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定征伐

    就像是曹操所说的一般,如果韩馥在韩言等人背后搞一些小动作,到时候联军几十万的人马可就真的没有退路了。况且韩馥这人身在冀州,想要找他的麻烦可是不太容易。

    想通了这里面的问题,众人忍不住同时对袁绍的计划产生了质疑。

    不过袁绍毕竟还是袁绍,虽然说袁隗的死让他感觉到了危机感,但是他能走到今天这步却并不全是靠着袁隗在背后指点,此时面对曹操的问题,袁绍微微一笑,开口说道:“孟德莫要太过担忧,这韩馥想要的可是攻下洛阳之后的次功,如果我们攻不下洛阳,那他想要的不就落空了吗?”

    “可是……几十万人马的斩获,在董卓那里的功劳似乎也是不小吧?”

    相比较袁绍比知道从哪里来的乐观心态,韩言却是觉得这件事情的问题很多,如果韩馥想要转投董卓,这问题可就大了去了。

    “不!韩馥转投董卓的可能性是没有的。”

    不知道为什么,在韩言说完之后,曹操却是一改前态,替袁绍说起话来。

    “可能性是没有的?兄长你为什么这么说?难道说这韩馥与曹操之间有什么化解不开的过节不成?再说了,这韩馥的冀州牧,似乎也是董卓任命的吧?这种情况下他怎么就没可能投靠董卓了呢?”

    仔细回忆了一下,韩言倒是真想不起来韩馥有什么理由非要跟董卓对着干,毕竟一个是州牧,又是董卓上任之后被董卓任命的,韩馥投靠董卓其实才是正常。

    而就现在韩言已经知道的消息,明摆着站在董卓那边的,除了前西凉的反贼马腾之外,还有辽东太守公孙度等人。与董卓尚且还有公文往来的,就有以徐州此刺史陶谦为首的一批人。哪怕是没有表态的,也有幽州牧刘虞,庐州太守陆康,就将太守刘邈,交州刺史朱符,交趾太守士燮等一大批人。

    如此情况下,如果韩馥在这时候投靠董卓,韩言是一点都不觉得意外的。

    “有信你说的不错,韩馥的冀州牧确实是董卓任命的,但是你要知道,在董卓任命官员之后,韩馥却在帮助我们,这已经是公然与董卓撕破脸了,在这种情况下,就算韩馥想要转投董卓,他董卓又哪里是那么宽容大度的人呢?因此,韩馥的立场是没问题的,有问题的,是他的决心。”

    曹操摇着头,顺着韩言所说的反向驳斥了起来。

    不得不说,曹操的分析是很有道理的。如韩馥一般被董卓任命之后又反叛的人是不在少数的,这些人想要重新站回董卓的身边,问题确实是不小。

    不过,韩言总归是有些不放心的,“虽然可能性比较小,但是韩馥这个人我不了解,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我觉得这件事情不能如此轻率地做决定!”

    “有信你是不是太过多虑了呢?韩馥负责给我们供给粮草辎重,我们完全可以先用他送过来的这些啊!这样一来我们自己的粮草辎重不就都省下来了,到时候就算有什么问题,我们难道还支撑不了十天半个月的?有十天半个月,往别的州郡去调粮草,又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呢?所以说,这次的安排,其实是天衣无缝的!”

    袁绍越说声音越大,仿佛他的信心也是从刚才自己的那番话里面生出来的一般。

    “这……如果你们已经决定了,那我不再说什么了,只不过……这次我不会再把本部的粮草让出来了!”

    深吸了一口气,韩言没有再跟袁绍还有曹操争论,毕竟他手下只有五千人,他同意不同意对这件事情的影响基本是没有的,他唯一能做的,只有表明自己的态度了。

    “嗯!有信你放心,那种事情决然不会再发生!”

    见韩言松口了,袁绍大喜过望,立刻拍着韩言的肩膀许诺起来,只不过双眼看着的,却是不远处的曹操。

    而面对韩言这番别有所指的话,还有袁绍那很是明显的示威,曹操也只能是选择了沉默,毕竟,当时理亏的确实是自己。

    “好了!我们现在先来统计一下,手中各自都有多少的兵马吧!”

    扫了众人一眼,袁绍将脸上的笑容一收,开始变得正经起来。

    “这个……我手下还有残兵六千余,粮草辎重什么的最近补充了不少,应该还是有一战之力的。”

    感觉身边的曹操没有开口反对的意思,鲍信当先开口述说起来。

    “手下能战之士五千,可为大将者三人!”

    相比较鲍信那有些冗杂的报告,韩言的话却是简单了不少,不过却也让在场的众人都为之一惊。

    一般来说,各路人马之中没有大将的几乎是没有的,但是能像韩言这样开口就说出三人之数的,却是也没有几个。像是曹操,虽然手下有曹洪、曹仁、曹纯、夏侯惇、夏侯渊等一大批能战之士,但是却也很难说是大将,毕竟这里面除了领兵之外,个人的战力也是极为重要的,可惜的是,曹操手下战力超绝的现在除了一个夏侯惇勉强能算之外,也就一个刚刚收入麾下的于禁了。

    站在一旁边的陈宫,却是不动声色地打量起了韩言,似乎是在为韩言手下人马不减反增而诧异,可能也有一丝丝的后悔。

    “嗯!二位手下的人都不少,那孟德你呢?前些日子你往扬州等地去募兵,招募了多少人马回来?现在又有多少人呢?”

    似乎将一切都掌握在了胸中一般,袁绍丝毫没有为韩言与鲍信所说出来的表示诧异。

    倒是曹操,犹豫一阵之后,这才开口说道:“之前在成皋的时候手下人马损失颇重,此次外出募兵也不过招募到了两千之数,大体上算下来,应该够一万之数了。那……本初你呢?”

    “我?我手下的人马不多,才三万而已。”

    说起自己的情况,袁绍显然来了兴致,不过似乎是为了保持‘盟主’的形象,袁绍也没有过多的解释什么。

    就在韩言等人商讨如何往旋门关进军的时候,就在洛阳城中,迎来了一位新的客人。

    看着面前略显破败、沧桑的城墙,孔融的心中是百感交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了,如果早知道今日会如此的,那自己何必放下好好的北海来到这种地方受苦?这都要怪那个韩言!如果不是他的话,孔融可不会自信心爆棚到觉得自己可以保卫北海的同时,还能来洛阳这边建立功勋。因此在这方面来说,孔融现在是极为讨厌韩言的,甚至已经到了嫉恨的地步。

    而从其他方面来说,孔融现在也是比较‘想念’韩言的,尤其是当他看到衣衫褴褛的祢衡被人带到自己面前的时候,孔融就已经明白了,不会有什么援军、救兵之类的来找自己了。

    不错,此时陪在孔融身边的,有也只有祢衡一个人了。

    要说是祢衡坚韧不拔呢,还是应该说他是死脑筋。在让韩言用言语挤兑了之后,祢衡就一直往成皋的方向走,一刻都不曾回过头去。也许是为了面子,也许真的是为了孔融的‘知遇之恩’,总之祢衡就这样靠着双腿来到了城皋之外。

    走了也不知道多少天的祢衡,在见到城门的城门的那一瞬间,直接就昏倒在地了,如果不是他那破烂的衣服尚且还能看出一丝富贵的模样,守城的人是绝对不对管他的死活的。而就在祢衡醒过来表明了身份之后,他也自然而然地被带到了孔融的面前。

    想想自己这些天受过的苦,祢衡的心中就是有千言万语都难以说尽,因此,祢衡一句话都没有跟孔融讲。

    不过,孔融已经从祢衡身上的衣服以及脸上的面容察觉出了端倪,轻叹一声之后,没有再说什么。

    而成皋的守将徐荣,自从因为追击韩言与曹操而丢了成皋之后,便带着人驻扎在了荥阳,不过因为后来截击了孔融的缘故,徐荣又想将孔融带回洛阳去邀功。

    一来二去,徐荣下定了决心之后便带着手下的骑兵往旋门关而去,只不过在路过成皋的时候却是发现了异样——本来已经被韩言等人占领的成皋此时已经人去城空。

    见到这种情形的徐荣大喜过望,立刻回转荥阳带着本部的人马往城皋而去。押送孔融是为了将功补过,但是现在成皋失而复得,徐荣没有理由不先整理好成皋的一切。不过因为曹操等人离开成皋的时候还做了一些破坏,因此徐荣很是花费了一段时间才整理好了城皋。

    再之后等着徐荣腾出了手来,这才带着孔融赶奔洛阳。

    此时看着身前呆呆发愣的孔融,徐荣有些不耐烦了,躲过身边士兵的一杆长枪,倒转枪头用枪身狠狠地拍了孔融的肩膀一下,冷声道:“我的北海相!我劝你还是不要想太多了,到了这个地方,别说是个大活人,就算是只鸟,也别想飞出去了!”

    “想太多?我想什么了?能够到京都之中陪伴天子,我又有什么好想的呢?倒是将军你,这次回来,怕是少不得要挨上一顿训斥了!”

    听到身后的徐荣开口,孔融笑着,转过了身来,脸上倒是没有丝毫的惧色。

    “你……”

    被孔融一反驳,徐荣顿时气结,却是找不到话来反驳孔融。

    就像孔融说的,虽然说是徐荣把他捉回来的,但是徐荣却对他没有丝毫的办法。因为孔融不仅是十八路联军之一,更是至圣孔老夫子的后代,也是名传天下的大儒,这种情况下,战场之中失手杀了也就算了,生擒之后,谁又敢对他做些什么呢?别说是他徐荣,就算是把孔融送到了董卓的面前,董卓照样也不敢对他下手,无他,杀大儒的名声实在是太不好了。

    哪怕董卓之前废立天子,那也是有着前辈霍光的典范,并且拿着先帝的遗诏才敢进行的。虽然不知道董卓手中的‘遗诏’是真是假,但是这个遗诏却是代表了法理。就算是韩言等人组织联军,却也没有用董卓废立天子为借口,而是说他把持朝政,架空天子。

    孔融很是明白这个道理,因此他不仅不怕,反而还能开心地笑出声来。而徐荣也明白这个道理,因此才没有对孔融有太多的苛责,只不过此时看着孔融的小脸,却是让徐荣的心中十分的暴躁了。

    “哼!你不要忘了,你现在还没有进城!”

    冷哼一声,徐荣很是气愤地说道。

    “哦?那又如何呢?我已经到了洛阳的城门口了,徐将军你还敢将我怎么……”

    最后的一个‘样’字还没说出口,徐荣手中的枪杆已经再次到了孔融的肩膀上,只听‘啪’的一声,孔融栽倒在了地上,再也说不下去了。

    “还敢将你怎样?只要你一刻没有面见天子,老子就敢宰了你,更不要说你现在连洛阳都没有进去!这么说,你信是不信啊?北~海~相!”

    徐荣说到最后的时候,很明显地拉起了长音,是在有意地羞辱孔融。

    而面对徐荣如此的反应,孔融在身边祢衡的搀扶之下慢慢地站起了身来,却是再不敢多说了。

    “你……”

    祢衡看不过眼,上前就要驳斥徐荣。

    不过孔融却是及时地拉住了祢衡,看着徐荣那副跃跃欲试的表情,神情淡漠地开口说道:“身为叛军,战场之中死伤由命,虽然现在人还活着,但是又跟死了有什么区别呢?将军说得对,是在下失礼了!”

    “哼!算你识相!”

    见孔融服软了,徐荣也就没有再闹下去,一抖丝缰,径直往洛阳城而去。

    “大人,您……”

    看着有些沧桑的孔融,祢衡忍不住开口叫道。

    “无妨……无妨……”

    孔融右手轻摆,跟在徐荣的背后,被其手下押送一般往洛阳城内走去。

    只不过,看在祢衡的眼中,孔融像是平白无故地老了几十岁一般……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