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 定计策

    离开了荀靖的书房,韩言不知道在自己走之后羊家两兄弟只见竟然还有那么一场对话,不过就算韩言知道的话,恐怕也不会放在心上。

    或许羊秘确实是一个宅心仁厚的读书人,更是韩言少有的至交好友之中的一位,但是羊秘现在已经不单纯是一个简单的读书人了,一家之主显得有些市侩,本来就不是什么让人值得惊讶的事情。

    况且,羊秘再怎么说也没有去谋算韩言,为了其家族而有些小小的腹黑,其实多多少少是能够让人理解的。

    就算不说羊秘,韩言自身也未必有那么单纯,不然的话,韩言与曹操之间就不会有这样或者那样的误会,更不会在两人只见产生隔阂。

    所以说,人总归是要长大的,世间环境如此,说什么其实都是没有用处的。

    离开的荀靖的书房,韩言也没有说再去看看蔡琰,当然更没有去休息,毕竟还有青州那么一档子的事情,虽然说是五日之后再出发,但是如果不提前做一些准备的话,韩言都不能相信自己能在五日之内拿下临淄城了。因此一转身,韩言来到了典韦等人休息的地方。

    而韩言来得似乎也正是时候,孙观正拉着乐进不知道说着些什么,看乐进的样子似乎才是刚从荀靖的书房那边回来就被孙观给按住了。而典韦,好像是刚上完厕所,正站在门前准备推门而入。

    “怎么?都没有休息呢?”

    抬眼看了一圈院子里的情况,韩言声音平淡地说道。

    “啊!主公!”

    像是看见了救星一般,乐进连忙甩开了孙观的手,小跑着来到了韩言的身边。

    “主公!”

    瞪了一眼乐进,孙观也跟着来到了韩言的身边。

    典韦没那么多话,看见了韩言之后,直接迈步就往韩言这边走了过来,差不过跟孙观同时到了韩言的身边。

    “嗯~~~!”

    看着三人都到了自己的身边,韩言这才沉吟一声,点了点头。

    “主公,您有什么事情吗?”

    可能是怕孙观再找自己的麻烦,乐进连忙开口问了起来。

    “哦,有些事情,需要你们去办一下!尤其是仲台你,这件事情要以你为首!”

    韩言点点头,神色很是轻松。

    “嗯?什么事情?”

    相比于乐进,孙观要显得稳重了许多,神色也要更加凝重。

    “是这样,我这里有些事情需要去办,是有关北海那边的事情,弘毅和文谦两个人对那边的事情都不太熟悉,所以让他们两个人带头去办多少会有些不方便。不过,仲台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扫了三人一眼,韩言没有丝毫避讳的意思,当着三人的面就说了起来。

    不过这事情也没有什么好避讳的。北海那边现在是糜芳在主持大局,而孙观等三人之中只有孙观跟糜芳打过照面,让他带头去办的话显然要比另外两个人要简单许多。

    而孙观自然是明白这方面的到底,因此也没有多话,安安静静地等待着韩言的下文。

    “嗯,你们先去给我照一张青州的地图过来。”

    见孙观不说话,韩言也知道现在该是自己下命令的时候,只不过手头没有青州的地图,想要做出安排也是力有未逮的。

    要说还是乐进机灵,在韩言的话说完之后,立刻点了一下头,“是!主公!”

    紧跟着,乐进飞奔而去,似乎是进了自己的屋子,紧跟着没多长时间又从屋子里面跑了出来,手中还拿着一张有些泛黄的纸张,看起来似乎有些年头了。

    来到了韩言的面前,乐进很是恭敬地捧着这张黄纸双手托到了韩言的面前,邀起功来,“主公,您要的地图!”

    “这是地图?你从哪得来的?”

    狐疑地看了乐进一眼,韩言很是疑惑。

    虽然说刚才要地图的那番话是对着三个人说的,但是实际上韩言是说给孙观听的。毕竟典韦和乐进怎么看也不像是有地图的样子,可是现今乐进却拿出来的一份地图,这又说明了什么?

    乐进没有回答,只是沉默以对。看见乐进的这幅样子,韩言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

    有了地图,自然没有不用的道理,从乐进的双手之中接过了地图,随手展了开来,又是让韩言吃了一惊,因为这并不是一张青州的地图,或者说,这不仅仅是一张青州的地图。

    这张地图,是一张中原地区的地图!

    当然,这么说其实不是特别的准确,因为这张图是残破的。地图上面是有青州,而且除了青州之外还有兖州和徐州的大部分,已经往北面冀州和幽州,以及靠西的司隶、并州。不过可惜的是,这张地图似乎是有人有过损毁的念头,从兖州中部开始往下也就是往南的部分有明显烧灼的焦黑痕迹。

    不仅如此。地图之上本来应该存在的扬州、荆州、交州、益州还有凉州基本上都是没有的。就算是并州,其实也只是靠南的大部分地区罢了,往北边南匈奴肆虐的地方也跟兖州的南边一样被损毁了。

    深深地望了一眼乐进,韩言没有多询问,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哪怕自己是‘主公’,也并不代表自己可以去窥探手下的隐私。如果日后乐进愿意跟韩言说的话那韩言很有兴趣去聆听一番,不过如果乐进不想说的话,韩言觉得自己也没有必要去逼迫人家。

    打开了地图,韩言细细观察起来。

    虽然说兖州南部包括泰山郡在内的大部分都被损毁,甚至已经没有了南城的存在,不过好在韩言要找的东西跟泰山郡南城这边没有一点关系。

    仔细看去,韩言的目光落在了青州之内,北海国所属的那一块土地之上。

    北海国的治所是剧县,也就是之前孔融所在的地方,当时韩言在收服了‘泰山贼寇’孙观等人之后,在那里可是住了不少的时日。

    青州的治所是临淄,乃是在齐国之内,因此临淄也正是齐国的治所所在。

    北海国和齐国,正是毗邻的两处地方。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