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欲退兵

    做都已经做了,再说后悔也已经晚了。面对着垂头丧气向自己走来的典韦,韩言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只能是报以愧疚的眼神,至于说道歉什么的就没有必要了。

    “有信!这是怎么回事?”

    感觉事情有些不太对劲,曹操连忙凑了过来,压低了声音问道。

    “没什么,只不过,我觉得这个人也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而且他武力超群,如果能在阵前说服他的话,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吧?”

    没有说明事情的真相,韩言已经开始对曹操有所保留了。

    虽然说吕布迎娶韩秀儿就在韩言离开洛阳之后的那几天,曹操当时还没有走,不过看现在曹操面对吕布这一脸的漠然,显然在韩言走后就没怎么关注过韩府里的事情了。更进一步的,可能连韩言岳父那里都不怎么去了,不然也不会对吕布这样陌生了。

    “嗯!如果能够劝降他的话,那自然是一件好事,不过……”

    曹操皱了皱眉,倒不是对韩言的话起了疑心,只不过心中总是有一些不安。

    “没有什么不过的了!我现在就出去跟劝降,若是不成,兄长也不要怪我就是!”

    说着话,韩言手中的丝缰抖动,驱使着胯下的五明骥往军阵外走去。

    “哎?这就去了?”

    狐疑地看了韩言一眼,曹操皱着眉去到了袁绍的身边,不知道又要商量些什么了。

    不去理会曹操那边的情况,韩言心情复杂地驱马离开了本阵,来到了吕布的面前。

    “哥……下应该是当朝少师吧?”

    吕布开口就想喊韩言,只不过却是看见韩言很是隐秘地摇了摇头,心中一惊,立刻就改了口。

    “不错!便是在下!难为你吕奉先还记得我啊!”

    点了点头,不只是承认吕布口中的称呼,更是在为自己松一口气,毕竟这时候韩言已经明白,吕布能理解自己那些小动作的含义。

    “少师身为国之重臣,本该在天子驾前教导圣贤之书,何故与我在这战场之上相见呢?”

    两军阵前,又是古人相见,但是碍于身份的原因,吕布也只能是忍耐着,开口与韩言打起了官腔。

    “何故在这战场之上与你相见?这话也是我想问的啊!唉!”长叹了一口气,韩言挥手撩开了自己身前的衣摆,“若不是董仲颖倒行逆施,杀害了太傅袁隗一家,我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不管她袁隗犯了什么罪,满门抄斩这种事情,怎么随随便便就做出来了呢?”

    “少师!这其中的缘由您不清楚!实在是因为……”

    下意识地,吕布想要给韩言解释。

    “好了!其中的缘由我是不清楚,不过我也没有必要知道了!现在太傅已死,董仲颖若是没个交代,事情可就没那么简单了!”

    韩言摇了摇头,很是随意地说着。

    其实两军阵前的这两个人,都知道对方说的话一点的价值都没有。毕竟关东联军组织起来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讨伐董卓的借口也早就已经定了下来。现在韩言拿袁隗全家被杀的事情来说,只不过是没话找话罢了。这样等韩言回去面对袁绍的时候,总也是有个说辞,哪怕这说辞不会让袁绍满意,但是却也能堵住他的嘴了。

    “既是如此,那少师您出阵来,又是想要做些什么呢?”

    吕布的眉间皱了皱,很是不明白韩言为什么会站出来。

    “想要做些什么?我想劝你们这些人早些醒悟,不要再跟着逆贼一路走下去了!现在回头,还不算太晚!”

    拿着官腔,韩言摆出一副要劝说吕布的架势。

    只不过,在摆出架势的同时,韩言的右手也抬了起来,隐晦地向着南方指了指,然后伸出了三根手指头,紧跟着,右手向外甩了出去,就像是在甩衣袖一般。

    吕布顺着韩言指的方向看去,正好看见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出现在了自己的视线之中,再想想韩言比划的那三根手指头,吕布似乎明白了深白,向着韩言轻轻点了点头。

    “喂!吕温侯!这战场之上不是让你叙旧的地方,怎么还跟人家聊起天来了?”

    城头之上,突然传出来了冷冽一个声音,似乎身份比吕布还要高上那么一些,此时正开口指责着吕布。

    听到这个声音之后,吕布的脸色明显地变了变,随即歉意地对着韩言一笑,手中的画戟就要举起。

    韩言的手对着吕布轻轻压了压,随即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对着城头之上高声喊道:“故人相见,难道阁下不打算下来跟我一叙吗?”

    “跟你一叙?我跟你这逆贼之间有什么旧好叙的?莫要多言,如果不想死在两军阵前,你就快些退去,也好过这样拖延!”

    虽然依旧不客气,但是仅从话语之中也能听出来,城头之上的人面对韩言的时候,明显没有如刚才那般冷酷,而是有了一些生气。

    “哎!话可不是这么说的!你当我是逆贼,可是在我的眼里,你又何尝不是逆贼呢?这种立场之争在百姓的眼里可能是必要的,但是实际上你我都知道,这对我们双方毫无意义,你又何必在这里打什么官腔呢?”

    韩言摇着头,丝毫没有因为对方的劝解而萌生退意,反而更加兴奋地跟对方辩论了起来。

    “打官腔?韩有信!我敬你身为天子少师,因此不愿意在这种情况下对你出手,若是你再这样胡搅蛮缠下去,可莫要怪我李文优不给你留情面了!”

    城头之上,显现出了李儒的身影,此时看向韩言的目光之中,有了那么一丝的恼怒。

    “哎哎哎!文优啊!多日不见,你怎么变得如此的暴躁了呢?这样不好!这样不好啊!”

    韩言摇头晃脑的,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但是实际上心中却是开始思量起旋门关之内的情况了。

    吕布在董卓的军中没有什么地位,这不用多说韩言也能明白,毕竟吕布也没有什么功绩,能在董卓手下站稳还多亏了原来武猛都尉丁原手下的那帮人愿意跟着他。

    算起来的话,现在董卓手下的那帮值得委以重任的应该也就是他手下的那帮西凉旧部了,而能够驻守在这里的,应该也就那么几位。不过这些人都没有露面,反倒是李儒出现了,这就让韩言有些想不明白了。

    李儒现在似乎官至郎中令,如果说是李傕或者郭汜,甚至是说张济为主帅镇守旋门关那都不让韩言有什么动容,但是李儒出现在这里……那城内做主的究竟是谁呢?

    “不好?你若是再不退去,我可就要让人放箭了!”

    李儒深深地吸了口气,看向韩言的双眼也开始眯了起来。

    “哎哎哎!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啊!”看着城头之上突然出现的那一排排弓箭手,韩言脸上的笑容突然凝固住了,紧跟着说道:“再容我问一个问题,就一个问题,看在以往的情面上,再容我这一个问题,可好?”

    “那好,就最后一个问题,说完之后,立刻给我走人!”

    闭上双眼吸了口气,李儒压抑着自己内心之中的冲动,总算是没有下令让手下的人房间。

    吕布身前,韩言双眼转了转,随即嘴角上扬,笑了起来,“那好,文优你就跟我说说,如今的洛阳城中,已经是怎样一个光景了吧!”

    “怎样的一个光景了?”看着韩言笑了起来,李儒的脸上也带上了笑容,只不过随之就让意思阴狠给取代了,“好你个韩有信!洛阳城中是怎样一个光景?这算哪门子的一个问题?莫要在此纠缠,快快离去,不然别怪我李文优……不留情面!”

    “哎哎哎!这怎么就不是一个问题了?不是说好了回答我一个问题么,你现在怎么又反悔了?这可不应该啊!”

    看着李儒身旁的弓箭手随着李儒的指令开始弯弓搭箭,韩言的心脏不由得狠狠地跳动了两下,急声辩解起来。

    “一个问题?就算你这是一个问题,我也没有许诺过你一定要给你答案吧?”李儒脸上的神情全都敛去,随即变得冷漠起来,向着两旁的将士轻轻挥了挥手,开口说道:“放箭!”

    就在李儒挥手的那一瞬间,韩言一名知道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因此也来不及去指责李儒跟自己玩文字游戏,手中丝缰一抖一进拨转五明骥往本阵跑去了。

    就在韩言的身后,吕布微微摇了摇头,挥手扬起手中的方天画戟拨开了几支乱飞过来的羽箭,随手勒紧了丝缰,往旋门关的城门而去了。

    多亏韩言胯下是五明骥,换一匹马来可能都做不到如此悠闲地躲避羽箭。如果要说的话,此时的五明骥,就好像是在箭雨之中跳舞的舞者一般,左突右进,总是能躲开那些紧随而至的羽箭,就好像……五明骥的后脑也长了眼一般。

    就在韩言的身后,羽箭紧紧的跟随着五明骥的脚印,一支又一支地插在了地上,直把军阵之中的黄忠等人看得冷汗直流。

    等韩言快到本阵的时候,羽箭的射程其实早就不够了,不过城头之上的弓箭手却依旧不停歇地弯弓搭箭,似乎韩言依旧停留在他们的射程之中一般。

    再回过头去看的时候,韩言也只能看见吕布的背影消失在城门之中,紧跟着大门紧闭,他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唉!”轻轻地谈了口气,韩言转脸就带上了笑容,迎上了向自己而来的曹操,“兄长。”

    “嗯!有信,你怎么样?没被伤着吧?”

    看不出韩言身上有什么不妥,但是客气话还是要说的,哪怕曹操与韩言的关系曾经合适亲近。

    “我倒是没事,只不过看来今天是没什么斩获了。”

    微笑着摇了摇头,韩言看向了袁绍所在的方向。

    要韩言自己来说的话,其实今天袁绍的作为就是脑子有病。两军阵前,一方有城墙作为依托,一方却是什么都没有,斗将赢了又怎么样?难不成城内就没有了领军的人了?这样徒劳无功,白白在这里浪费精力的事情,韩言真的是不明白袁绍到底在图什么。更不要所,袁绍还折了三员将领在这里了,哪怕这三人不是什么大将,但是总归也是袁绍军中能叫得出名号的人来,虽然韩言不认识他们,但是可以想象这三人的死对于袁绍军中的士气会有不小的打击。

    就韩言所见到的,此时袁绍的脸色已经变得铁青,虽然不知道他身边的逄纪在说着些什么,但是可以想象应该是劝说的话语,只不过看起来,应该是毫无效果的。

    “我说,袁本初这次该不会气炸了吧?”

    韩言摸着自己的下巴,看着远处沉默不语的袁绍,很是感慨地跟身边的曹操说着。

    “这个是一定的吧?毕竟攻打旋门关就是他的提议,而今天这次示威也是他组织的。闹到现在这个样子,袁本初没有气得吐血,就已经很有气量了!”

    站在韩言的身边,曹操也忍不住摇了摇头,附和了起来。

    “接下来怎么办?直接退兵还是继续搦战?还是说再找袁本初商量下?”

    韩言左右无事,干脆与曹操闲扯了起来。

    “搦战?有什么好搦战的?你、我还有袁本初手下,有谁能打得过那个吕布吕奉先?再说就在打得过,杀了那个吕布又能如何?那吕布明显不是什么太过重要的人物,杀不杀其实并不重要。”

    曹操摇了摇头,似乎是回想起了刚才吕布那英勇的姿态,忍不住感慨出声了。

    “那……我们各自退兵?”

    依旧是试探,韩言与袁绍的关系还算是不错,这种时候出头,实在是不值当的。

    “退吧退吧!让他袁本初一个人在这里闹,反正我是不会陪他待下去了。”

    说完,曹操摆了摆手,不再理会韩言,转身向着自己的本阵行去。

    “公子,我们走吗?”

    等着曹操走远了之后,黄忠凑了过来,开口问道。

    “为什么不走?回去以后好好休息一下,晚上有你们的事情做!”

    看了一眼袁绍,韩言不再多说,抖动丝缰就往营地的方向走去。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