻轻点了点头,韩言也很是认同黄忠的观点。

    “有事是一定会有的,不过是伤势的轻重罢了,毕竟他也不可能一个人前去,昌豨想要留下他也是不太可能的。”

    这个问题涉及到的更多的不是两者的武力了,而是心智,只要是糜芳没有什么大的心理缺陷,黄忠是不相信对方跑不掉的。

    “嗯!既然是这样,那转过天来昌豨遇袭。汉升你说会发生些什么事情?”

    一步步地,韩言又抛出了一个问题,引导起黄忠来。

    “这个……昌豨遇袭,而城中与他关系最不好的自然就是臧霸,两者之间必然要有一场争斗,说不准争斗的规模还会扩大,把其余的三位将军也都给卷进来,到时候……到时候……”

    按着韩言给的问题分析起来,越说黄忠的双眼越发的闪亮。

    “嗯!就是这样!”

    点了点头,韩言认下了黄忠的分析。

    “公子……大才!”

    黄忠的嘴动了动,嘴中也就是蹦出来了这么几个字。

    微微一笑,韩言没有再说什么。其实,在韩言的心中,黄忠所说的也只是自己整个布局的冰山一角罢了。

    如果昌豨遇袭而未死,那他必定不会在开阳城之内宣扬,毕竟最有可能的臧霸还在这里,昌豨不可能就这样公然站出来与其对攻。不过,这件事情在小范围的流传之下,孙观等三人是必定知道的,到时候一切的事情在韩言这样的‘有心人’的操纵之下,必然要有一场大乱。至于能不能在这场乱斗里面占到好处,那就看到时候韩言的手段如何了。

    当然,昌豨也有可能会怀疑是别人对他动的手,尤其是自己这个才与其见过面的陌生人更是可疑,不过毕竟不是第一怀疑对象,而且韩言相信自己的身份告知出来以后昌豨也必定会在臧霸的压制之下向自己倾斜,因此怀疑不怀疑的其实也不是多么大的问题。

    至于说如果昌豨真的被糜芳杀了。那韩言第一时间要恭喜糜芳,这么高难度的事情都让他走狗屎运完成了,这样的事情一定要大操大办地庆祝一下。

    当然,接下来还是说正事,昌豨死了,韩言可以直接去找孙观三人,自己势单力薄对方就算起疑心也不会太严重,到时候拉拢成了自然就能扳倒臧霸,拉拢不成也不会殃及自己。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