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共识

    下达了命令之后,不等手下的随从回应,糜芳已经抖动丝缰,与孙观一同朝着剧县县城的方向离开了。

    侍从去通知曹休等人,然后准备好坐骑,之后跟着三个人一同往县城那边赶。而糜芳,却是与孙观慢慢悠悠地在路上晃悠了起来。

    “孙将军,主公要你来是有什么事情?难不成是洛阳那边吃紧,需要从这边调兵了吗?”

    左右身边也是没有闲人跟随,就自己跟孙观两个人,糜芳也就没有顾忌那么多,直接开口问了起来。

    听到糜芳的问题,孙观忍不住笑了起来。果不其然,就如同主公所说的一般,糜芳这个人对于战阵之事的欲望,可是要比自己都要强烈的多了。这才刚一见面,糜芳就已经开始问起来是不是要调兵。

    不过孙观这次来,倒是注定要让糜芳失望了,稍微向了一下,孙观开口说道:“糜兄,恐怕要让你失望了,主公此次派我前来,虽然也是有调兵的意思,但是跟洛阳那边是一点关系都没有的。”

    “嗯?跟洛阳没有关系?那是要打哪里?冀州吗?”

    守在北海国内,糜芳的消息却也没有闭塞太多,对于外面的情况,也有那么一点小小的分析。

    “呵呵!糜兄,你就这么希望打仗吗?”苦笑了一声,孙观接着说道:“实话跟你说,这次主公派我来,其实有调兵的意思,也没有调兵的意思,一切还是要看这北海国的情况如何了。”

    “哦?有调兵得意死,也没有调兵的意思?主公究竟是想做什么?”

    终归是被‘困’在了北海国内,太多的事情,糜芳还是不太清楚的。

    “主公有意平定青州!”没有丝毫犹豫,孙观将这次的目的说了出来,“不过因为洛阳那边的原因,所以主公打算先拿下临淄,之后再留守一部分的人手,慢慢地拿下青州六郡六十五县。”

    “哦?原来是这样!那具体的计划是什么?”

    虽然说跟预期的相差有点大,但是至少比留守北海国强了不少,因此糜芳的兴致立刻就高了起来。

    “这……具体的计划我也不是很清楚,这要等见了主公之后才能知道了。”

    孙观感觉有些为难,倒不是有意隐瞒,而是韩言真的就没有跟他交代其他的事情。

    “哦?见了主公?主公这次也要来吗?”

    听见孙观说韩言要来,糜芳的双眼当时就亮了起来,如果是这样的话,这次表现好点未必就没有跟韩言出去的机会。

    “啊?这个啊,倒是我疏忽了!”孙观一拍脑门,突然想起来还没有跟糜芳交代清楚,当下说道:“因为夫人接近临盆,所以主公离开司隶已经有快一个月了。”

    “呀!我倒是把这茬给忘了!夫人可是生了?是公子还是小姐?”

    被孙观这么一提醒,糜芳也是如梦方醒,天天泡在军营里面,倒是忘了还有这么一回事。

    “生了,是位小公子。”孙观很是简洁地回答了一句,不过眼神却变得深邃起来,“糜兄,虽然现在主公还没有太大的野心,不过我看的出来,有些事情并不是主公所能决定的,所以日后可能就要面临一些事情了,糜兄最好还是早作打算的好啊!”

    “哦?面临一些事情?孙将军您的意思是……”

    听完孙观的话,糜芳心中一凛,当时就追问起来。

    不过孙观却是不再解释,只是摇摇头,“糜兄,这件事情出得我口,入得你耳,实在是稀疏平常的事情,不过在短时间内还是不要让别人知道的好!”

    “啊!是,是,是!孙将军说的是!”

    被孙观这么一‘警告’,糜芳也立刻明白了过来,当下练练点头,再也不敢多问了。

    其实要说说起来,糜芳也是知道孙观的意思,只不过因为一时间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因此才会显得有些震惊罢了。

    要知道,从古至今,出了现代之外,不管是哪一朝的人其实都是以多子为福,再加上古代人口本来就少,人们确实需要开枝散叶,再加上又没有什么有效的避孕方法,因此一家里面有上几个孩子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就算是在现代,如果一家子里面的孩子不少,等到家中长辈辞世的时候总也容易因为财产发生纠纷,更何况是古代的权宦之家呢?远的不说,就说曹操,在原本的历史上,曹操的儿子曹丕曾经逼迫其弟弟曹植七步成诗,因而也才有了‘相煎何太急’这种名传千古的佳句。

    虽然说现在韩言还只有一个儿子,但是在孙观等一众手下的眼里,日后子孙满堂自然是免不了的,而这主公家的孩子一多,当家臣、属下的自然就会面临站队的问题,现在相互勾连可是能够占上很大的优势。

    因此,孙观才会提醒糜芳。不过因为这件事情实在不是能够拿上台面来说,因此孙观也没有往深里与糜芳探究的打算。

    剧县离着军营不过数里的距离,虽然说孙观与糜芳二人走得并不算快,但是也不算太慢,因此等到曹休等人追上来的时候,孙观已经和糜芳到了城门口了。

    上下扫视了曹休等人几眼,孙观倒是没有多问。来之前孙观已经将这三个人的情况打听得差不多了,虽然说这三个人的关系都比较‘硬’,但那也是分人来说的,对于糜芳来说要小心对待,但是孙观却是不需要。

    要知道,就算是黄叙的父亲黄忠,与孙观也不过是同在韩言的手下为将而已,虽然说这次被留下镇守河内的是黄忠而不是自己,但是孙观并不认为自己比黄忠差了多少。哪怕自己跟手上的功夫比黄忠差了一些,但是两人在韩言的手下却是同一个级别的,真要说差在哪里的话,孙观更相信是差在跟随韩言的时间上。

    算是看在黄忠的面子上,孙观冲着黄叙微微点了点头,对另外两人却是理都不理,直接跟糜芳并驾齐驱往城内走去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