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得名骥

    “这个就不必了吧?”

    虽然说韩言也有心想找个代步的坐骑,但是不管怎么说就这么答应下来似乎也是有些不太妥当的,因此言语之中就有些犹豫了。

    “要的要的!孩子不懂事,但是这坐骑我们是一定要赔的!”

    管亥神情鉴定,丝毫没有因为韩言的拒绝而动摇,连声说了起来。

    听着管亥的坚持,黄忠慢慢地凑到了韩言的身边,开口说道:“公子……收下吧!”

    倒不是说黄忠看出来的韩言心中所想,实在是按着现在的情况考虑,收下管亥赔偿的坐骑是做好的选择了。管亥等人送出来的粮食,再加上原有的还有在东莞城补充的粮草,这些加起来可是上千石的粮草,黄忠那边的坐骑数量能不能拉动都不是很好说,现在韩言没了坐骑,那实在是不像话,但是想想现在还有坐骑的这些人,实在是一匹马都抽不出来了。

    “这……既然如此,那我便收下了。不过现在夜色昏黑,首领你要连夜去牵坐骑过来吗?”

    稍微迟疑了一下,韩言便开口应了下来,毕竟做姿态是一回事,但是凡事做得太过的话玩脱了可就不好了,过犹不及这个道理韩言还是明白的。

    “现在天色已晚,坐骑是牵不出来了,不如这样,明天一早将军您跟我去我们的马场,到时候您自己挑选一匹坐骑,您看这样如何?”

    抬起头来看看天色,已然是深夜了,管亥心中一横,干脆吧时间约定到了明天。

    至于说韩言那匹死掉的坐骑,在稍晚一些的时候就已经给手下的兵丁分食了。不过韩言一口都没有吃,因为心里实在是有些过意不去。而黄忠、孙观等人也没有动一块肉,毕竟像他们这样的人平生最爱的无非就是坐骑、兵刃等物,现在分食坐骑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真要让他们吃还是不太现实的。

    等到了第二天,韩言起了一个大早,早早的等着管亥的到来。因为再过一些时间,韩言就准备带着手下的人拔营起寨,往北海赶路了。不管怎么说,这千余石的粮草还是不够韩言挥霍的,想要早日解除现在的窘境,韩言还是需要尽快赶到北海。

    相比于早起的韩言,管亥到的实在是不算早,差不多快到食时了才赶到韩言的营帐前。

    “将军……”

    向着韩言拱了拱手,管亥面上有些不好意思了,亏自己以为起得早了,看人家这样子完全是等了自己很久了。

    轻轻摆摆手,韩言已经不想再跟管亥客套了,现在的韩言,实在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挥霍,慢慢站起身来,韩言开口说道:“别浪费时间了!快些去选了坐骑,我们还要今早赶路呢!”

    “嗯?将军这就要走了吗?”

    虽然想过韩言可能来去匆匆,但是却也没有料到会如此的干脆,因此管亥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我们还有要事在身,不便多留,昨日一晚的歇息已经够了,接下来还有一段路要走,早些到也早些安心。”

    深深地看了一眼管亥,韩言稍微透露了一下自己的打算。

    完全跟管亥说明那是不可能的,韩言也不可能就在这一夜之间对这个陌生人信任起来,就在昨晚管亥等人走了之后,韩言还特地让孙观等人带人逐一检查粮草,生怕管亥会在里面做些手脚。不过,凡事虚则实之、实则虚之,稍微透露一点反倒是方便韩言行事,因此这才说了一些。

    现在韩言要做的,就是跟着管亥去挑选一匹坐骑了。

    管亥所设立的马场其实离着韩言安营扎寨的地方并不远,甚至都不用进树林,顺着树林往那西南边走上一阵就能看见了,昨天刚到这里的时候,因为方位的原因再加上当时的天色已晚,还有韩言找人心切,这才没有发现管亥的马场,今天一见,却是有些后悔了。

    管亥的马场之中,马匹说多不多,只有六匹马,而且这六匹所谓的‘骏马’还是个个带泥,周身上下脏的不行,看在黄忠等人的眼里,这眉间皱的是一个比一个紧。

    “额~~~管亥,这便是你的马场?”

    拿手指着面前的这个‘马场’,韩言心里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感受,想骂人却又不太好意思,不过心里却是十分的憋闷的。

    “嗯!这便是我们的马场!”重重地点了点头,管亥能看出韩言双眼之中那掩饰不住的失落,“我们都不是正规的军队,养马也就是为了有些重活省些人力,因此我们这养马也就没那么多的讲究,将军若是有看上眼的,挑走就是,若是看不上眼……也请将军牵一匹马,权当做个代步了。”

    “唉!也只有如此了!”

    韩言没有再跟管亥客套,说些什么冠冕堂皇的话,毕竟看着面前的这六匹马,任谁来挑选都不可能有心思说些客套话了。

    慢步走进了马场,韩言没有去理会身后不住摇头的黄忠等人,自顾自地看起马来。

    六匹之中,四匹马是棕褐色的,一匹灰白色的,还有一匹似乎是黑色的。说‘似乎’,是因为韩言明显的看出来了那匹灰白色的马是白色的,只不过身上的尘土实在是太多了。

    而这匹黑色的,乍看上去是没有什么异样,但是再看一眼却能看出其浑身的毛色似乎有些发紫。最为奇特的,还是这匹马的四个蹄子,俱都是雪白的样子。

    “这匹马……”

    拿手指了指黑马,韩言转头看向了身边的管亥。

    看到韩言所指的黑马,管亥的脸上现出了意思古怪,犹豫再三,还是开口说道:“将军,要不……您换一匹吧?”

    “怎么?不是说好了要赔一匹马的吗?怎么这才选了一匹你们就不愿意了?管亥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本来看着这些马匹的时候心情就不太好,此时管亥一说这话,孙观立刻就不愿意了,站出来大声喝问起来。

    “这个……倒不是不愿意,只不过这匹马实在是……不好说啊!”

    被孙观责问,管亥不仅没有一丝的恼怒,脸上怪异的神色更加浓厚了。

    “嗯?怎么回事?这里面难道有什么内情不成?”

    看看管亥的脸色,韩言知道对方应该不至于为一匹马心疼,如此说来,有问题的也就是这匹马了。

    “哎!既然将军问起,那我便说了!”轻叹一声,管亥紧皱的眉头慢慢地松了开来,“想当初这马场刚刚建立起来的时候,我们是只有五匹马的,这五匹还都是当初我们……那什么的时候骑乘的,而这匹马则是最近才来的,不知道哪个晚上就跑进了马场之中,实在是……诡异的很!”

    心中微微一思索韩言就明白管亥所说的‘那什么’就是当初黄巾贼横行的时候,不过现在韩言没有功夫理会这些,眉毛微微皱起,嘴中重复起管亥最后的一个词来,“诡异?”

    “是!诡异!”重重地点了点头,管亥这才接着说道:“之前的时候我们都是准备一车草料,然后一次性放进马场,然后这些马会一起吃草。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匹马来了之后,每当吃草的时候都是等它吃完了别的马才会过来,弄得我们现在不得不分堆放草料了。”

    “嗯?这么说来……这匹马应该是少有的神骏才是吧?怎么就诡异了?”

    摸了摸下巴,韩言是真的没有听出来管亥说的事情到底哪里诡异了,真的算起来,这马怎么也该是个首领级别的啊!

    “这……”

    见自己说完韩言更来了兴趣,管亥顿时就语塞了。

    “将军!是这样的!”身后的狗子看见管亥愣住了,连忙凑了上来,紧张的开口说道:“这匹马虽然看起来像是一匹头马一样,但是不管是奔跑还是跳跃什么的都比不过别的马,而且……而且……”

    “而且什么?”

    见狗子犹豫了,韩言连忙开口问道。

    跟在狗子身边的少年,见狗子结巴了,连忙开口补充起来,“而且别的马都不愿意靠近它,所以我们觉得这马应该是得了马瘟了!”

    “额……还有吗?”

    韩言看了看,认出这是昨天被绑的另一个少年小云,咂了咂嘴,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还有,这匹马的脾气也挺怪的,之前我们有人想要骑它,可是它要不直接躺倒在地上,要不就是乱窜乱跳不让我们近身,特别难缠!”

    被韩言追问,小云的脸都涨红了,连声解释起来。

    “哦!原来是这样!”点了点头,韩言算是明白了事情的大概,向着身后的人一挥手,开口说道:“你们过来看看,有谁认得这匹马的没有?”

    孙观走上前来,仔细打量了一下黑马,紧接着脸色一变,“公子!这莫不是踢雪乌骓吧?”

    “踢雪乌骓?西楚项羽胯下的那匹乌骓马?”

    被孙观这么一说,韩言的脸色也有些变了,乌骓马啊!这可真是让人倒吸一口凉气的存在!

    “周身黑色,四蹄雪白,正是传说之中‘乌云踏雪’的模样啊!”

    仔细打量着黑马,孙观越看越是心惊,再回头看看韩言,这莫不是上天注定的吗?

    “乌云踏雪?有意思!”

    重复了一遍‘乌云踏雪’四个字,韩言的眼神顿时就亮了起来。

    “不对!这不是‘踢雪乌骓’!”

    站在韩言的身后,黄忠突然开口了,脑袋使劲地摇晃了两下,神情凝重地说道。

    “嗯?汉升?你怎么想的?”

    听见身后的黄忠开口,韩言第一时间就回过了头去,开口问起话来。

    “公子!我现在还不敢确认,不如请人去弄一些水来,给这匹马刷洗一下看看,接下来再说如何,您看怎么样?”

    没有理会脸色有些难堪的孙观,黄忠上下打量着黑马,满脸的凝重。

    “去!打些水来给这匹马刷洗一下!”

    听见黄忠的话,不用等韩言开口,管亥已经一挥手让狗子等人去打水了。

    其实水源离着马场不远,就在不远处的地方就有一条小溪流淌而过,狗子等人很快打来了水,熟练地给黑马刷洗起来。而黑马也丝毫没有半点不耐烦的意思,反而很是享受这个过程。

    等到黑马刷洗完毕之后,展现出来的模样真的是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只见原先的黑马,此时摇身一变变成了一匹紫色的骏马。浑身上下深紫色,马鬃是黑色的还略微有些油光发亮,四蹄雪白,肩上一片白毛如同一轮皓月一般。

    看到黑马变了样子,孙观的脸上这才变了模样,由刚才的难堪变成了尴尬。

    现在任谁都看的出来,这匹马绝对不会是什么‘踢雪乌骓’!谁家的乌骓马会是深紫色的呢?传说之中的乌骓马,都是一身的黑色,如同黑缎子一般,四个马蹄倒是白得赛雪,但是,乌骓马没有肩上的那一片白色啊!

    “这个……汉升,你认识吗?”

    仔细打量了一下‘改头换面’的黑马,韩言咂了咂嘴,侧过头去看向了黄忠。

    “嗯~~~,公子您还记不记得您的书房里面有一卷《观马要术》?”

    稍微沉吟了一下,黄忠没有直接回答韩言的问题,反而问了韩言一个看起来与此时此刻的事情毫不相关的问题。

    “我书房里面的?”狐疑地看了黄忠一眼,韩言皱着眉细细地思索起来,紧接着,韩言皱着的眉毛松了开来,若有所思地说道:“汉升你是说那一卷残卷?”

    “是!正是那一卷残卷!”

    点了点头,黄忠肯定了韩言的回答。

    “这样啊……”

    得到了黄忠肯定性的答案,韩言反而沉默了。

    说起来,韩言的书房其实就是韩说的书房,而书房里面所有的存书其实都是韩说收集来的。书房之中,除了大多数的命数筹算之类的资料,还有经史子集之类的,剩下的大多都是一些残卷。

    当初韩言在洛阳的时候经常会找一些残卷来看,因为里面很多东西的记载都很有意思。不过,这本《观马要术》倒是个例外。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