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拥北海

    这不现实啊!

    上一次韩言之所以能够成功,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利用了孙观等人与臧霸之间不合,然后再有糜芳提供的一批人马帮助韩言赶走了臧霸,韩言这才能够靠着自己‘少师’的名头唬住孙观等人。之后孙观等人被带着去了北海,人生地不熟再加上孙观等人本身的势力不够,因此才能镇压住这么一批人。

    可是这一次韩言能怎样?靠耍嘴皮子?别闹了!

    青州可不比开阳城,城里面就算是有韩言耍嘴皮子的余地恐怕也不会太多,想要左右逢源拿下青州城尚且不易,就更不要说占领青州全境了。要知道,青州的黄巾贼可是不会去听韩言发表演讲的。

    想要慑服青州黄巾贼,唯一的途径就是摆出更多的人马,直接以强大的阵容来打服了他们。不过现在的问题恰恰就在于,韩言手上没有兵了。

    就在韩言苦恼之际,荀靖突然间就笑了,“哈哈哈哈!有信啊!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现在势单力薄,所以才有些苦恼啊?”

    “是啊!老师,您也知道,我的人马已经都带到了司隶,现在正让汉升带领着驻扎在河内,您想要我做的事情,以我现在的能力,实在是……实在是……”

    少年不知愁滋味,韩言当初敢带着黄忠就去开阳城,那是因为他知道开阳城内没人能把他如何,可是青州不一样啊!一不小心说不准就要出点事情。

    才刚当了爹,韩言可不想让自己的儿子早早的就没了爸爸。

    “嗯~~~!这个问题,倒也好说。”

    轻轻捻了捻自己的胡须,荀靖沉吟起来。

    “哦?老师有办法?”

    虽然觉得有些不太可能,但是仔细想想,自己的老师似乎也没有戏耍自己的理由,因此韩言的精神,也开始振奋了起来。

    “办法?我有什么办法?这办法啊,还在你自己的身上!”

    荀靖轻笑一声,抬起手来在韩言的肩膀上轻轻拍了拍,紧跟着转过身去绕过了韩言,往门口那边去了。

    “哎?在我身上?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韩言觉得荀靖的这一番‘激励’来得莫名其妙,忍不住开口叫了起来。

    “韩兄,你啊!真是当局者迷啊!”伸手拦住了想要叫住荀靖的韩言,羊秘开口说道:“你的身边没有人,可是在别的地方就没有了吗?比如说那北海……”

    “北海!”

    听到了这两个字,韩言当时就愣住了。

    对啊!北海!

    当初韩言跟孔融离开北海国的时候,出于某些原因的考虑韩言就将一部分的人马留在的北海,并且还让糜芳统领他们。而且之前的时候跟董白聊天,韩言才发现黄叙、曹休还有那个项翼去了北海国。

    现在羊秘这么一说,韩言这才想起来自己在北海国那边还有一支人马!

    不过问题是,这些人马还是不够啊!

    不是韩言自卑,而是韩言清楚得记得,后世史书之中对于青州黄巾转换而成的青州兵的计量单位,那可是十万啊!虽然记不清到底有几十万,但是确确实实青州黄巾是有数十万之众的,可是自己留在北海国的那些……就算加上孔融手下留守的那些人,恐怕也不够一万啊!

    “上一次是双骑称雄,这一次虽然多了几千倍……可是似乎丝毫没有卵用啊?”

    不能说韩言怂,但是韩言真的是怕了,自己想回来歇两天,怎么又摊上这么一档子的事情呢?

    “那个……韩兄想吃鸡蛋的话,我去让人给你做一些去。”

    不明白韩言说的那个‘卵用’到底是什么意思,羊秘也只能是靠猜的。

    只是现在韩言的心思根本就不再吃上,倒也难为羊秘了,“我说大秘秘,这件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老师让你来肯定是希望你跟我一起去完成这件事情,但是且不说如何去做,做不做这件事情我们都要好好地考虑一番,至少……我要考虑一番啊!”

    “那我们……等等再说?”

    羊秘点了点头,想要同意韩言的意见,但是却有些犹豫。

    “再等等吧!”白了羊秘一眼,韩言也是懒得再去说他,摇了摇头,转身就要离开,“这件事啊,可没那么容易!”

    “可……可是要等到什么时候啊?”

    见韩言这就要走,羊秘忍不住又嘀咕了一句。

    说句公道话,倒不是羊秘有这样那样的心思,实在是已经没有办法了。

    韩言是说要替羊家借钱,但问题是现在韩言根本就没有那个功夫去做事,而且就算韩言不顾一家子的妻儿老小立即出门去做事,这一来一回也是需要花费不少的时间。再有一方面,羊家现在也确实是需要给这么一个靠山来让他们完成从小门小户到世家豪门的转变,因此羊秘才会听从荀靖的话来这边。

    不然的话,就算他羊秘再怎么尊敬荀靖,又哪里会掺和到这种事情里面来?虽然这种事情名义上说是为了朝廷镇守一边,但是真要是出点什么事情,这对于羊家来说可就算得上是灭门之祸了。

    可惜的是,以目前羊秘的阅历,真的是想不出自己还有什么办法来了。也因此,韩言的态度对于羊秘来说,就显得非常重要了。

    只不过,这些事情韩言都是不知道的,“等到什么时候?等到海枯石烂之时,便是你我二人功成之日!”

    “韩兄,莫要玩笑!”

    这一次,就算是羊秘再不知道后世的玩笑话,也知道韩言这是在拿自己取乐了。

    “玩笑?确实是玩笑。我说大秘秘,我这边夫人刚生完孩子,不说给不给孩子办酒席的事情,就算是按着人情来说,怎么我也得陪夫人个三五天的吧?哪有这一回来又把我支出去的?”

    相比较羊秘,韩言更是觉得自己委屈。

    不过也是,韩言昨天才到的南城,紧跟着晚上蔡琰生孩子他是一晚上没睡,这还没好好休息,荀靖告诉他需要拿下青州,这也就是现在韩言没有精神衰弱了,不然的话早就发脾气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