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带走胡敏

    转过天来,天还没亮,韩言已经从梦中惊醒了过来。

    回想着梦中所见的那张凄美的脸庞,韩言的心就一阵被揪紧了,稍微侧了侧身,韩言下意识地往自己的右手边看去,“夫人……”

    等到韩言看到自己的右手边空空如也的时候,韩言抬起头来扫视了一下四周的环境,这才一拍脑门,清醒过来。自己已经出来一个多月了啊!夫人现在也是不知道如何了,还有那个小丫头蔡瑶,还有老师他们……

    “唉!”

    无奈地叹了口气,韩言的内心说不上多么的凄苦,但是却总也是不好受。

    正在韩言还在发呆的时候,营帐外面响起了黄忠的声音,“公子!公子!您醒醒啊!”

    “嗯?汉升你有什么事吗?怎么这么早就来喊我?”

    不用往外看,韩言就知道现在外面天还没亮,而在这个正独自难过的时候被人打扰,自然免不了有些烦躁。

    “不是啊!公子!那胡敏来了!”

    营帐外的黄忠声音不大,但是却透着一丝急切。

    “胡敏?”重复了一遍黄忠口中的名字,韩言立刻就清醒了过来,仔细想了想,忍不住喃喃自语道:“他怎么来了呢?这也太早了吧?”

    “公子?公子?”

    在营帐之外没有听见韩言说的话,黄忠是真的着急了,连声呼喊起来。

    “嗯!我在!”韩言答应一声,然后开口问道:“汉升,我来问你,来人可是胡敏打头,来可是带着粮草来的?”

    “是胡敏打头,是带着粮草来的,看样子该有三十多辆马车,想来也有六七百石的粮草!”

    想想自己在营门之前看见的那些粮草,黄忠就是一阵激动,这可是解了自己这些人的燃眉之急啊!

    “这个胡敏还真是……一刻都不想让我多待啊!”韩言自嘲的说了一句,紧跟着从地上坐起了身来,向着外面的的黄忠说道:“我这就起,你先去跟孙观说一声,让他去清点一下粮……不!汉升你带着你手下的人去清点粮草,万不可让别人插手!”

    “是!”

    虽然不知道韩言是个什么打算,但是现在却不是询问的时候,因此黄忠立刻答应了下来,转身去做事去了。

    “胡敏!胡通达!呵呵!有意思!”

    嘴中念叨了两句,韩言慢慢从地上爬起了身来,伸手拿过一边挂着的外衣披在了身上,起身向着外面走去。

    等到韩言到了营门之处的时候,黄忠已经带着两百多人将运粮草的车给团团围了起来,摆出了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

    在营门边上,胡敏正与靠着营门的孙观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胡敏明显的敷衍着孙观,说话的时候不时向军营之内张望,似乎是在等什么人。而孙观,也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说话时总是要强睁着双眼,如此才能让自己稍微清醒一点。

    等到韩言出现之后,胡敏与孙观两人同时精神了起来,紧接着孙观与胡敏一前一后向着韩言走了过来。

    “少……公子!”

    走到了韩言的近前,孙观连忙拱手行礼,。

    “嗯!”点了点头,算是跟孙观打了招呼,看看孙观疲倦的样子,韩言的心中就是一软,开口说道:“天色还早,这里也没有什么事了,仲台你就先回去休息吧!”

    “不用,不用!我~啊~我没事~~”

    孙观摆摆手,示意自己还好,只不过一开口就打了个哈欠,显然是十分困顿了。

    “好了好了!没事就去歇着吧!晚一点我们就启程了!”说着话,韩言将孙观撇在了一边,让过了胡敏,“来,这边说话。”

    “好!”

    答应一声,胡敏跟着韩言向着营门外走去。

    等到离开营门有二三十步的距离之后,已经没有什么人再关注韩言了,手下的人做事的做事没事的休息,黄忠忙得不可开交,孙观则是回营帐继续补觉。

    看着没人关注自己了,韩言这才停下了脚步,转过了身来看着胡敏,笑了起来,“这天还没亮就把粮草送过来了,你还真是怕我不走啊!”

    “呵呵!公子说的哪里话!”

    干笑了两声,胡敏没有接韩言的话,而是客套起来。

    “别说那个没用的!”不耐烦地挥了挥手,韩言打断了胡敏的客套,面色一正,开口问道:“粮草都在这里了?”

    “是!昨夜晚间东莞城东拼西凑给您凑出来了六百石的粮草!”说起了正事,胡敏也正经起来,拿手一指不远处装满了粮草的马车,接着说道:“另外有四百石的粮草已经折合成了银钱,共计十万钱已经装箱往这边运送了,估计天亮之后就能到这边了。”

    “十万钱啊!”

    听到了具体的数字,韩言的心忍不住颤抖了两下,这可是整整十万钱啊!

    一般来说一石谷的价钱大概是两百二十钱左右,黍米也不过是三百钱,而这四百石的粮草竟然让这胡敏折合成了十万钱,不管怎么算都能说明对方的诚意了。

    不过让韩言心惊的并不是这胡敏的态度,而是这小小的东莞城就能拿出十万钱!要知道,哪怕是韩言在洛阳城的时候,韩府之内都未必有这么多的现钱,而韩言平时身上所带的银钱都不会带超过千数!不过,这钱显然不是东莞城内的平头百姓掏出来的,那么说来应该就是昨日里跟胡敏一同出现的那些人了,那些人显然是东莞城内的富商!不过这么一来,糜芳的家里又该有多少钱呢?

    看着韩言微微抽搐的脸颊,胡敏的心中就是一颤,连声问道:“怎么?公子可是觉得少了?不过我这……”

    “跟这个没关系,你不用多想!”

    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韩言克制着不去想自己新收的手下的家产,等了数个呼吸才彻底平静下来,没办法,钱的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

    “既然没什么事情了,那在下就先回去了,只望公子说到做到,等银钱运过来之后能尽快带着这些人离开东莞!”

    虽然不知道韩言是在想些什么,但是胡敏却是本能的想要离开了,毕竟这边这些人以前都是以‘贼’为号的,任谁呆在这里都不可能安心。

    “嗯?你要走?那可不行!”

    本来还在压制心中那贪婪的魔鬼的韩言,此时一听胡敏的话,立刻就反应了过来,一把拉住了转身就要走的胡敏。

    “公子这是何意?”

    被韩言一拉拉住了胳膊,想要挣扎却是发现怎么也挣脱不开,胡敏这才死了心,安静下来准备跟韩言讲道理。

    “这是何意?”咂了咂嘴,韩言突然笑了起来,“哈哈!你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啊!昨晚可是说了要跟我一起去管亥那里买粮,怎么这才过了一个晚上你就忘得一干二净了呢?”

    “额~~~这个……”

    听到韩言说起这件事,胡敏这才有些傻眼了,一晚上净顾着协调东莞城内各个富商的事情,竟然是把这件事情给忘了。

    “嘿!你忘了没关系,我还记得就成!”眼看着不远处的黄忠已经清点完了粮草的数目,韩言一拉胡敏的胳膊,高声喊了起来,“汉升!汉升!!”

    “哎!公子!”

    刚好昨晚事情的黄忠,听到韩言的呼喊,立刻开口回应起来。

    “你过来!”向着黄忠招了招手,然后看着身边的胡敏,韩言开口大声说道:“去带胡敏休息,等到天亮之后随我们一同出发!”

    “是!”高声答应一句,黄忠大步跑到了韩言的身边,紧接着从韩言的手中接过了胡敏,一拽胡敏的胳膊,说道:“走吧!”

    “这可真是……”

    面对着比韩言还要壮硕上好几倍的黄忠,胡敏是彻底的没办法了,只能是无力地任黄忠拉扯进了营门之内。

    “哎?那个……我们胡先生这是去作什么了?”

    跟着胡敏一同前来的又一个领头的,此时看见胡敏被拉走的,立刻就走了过来。

    “你们的胡先生被我们将军留下谈论诗文了,怎么?你也想跟着留下?”

    面对着比自己高了半头的对方,韩言一点都不在意,直接将孙观给抬了出来。

    “这个……不……不敢……”

    一听见‘将军’这两个字,领头这人的腿一下子就软了,本来还高韩言半头,这时候竟然比韩言还要低上三分了。

    “嘁!没有还不走?等着跟我们一起吃饭是怎们的?”

    轻哼一声,韩言一甩衣袖,转身就走,留下满头大汗的领头呆在原地不停地颤抖着。

    等着领头的走的时候,真的就是带着自己的人走了。胡敏被留下了,而那些运粮草的马车也都被黄忠手下的人给扣下了,反正一会都要拔营起寨,这样反倒是方便一些。面对着这种情况,领头的半个字都不敢多说,直接带着手下的人就走,至于什么胡先生?管他做什么!

    被黄忠进军营的胡敏是满脸的不情愿,嘴中不停地嘟囔着什么,只不过这些却是跟韩言没什么关系了,因为胡敏是被黄忠带到了他的营帐之内。

    回到自己的营帐之后又稍微休息了一小会,等到天亮之后,韩言又起了身,往旁边的营帐招呼一声,准备走人了。

    带着胡敏来到了营门之外,上了已经准备好的坐骑,韩言静静地看着孙观的手下拆解着军帐。说实话,如果不是孙观还知道带着军帐的话,韩言真的就认为他是个废物了,毕竟之前从开阳城动身的时候都没有带什么粮草,谁家的将军也不应该做这种蠢事。

    驱马来到韩言的身边,孙观强打着精神,“公子,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接下来去哪里?”念叨了一遍孙观的问题,韩言将实现转到了一边的胡敏身上,“这个就要问我们的‘胡先生’了啊!”

    “这个……我……”

    被一群人围着,本来就有些尴尬的胡敏此时更是窘迫了,话都说不太利索了。

    “怎么?胡先生不认识路吗?”

    皱了皱眉,孙观很是不满意胡敏的反应,怎么这昨天跟自己一句一句的,到了韩言的面前就这么窘迫了?

    “那倒不是,只是……”说着话,胡敏的目光向着东莞城的方向看了过去,然后就是一身深深的叹息,“唉!”

    “没什么!‘胡先生’只是昨晚没有休息好罢了,等到你那边收拾妥当了就能为我们指路了!是吧?‘胡先生’!”

    说完,韩言深深地看了一眼胡敏。

    刚才的一切韩言都看在了眼里,只不过现在人太多,有些事情不方便做,不过等到一会人少了韩言就要找黄忠去半些事情了。

    等到准备的差不多了以后,韩言在胡敏的指路之下开始往北海的方向行进了。

    而在东莞城内,一伙人走到了一间民宅之外,不住地拍打起院门来。

    ‘吱呀’的一声,院门被打了开来,从离地四五尺的地方露出了一个小脑袋,警惕地看着门外的众人,“你们是谁啊?”

    “我们是谁?”为首的正是黄忠,听见了小孩的问题立刻就是一笑,“我们是胡敏的同僚……”

    “父亲他不在!”没等黄忠说完,小孩立刻就打断了黄忠的话,不过紧接着小孩觉得自己说的有些问题,连忙开口补充道:“父亲外出办事,马上就会回来的!”

    “哈哈!我当然知道你父亲外出办事了,因为他现在就跟我家公子在一起。”

    看着面前这个只到自己腰间的小孩,黄忠忍不住轻笑两声,抬手就想摸摸对方的小脑袋。

    脑袋一缩,小孩躲过了黄忠的大手,“你知道我父亲在哪?那你来我家做什么?”

    “来你家做什么?因为你父亲这次出去就不会回来了,因此特地嘱咐我过来接你们母子啊!”

    回答着小孩的问题,黄忠的心中就是一软,想当初叙儿生病之前也是这么的机敏可爱啊!

    “这样啊!那……你等一下!”

    听到黄忠的话,小孩犹豫了一下,紧接着缩回了门口,‘砰’的一声关上了院门。

    “将军?”

    跟在黄忠身后的人见到这情景,连忙走上前来,在黄忠耳边低声叫道。

    “无妨!”摆了摆手,黄忠笑了起来,“公子说过要好生对待他们,可是不能鲁莽啊!”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