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办酒宴

    “言哥哥!言哥哥!醒醒啊!醒醒啦!”

    一阵声音像是从天边传过来一般,回荡在院子之中。

    听到了这阵声音,韩言只觉得周围好像天崩地裂了一般,所有的屋子都开始摇晃了起来,连带着周围的桌椅也开始晃动了。不过奇怪的是,韩言的身体却是没有丝毫的晃动,震惊下来再去看看周围,韩言这才发现,原本人声鼎沸的院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得空空荡荡了。想来,应该是于吉的收起了他的幻化手段。

    “我说老道,你这是想干……什……么……”

    韩言转头看去,原本就在自己身边的于吉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了。

    骤然遇到了这种事情,也不由得韩言不惊慌失措了。曾经在跟别人闲聊的时候,韩言曾经听一些山村之中的老人说过,如果一个人在梦里出了事情,那么在现实世界中就会永久的沉睡,再也醒不过来了。

    “言哥哥!言哥哥!你醒醒啊!你醒醒啊!”

    声音依旧再不断地传来,与刚才的声音基本上没有多大的区别,只不过声音好像比刚才更大了一些。紧跟着,韩言感觉自己的脑袋竟然突然开始变得昏沉沉的了,似乎是在有人摇晃自己的脑袋一样。

    “啊啊啊!不要晃了啊!”

    被晃得有些头疼的韩言,忍不住伸双手抱住了自己的脑袋,然后直接蹲在了地上,低声怒吼了起来。

    “你……你吼什么吼嘛!真是……真是……”

    这一次,声音不再像是从天边传来,反倒像是近在耳边一样,不过却是带上了一丝哭腔。

    “额……这个声音是……”听到这个声调,韩言突然觉得有些熟悉,再加上脑袋也不像刚才那么难受了,因此松开了双手,朝旁边看了过去。这一看,让韩言吃了一惊,身边站着的,赫然是蔡琰!

    “你……你怎么在这里?”

    难不成自己对蔡瑶真的有什么想法?不然蔡瑶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梦境之中?在这一刻,韩言对自己产生了怀疑。

    “我怎么在这里?当然是过来叫你去参加酒宴的啊!你就这么趴在院子里的石桌上睡觉,也不嫌硌得慌吗?”

    蔡瑶撅着小嘴,满脸的委屈。

    “啊?酒宴?这个……这个……”

    听蔡瑶这么一说,韩言脑子不免有些糊涂。

    仔细打量了周围的环境之后,韩言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已经回到了自家的院子之中,显然是已经从梦境之中清醒过来了。这个时候,韩言是真的松了一口气。

    显然,于吉也只不过是能通过‘入梦’这种手段来进行‘远距离通讯’,而不会对别人造成什么伤害,要不然也不会被蔡瑶这么一个小姑娘给打断了。当然,也不是说韩言心思诡谲,只不过于吉的手段实在是让人忌惮,而且韩言自认跟于吉没有什么太深的关系,要是对不熟悉的人一点防备都没有,那韩言也不可能活到现在了。

    虽然韩言对于于吉的事情还是有一些好奇,但是韩言本身却是没有于吉的那种手段的,因此也就只能是将这点疑惑埋藏在心里,等待下一次于吉来找自己了。

    眼下,对于韩言来说还有一件挺重要的事情,那便是酒宴了。哪怕是韩言参加的酒宴已经数不胜数,甚至已经到了有些厌烦的地步,但是这次的酒宴跟他的儿子有关,那也只能是认命了。

    抬头看看天色,韩言发现竟然已经到了黄昏的时候了,真是不知道自己到底睡了多久。又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韩言冷静了一下,向身边的蔡瑶问道:“瑶儿,酒宴已经开始了吗?”

    “当然啊!酒宴已经开始了。”

    蔡瑶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并不理解韩言为什么会这么问。

    “这个……来参加酒宴的都有谁?”

    得到了不想得到的答案,韩言却一点办法都没有,因此也就不再纠结,随口问了一句想要缓解尴尬。

    本来,像是酒宴这种事情,一般来说都应该是主人家等待客人入席,古今中外唯一的例外也就只有一朝的天子,又或者说是掌权人。唯有位高权重,才有在酒宴上迟到的资格,也才没有人会在这种事情上来挑他的理。不过韩言明显不在此列,外面酒宴已经开始了,可是身为主人的自己却在这里打瞌睡,怠慢了人家,这面子上总归是不好看的。

    不过,这面子问题也是分对谁,如果没有什么外人其实也不是太大的问题。因此,来参加酒宴的人是谁就显得格外重要了。

    “这个……来的人大部分都是羊家的人,除了他们之外也就只有一个泰山郡的郡丞派人过来了。”

    右手的食指按在自己的腮边,蔡瑶歪着小脑袋开始回忆了起来。

    “哦?泰山郡的郡丞?”一郡的郡丞派人过来韩言倒是不觉得稀奇,不过想想自己的家人在这里住了这么久自己竟然还不知道泰山郡还有个郡丞,韩言想想都觉得可笑,因此就多问了一句,“泰山郡的郡丞派谁来的?”

    “派谁来的?哼!拍了几个小鬼头过来,也没有带什么像样的贺礼,明显是来蹭吃蹭喝的嘛!”

    说起泰山郡郡丞派过来的人,蔡瑶显得很是气愤,似乎在他们那里吃了什么亏一般。

    不过与蔡瑶相反的,韩言却是有些欣赏这位泰山郡的郡丞了。千里做官为的是吃穿,一郡的郡丞怎么说也是郡守的佐官,俸禄也能有个大几百石,应该不算是个太小的官了,可是这泰山郡的郡丞竟然做官做到了要让几个孩子出来蹭吃蹭喝,也实在是太过‘奇葩’了。

    不言而名,这位泰山郡的郡丞应该不是很穷,但是绝对说不上富裕,至于说贪污受贿什么的就更不可能有了。来的那几个小孩应该是他的子女又或者亲戚家的孩子,来这里十有八九是想要‘改善伙食’的。

    想想自己上辈子跟着父母蹭过的饭,韩言忍不住笑了起来,“瑶儿,可不敢瞎说啊!”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