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再见昌豨

    门开之后,紧接着外面走进来了一个全身覆甲的壮汉,韩言用余光一扫,认出来了这就是昨夜在酒舍之中见过的昌豨。

    “你怎么来了?”

    眼看着对方直接闯进了自己的府邸,孙观眉头一皱,站起身来就迎了上去。

    “我怎么来了?呵!你说我怎么来了?老子现在都要死的人了,哪里是老子不能去的?”

    昌豨的虎目之中满是怒火,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

    坐在原地尚未起身的韩言,见到这幅场景不禁摇了摇头,连带着起身的兴趣都没有了。这个昌豨啊,还真是有够直性子的。

    “喂!那边坐着的那个,你摇什么头!给我过来!”

    本来对上了孙观的昌豨就是一肚子的火,瞥见韩言摇头轻笑的样子立刻就爆发了,拿手一指韩言,身形一动就要上前。

    “昌豨,你够了!”

    本来还在组织语言的孙观,面对着昌豨这赤裸裸的挑衅,眉毛顿时就立刻起来,脚下微动,又挡在了昌豨的面前。

    “怎么?仲台你要拦我?”

    好在昌豨还没有完全的失去理智,对面的孙观毫不退让,昌豨马上就冷静了下来。

    “这是我的客人!”

    毫不妥协的,孙观针锋相对的与昌豨对视起来。

    坐在原地的韩言,在听到孙观的这句话之后,双眼顿时就亮了起来,这事情成了!

    “呵!你的客人?”昌豨冷笑一声,细细地打量起韩言来,看来看去,脸色顿时一沉,声音也冷了下来,“这位‘客人’,昨天在酒舍之中,我们似乎见过吧?”

    “酒舍之中?唔~~~可能吧。”韩言重复了一遍昌豨的话,然后故作沉思,接着抬起了头来,“不过这一天天的庸人实在是太多,我也记不太清了。”

    听到韩言的话,昌豨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紫的。韩言这么说,无非就是在落他昌豨的面子,可是偏偏那天在酒舍之中起了争端的时候,昌豨没有斗过黄忠,现在黄忠就站在韩言的身边一副轻蔑地看着自己,自己又能怎么办呢?

    “呵呵!公子……真是会说笑!”

    本来昌豨是一肚子的火,面对着韩言的讽刺更是气愤不已,但是面对着自己打不过的黄忠,昌豨的口风当时就软了。

    “说笑?我可从来不说笑,尤其是跟不认识的人!”

    韩言的身子向外倾斜了一点,虽然脸上带着笑意,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是无比的认真。

    “你!”

    本来是给自己找台阶下的昌豨,被韩言这么一说,心中的怒气又起来了,可是看看韩言身边那跃跃欲试的黄忠,昌豨也是没有办法了。

    “好了好了!昌豨,你还是说说你来我这里做什么吧,如果没事的话你就赶紧回去吧!我这里还要招呼贵客呢!”

    站在昌豨与韩言之间,孙观真是烦透了这种没完没了的斗嘴,当时一抓昌豨的手腕,满脸不耐烦地说起来。

    “仲台,你……唉!”

    本来还对韩言怒目而视的昌豨,被孙观这么一搅和顿时什么心情都没有了。

    “好了好了,来者都是客,仲台,你请人家一起过来坐吧!”

    已经将昌豨的怒气给磨没了,韩言自然也就不再刁难人家,招呼着孙观带昌豨过来坐。

    听见韩言喊自己的表字,孙观的眉毛挑了挑,但是却没有说话。看在昌豨的眼里,心中顿时又是一惊。

    孙观松开了昌豨的手腕,当先坐回了韩言的对面,昌豨犹豫了一下,跟了上来,坐到了孙观与韩言的侧面。

    “怎么,不跟我介绍一下吗?”

    扫视了孙观与昌豨一眼,韩言将两人都没有要说话的意思,当先一笑,对着孙观说道。

    “这位是昌豨将军。”

    听见韩言的话,孙观没有戳穿这么明显的装腔作势,很是随意地介绍道。

    “啊!原来是昌豨将军,幸会幸会!”

    等到孙观说完,韩言故作吃惊的样子,向着昌豨拱了拱手。

    “呵呵!幸会!幸会!”看着韩言那丝毫不加掩饰的虚伪作态,昌豨脑门上青筋暴跳,但是却不得不咬着牙回礼,心中实在是憋闷极了。转向孙观,昌豨拿手比划了一下韩言,强忍着心中的怒气问道:“对了,仲台,你还没有介绍,这位是……”

    “哦,这位啊!这位便是当朝少师,讨逆将军韩言韩大人!”

    孙观的语气说不出是悲是喜,只是神色之间却是多少有些不自然。

    “原来是少师……”

    听孙观说完韩言的身份,昌豨的心中顿时一凛,连忙躬身向韩言行礼。

    “等等!”韩言一把就拦住了昌豨,然后转向了孙观,皱着眉头问道:“你刚才说什么讨逆将军?这是怎么回事?”

    “嗯?少师不知道吗?”仔细观察之下,见韩言吃惊的样子不像是作伪,孙观这才开口解释道:“就在前不久,车骑将军自任太师,并且加封一大批亲信故友,不仅蔡邕蔡大家被封官,就连您也是被送了一个讨逆将军的称号!”

    “哦?是么?我那岳父做官了啊!”

    听见又一桩新鲜事,韩言立刻就放下了自己那个所谓‘讨逆将军’的来由,摸着下巴自言自语起来。

    眼看着孙观不再说话,而韩言也是陷入了自己的沉思之中,这可是急坏了昌豨,“那个……少师您此次来着开阳城,所为何事啊?”

    “啊?我吗?”突然间听到昌豨的问题,韩言立刻就从沉思中惊醒过来,一拍脑袋,回答道:“是这样,有人拜托我来找孙将军说些事情,因此才会来这里。”

    “嗯?有人拜托您?不知道这人是谁,有这么大的面子请您前来?”

    一听韩言如此说,昌豨立刻就来了兴趣,连忙追问道。

    “这个……此人的名讳我不便与你们多说,不过此人现在便在开阳城往西五日路程的地方,你们若是真的想知道不妨随我走一趟。”

    韩言自然是不能跟着两个人说是自己的老师让自己来平定他们的,因此故作神秘地打起了哑谜。

    可是出乎韩言意料的,听完这个消息之后不仅是昌豨,就连孙观也是沉默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