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诈

    “哈哈!大家怎么都不说话了?来,喝酒!喝酒!”

    将众人的神色都收归眼底,韩言却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端起了酒樽又继续对几个人劝起酒来。

    虽然说这个年代的酒没有多少度数,但是荀靖的年纪毕竟是比较大了,又跟着韩言等人喝了几杯之后,紧跟着打了声招呼就起身离去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又去羊家找他那个所谓的老朋友去了。

    羊秘倒是有不少花要跟韩言说,不过因为有诸葛家的三个人在这,也不好开口了。羊衜倒是想说话,不过却被羊秘给制止了。

    诸葛家的兄妹三人似乎是有什么心事,在韩言刚才那番话说完之后情绪似乎就有一些低落了,但是在荀靖离开之后,却是更加的沉闷了。

    又喝了大概有半斤左右的酒,诸葛瑾慢慢地站起了身来,向着韩言一拱手,开口说道:“天色已经不早了,酒也喝了不少了,少师大人,我们兄妹三人要跟大人辞行了。”

    “哦?不再多待一会了吗?我看着令弟的精神似乎不太好,不如再待一会,然后直接去我家中的客房休息一晚再说,这样也省得你们兄妹三人走夜路了,这样不是更好吗?”

    韩言说得情真意切,真的是让人没有丝毫拒绝的理由。

    不过诸葛瑾的为难也只是那么一瞬间的事情,在稍微侧转过头去扫了自己的弟弟还有妹妹一眼以后,紧跟着就坚定了下来,转过身来向着韩言一拱手,沉声道:“多谢少师大人的盛情款待,不过大人的夫人才刚刚生产,我们兄妹三人实在是不方便在这里打扰,还是就此告辞的好!”

    “哦?这样啊?既然如此,那三位就轻便吧!”

    本来还是有说有笑的韩言,似乎因为诸葛瑾的‘不识抬举’而有些生气了,面色一沉,语气突然低沉了下来。

    似乎根本就不在乎韩言的态度,诸葛瑾向着自己身边的妹妹还有弟弟挥了挥手,然后向韩言说道:“既如此,那我们兄妹三人就此告辞了!”

    “慢走,不送!”

    韩言阴沉着一张脸,完全没有了最开始那种柔和儒雅的姿态。

    不过诸葛瑾再也不去看韩言一眼,拉着诸葛玥还有诸葛均就要往外走,几步就来到了客厅的门口,眼看着一脚就要踏出客厅了。

    就在诸葛瑾这一脚要踏出客厅的时候,韩言突然间笑了,“哎!对了,我看诸葛亮他刚才吃的好像不是太多,用不用再带些吃的东西回去当宵夜?”

    “不用了,多谢少师大人的美意!”

    诸葛瑾头也不回地就想往外走,回答韩言其实也就是顺嘴撘音的事情。

    不过诸葛瑾再想走,却是发现自己手中拽着的弟弟已经停下了脚步,再也不肯走一步了。想要问问自己的弟弟是怎么回事,却是突然想起来了韩言刚才问自己的那句话,霎时间,冷汗像是清晨的露珠一样,密密麻麻地出现在了诸葛均的额头之上。

    “嗯?怎么回事?”

    看着仿佛如静止一般的诸葛瑾还有其身后的诸葛均,羊衜显得有些疑惑,因此忍不住眨了眨眼。

    “嘘~~!别说话!”

    微不可查地摇了摇头,羊秘的手在桌案之下使劲按了按自己弟弟的手,示意其不要再开口。

    而坐在主位之上的韩言,此时脸上的笑容也越发灿烂了起来。轻轻向着身后的下人招了招手,下人会意,立刻就捧着酒壶凑了上来给韩言的酒樽倒起酒来。‘汩汩汩’的声音响起,打破了客厅之内这沉寂的气氛。

    不过是几个呼吸的功夫,韩言酒樽之中的酒又满上了,轻轻端起酒樽放在嘴边呷了一口,然后轻笑着着说道:“呵呵,怎么了?门外有恶犬拦路吗?怎么站在门口不走了呢?”

    虽然韩言的话中没有标明是对谁说的,但是在场的这些人却都能知道这话是说给谁听的,毕竟现在站在门口的也就诸葛瑾三人了。

    “少师大人,刚才我们多有失礼之处,还望少师大人不要见怪。”

    很是突兀的,诸葛瑾松开了抓着自己弟弟妹妹的双手,转过身来对着韩言一躬到地。

    “哎!这是哪里话?我又不是袁隗那种权臣,没有这么小心眼。”摆了摆手,韩言没有顺着诸葛瑾的话说,反而放下了酒樽,热情地招呼起来,“怎么?是还没有吃饱吗?要不要再吃一点?”

    “这……不用了!我们兄妹三人刚才都已经吃了不少了。”

    虽然有些犹豫,但是诸葛瑾依旧坚定地回绝了韩言的提议。

    “这样啊!那三位需要我派人送你们一程嘛?现在天色已晚,你们三个莫要出了事情才好。”

    韩言没有丝毫动怒的意思,依旧笑呵呵地说着。

    若是袁绍一类的人在这里的话,那么韩言这番话一定能让他们变了脸色,毕竟一般说这种话的时候都是变相的威胁,只不过今天韩言说这番话,倒也是真的出于关系这兄妹三人罢了。

    “不必了。”

    诸葛瑾摇了摇头,虽然动作缓慢,但却十分的坚定。

    “哦,既然如此,三位路上小心。”

    挥挥手,韩言似乎失去了继续跟对方说话的兴趣。

    深深地望了一眼不再盯着自己看的韩言,诸葛瑾又深施一礼,紧跟着转过身去带着自己的弟弟还有妹妹离去了。

    等诸葛瑾三人走了之后,羊秘这才松了一口气,不过紧跟着向韩言询问起来,“呼!韩兄,刚才是怎么回事?我感觉你好像对他们兄妹三人很是……很是……”

    “很是关注?”接着羊秘的话将他的意思补全,韩言开口说道:“这里面的事情你不明白,我也没有把握跟你说明白,所以说,这件事情你就先不要问我了。如果日后还有机会的话,到时我再将这里面的缘故一五一十地告知于你。”

    说完这番话,韩言接着端起了自己面前的酒樽,也不去理会羊秘那满脸的好奇,自顾自地喝起酒来。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