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乱事起

    看着祢衡双眼之中不住闪现的怒火,韩言是一点都不往心里去。如果这个祢衡开始的时候不给氏仪找茬,不是那么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韩言也不会对他心生反感,更不会以一个过客的身份去强压一个未及冠的少年。

    “好了好了,多大的事情呢?有信,正平他年纪还小,有些话说得不太对的地方,还请你多多包容。”孔融转头看了韩言一眼,眼中多是无奈,紧接着又转过头去,轻声说道:“正平啊,你也是,今天是宴请有信的,你怎么还想着卖弄学识呢?要知道今天邀请的这位,可是号称‘韩千言’的当朝少师啊!你才有多大?还是好好学两年再说吧!”

    孔融的本意,是想让祢衡认知到他和韩言之间身份的差距,回去之后好好读书,不要整天没事找事。不过,这话听在祢衡的二中却是不那么好听了。

    想他祢衡,小时候就被人称作辩才无双,为人一向刚毅,又怎么可能忍得了这样的轻视?孔融是为了他好,不过在他看来却不是如此了。

    ‘啪’的一声猛拍了一下桌案,祢衡站起身来,拿手一指韩言,大声说道:“久闻少师才名,今日里得见,正平心中甚是激动。刚才正平心中突然有个想法,不知道该不该说给少师您听呢?”

    “该不该?你竟然问我这种问题?”嘴角一扯,韩言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心说这可是你小子自己送上门来的,可不要说我不给你留脸面了。当下韩言一整衣衫,做出一副思考的样子,慢慢地开口说道:“既然正平你问我该不该说,那我就帮你分析一下。你有些话想跟我说,但是你却是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说,这么说来在你的潜意识里面你是认为那些话是不该说的,你说是也不是?”

    “啊?这……”

    本来还等着韩言那‘非是即否’的答案的祢衡,听到韩言的这番话直接就愣了。

    其实不只是祢衡,

    在场的众人听到韩言的这番所谓的‘分析’之后其实都有些惊讶,只不过以祢衡的反应最为强烈罢了。

    将众人的反应尽收眼底,韩言可谓是在三伏天里面突然吃了个大西瓜,浑身上下舒爽的不得了。小心地掩饰起自己内心的愉悦,韩言摆出一副凝重的神态,接着说道:“既然正平你自己都是人为那些话不该说的,那你为什么还要问我呢?你问问你自己,那些话你该说吗?你该对我说吗?嗯?”

    “你……我……这……”

    本来就没接触过多少人的祢衡,在韩言这种长久混迹的人面前,面对着韩言的挤兑,一下子就说不出话来了,只知道拿手指着韩言,脸色越来越显红润了。

    “你什么你!我家主公也是你这么个不知道哪里来的野小子可以随便点指的吗?再不将手放下来,当心我折了你的手指!”

    昌豨圆睁二目,一副嗜血成狂的模样,死死地盯着祢衡,似乎对方稍有不对就会扑上去一般。

    “昌豨!你怎么能如此说话呢?这可是太守大人的酒宴啊!以后可不能再如此了!”

    虽然口中是这么说着,韩言也是摆出了一副责备昌豨的样子,但是任谁都看得出来,这不过是韩言对于孔融的敷衍罢了,也只是让两人面上不那么难看。

    “够了!”孔融一拍桌案大喊一声,也不知道是说谁,紧跟着就看到孔融指向了祢衡,恨声说道:“你这小子,怎么一点的规矩都不懂?少师在此,你怎么还敢胡言乱语?快快退下,莫要再让少师生气了!”

    一听孔融对自己的称呼,韩言心知对方这是动怒了,像这等文人动怒,从来都不会直接找对方的麻烦。不过这样一来,韩言就要站出来了,只见韩言向着祢衡轻轻比划了两下,这才开着身边的孔融开口说道:“一个半大的小子罢了,太守何至于如此生气?刚才的事情不过是席间的一些小事罢了,没必要多加苛责的。再说了,这人反正都已经来了,依我看也没有必要如何如何的,好好在这坐着就行,只要这孩子不要再妄自开口便好。”

    “正平,你听见没有?还不给有信赔罪?”

    听完韩言这示好的一番话,孔融立刻就心情舒畅了,随之这称呼也改了回来。

    “是!”祢衡有些不情愿地答应一声,端起酒樽来就想跟韩言赔罪,“少师,我……”

    不等祢衡说话,韩言已经先一步端起酒杯,向着在场的众人举了举,大声说道:“今日里承蒙各位的宴请,有信心中不胜感激。刚才有些许的小事有惹得各位不高兴的,有信在这里给各位赔礼道歉了!”

    说完话,韩言一饮而尽,低下头来,酒樽平着身子在韩言面前划过,向众人示意着韩言已经喝干了。

    “哈哈!少师客气了!”

    “就是,少师太客气,这都不叫事!”

    一片应和声中,众人一同端起了酒樽,向着韩言回了一礼。

    “嗯!本来今天这第一樽酒,我是应该敬太守大人了。只不过我这年少轻狂,刚才有些失了分寸,无奈之下不得不先向众位宾客赔一杯酒。还望太守大人不要介意啊!”

    说着话,韩言挥手招过侍立一旁的婢女,让其给自己斟满酒液,然后又端起了酒樽,看向了孔融。

    “哈哈!有信你真是太客气,都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你来我这里也不是三两天就走的,还差这一杯酒吗?”

    口中跟韩言客气着,但是手已经不由自主地端起了酒樽,就这样,孔融与韩言干了一杯酒。

    至于说刚才跟韩言起冲突的祢衡?呵!韩言管他的呢?

    待到敬酒敬得差不多了,众人各自拿吃起东西来,间或着聊几句话。

    “少师!”酒也喝得差不多了,滕耽放下了酒樽,向着韩言一拱手,开口说道:“少师如今领兵在外,我看着也有五千之众。不过我们剧县地小人少,实在是不知道少师所为何来啊?”

    “这个……”

    之前派遣胡敏前来的时候韩言已经与其准备好了一整套的说辞,不过看情况似乎孔融根本就没有跟别人说,此时有人问起,韩言立刻就想开口回答。

    “这个啊,之前的时候有信派人过来跟我说过。说是他们这五千人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军务,刚好听说我们这边有黄巾贼余孽横行,因此过来帮我们守守城罢了!”

    在韩言开口之后,孔融立马就接过了韩言的话茬,替韩言解释起来。

    没错,替孔融守城便是韩言与胡敏所想出来的借口。在韩言的思考之中,这孔融为大儒,对于治军必然是不太在行,因此对于黄巾贼余孽的横行自然会无比的头痛,这样一来韩言等人借着这个理由入城,孔融势必会点头应允。

    而听完了孔融一番解释,滕耽反倒是释然了,“原来如此,那黄巾贼的余孽确实也是有够烦人的,平日里他们来去如风,虽然宗宝将军总能将他们击退,但是为了守城却是无力追赶。现在有少师前来助阵,想必我剧县,甚至我们整个北海国,都能有好一阵的安宁了!”

    “是啊!”

    微微一笑,韩言没有多说什么。

    从滕耽的话中,韩言立刻就证实了自己之前的几个猜想。一来这北海国的黄巾余孽必然不少,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孔融才会忍让自己;二来这孔融身边的什么宗宝将军,确实也没有什么真才实学,每次只能够吓跑黄巾贼余孽,却是没有丝毫的建树;第三,也就是关于这些当地名士的,他们对于孔融这个人还是有那么一丝小小的不满,而这也就是韩言能立足的基础。

    “呵!少师您是不知道,那些黄巾贼的余孽,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那么许多。不只是我们北海,整个青州都是有不少,这隔三差五的过来骚扰一番,为了守城我却是也不能对他们如何,每次都看着他们仓皇逃离,心中是在不是个滋味。”

    见说到自己的本职工作了,宗宝自然而然地开口了,也算是把黄巾贼余孽的情况说了那么一个大概。

    北海国的黄巾贼余孽,实则是整个青州之内黄巾贼余孽的一部分。按着黄巾贼起事失败之后,有人站出来在青州境内组织了不少的余孽,号为‘青州贼’,这些人虽然也有像管亥一样种田养家的,但是总归没有那么多的良田给他们中,因此时不时地就会出现劫掠一番。不过要说这些青州贼有多么大的破坏,那倒也不至于的,至少他们不敢对城池如何如何,而对于外面村子里面的百姓也不会动手,谁让他们原来就是种田的苦哈哈呢?

    “此次前来,帮助太守守城自然是一个方面,只不过这粮草供给方面……”

    等着说得差不多了,韩言将自己最根本的那个目的说了出来。无他,来北海首要的问题就是粮草。

    “这个少师放心,粮草我们自然会足量供应,保证不让外面的将士们饿着肚子抵抗那些黄巾贼!”

    不等孔融开口,宗宝已经先一步拍起了胸膛,打起包票来。

    “嗯!既然如此,那……”

    眼看着宗宝答应了,但是宗宝只是个将军又不是太守,韩言点点头算是客气,眼神依旧是往孔融身上飘去。

    “没错,粮草的事情,有信你就不用担心了。有我一口吃的,城外的将士们就不会挨饿,这点你尽管放心!”

    请人帮忙自然不能连饭都不管饱,孔融在大方地应允之后,还小小地卖了点仁义出来。

    “既然如此,那便多谢太守大人了!”

    得到了想要的恢复,韩言自然是松了口气。

    “客气了!客气了!”跟韩言客套了两句,紧跟着孔融看向了来敷衍的宾客,“大家都愣着干什么?来,吃菜,喝酒!”

    一顿酒宴下来,宾主尽欢,唯一有些不太高兴的,也就只有那个上来就被韩言给挤兑了的祢衡了。

    在这场酒宴之中,韩言倒也没记住几个府上,少数记住的几个人也就是氏仪、宗宝、祢衡还有滕家的那三个人了,不过接下来该怎么走,倒也不是那么一句话两句话的事情,因此韩言也就没有多么着急。

    时间走走停停,韩言算是在孔融这里住下来了,这一住就是住到了年底。韩言这边是没什么事情,但是北海国之外的地方却像是开了锅的热油一般,彻底的沸腾了。

    要说起来,还是董卓给自己找的事,不知道董卓听从了谁的建议,任用了大批的如同韩馥、刘岱这样的人。尚书韩馥为冀州牧,侍中刘岱为兖州刺史,张咨为南阳太守,孔伷为豫州刺史,张邈为陈留太守……等等等等,如此多的贤士被董卓提拔起来,然后派出到了各地为官。

    只不过出乎所有人的预料,这些被董卓寄予厚望的贤士们一到了自己的任职之后,立刻就变了一副脸,一个个的都号称要起兵反董卓,杀国贼。

    要韩言说董卓这就是没事给自己找事,虽然说心是好的,想要更好地辅助幼帝管理国家,但是他却忘了他所任命的这些‘贤士’,都是在骨子里面瞧不起他的那些所谓的‘名士’,这样一来,祸事在所难免了。

    岁末年初,所有的事情还都还在酝酿之中,南城羊家却是先传来了丧事,羊家家主羊续病故。当然,这个消息不是传给韩言的,而是传给身为羊续亲家的孔融的,只不过韩言的家小现在都在南城,韩言也用不着再特地派人回去吊唁了。

    孔融很是为羊续的故去悲痛了一番,不过还没等孔融动身前往吊唁,紧接着就是各种的消息传了过来。首先是韩言的老相识东郡太守桥瑁,假做洛阳三公传信,发檄文到各州郡之中,言说起兵讨伐董卓一事。紧接着,离开洛阳数月不见踪影的曹操,不知道什么时候得到了陈留人卫兹的资助,起兵五千响应桥瑁。

    再接着,一切都乱了起来。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