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真假消息

    最后的这一番话,着实又让袁绍的信使脸色苍白了不少,想想百倍的耳光,真要扇完了自己可能就直接被打傻了,本来还有的偷奸耍滑心思现在已经消失无踪了。就算是多扇自己几个耳光,也总好过被人扇成百上千的耳光要强,看看那些五大三粗的将士,袁绍的信使在这一刻有了一种慷慨就义的觉悟。

    送走了袁绍的信使,韩言却是后悔起来,自己刚才只顾着痛斥袁绍的信使了,却是忘记了还有曹操的信使在旁边,要是曹操有什么私事找自己,那该怎么办?想来,也就只能祈祷曹操的信使没有袁绍的信使那么呆傻了。

    “咳咳!现在闲人已经走了,说说你的事情吧!曹将军派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咳嗽了两声,清了清嗓子,韩言装模作样地询问起曹操的信使来。

    曹操的信使显然也是个比较机灵的人,黑漆漆的眼珠在眼眶之中转了一圈,随口行了一礼,起身之后才开口说道:“是这样,有关旋门关的详细战报,我家将军让我务必要告知少师,毕竟这入洛阳之后,很多事情还是要指望少师的。”

    “嗯!既然如此,那么你便详细说说吧!”

    韩言也不知道信使说的是真是假,不过看起来这小子还是挺会办事的,这也让韩言松了一口气。

    与韩言一样的,桥瑁和刘岱也摆出了一副认真倾听的样子,要知道袁绍等人虽然也会派信使过来告知旋门关的战况,但是大多数时候说的都比较笼统,好多详细的情况比如旋门关内守军的情况都不会明着告诉桥瑁和刘岱二人。这也是再说难免的,旋门关摆明了是进入洛阳的最后一道关卡,只要旋门关被攻下,之后大军便可长驱直入,而让围困敖仓的人知道了旋门关不日就要被攻下的消息,那么会不会想着来分一杯羹?人都是有私心的,所以袁绍也不得不防。

    接下来,就在韩言、桥瑁和刘岱的注视之下,曹操的信使开始讲解起旋门关之内的情况来。

    从吕布离开了旋门关之后,陆续的在旋门关上又调走了几人,之后也派过一些人补上,只是这补上的人往往都是没有什么名气的,单就守城来说都要比换下去的那些人要差了一些。直到前些天,就连李儒都被调走了,这旋门关的防守就更加松懈了。

    不过越是如此,联军的攻击反而越是‘谨慎’。不是担心旋门关之内有诈,而是担心被‘自己人’在背后捅了刀子,可不能忘记,逼死了起兵反董卓的荆州刺史王睿的孙坚,现在就在旋门关外,联军的营地之中。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消息,说是董卓已经准备要迁都了,所以才陆续将自己的得力人马调离旋门关,一是为了镇压洛阳城中反对自己的那些势力,二来是为了防备旋门关被攻破后联军有可能的追击。这个消息极大地刺激了联军之中的人,要不是顾虑太多,恐怕早就一拥而上,拿下旋门关了。

    消息许是旋门关内传出来的,又或者是袁绍还是谁的派人散布的谣言,只是这件事情在曹操看来,却是觉得前者的可能性更大,因为在与旋门关内守军交战的时候不是没人想用这条消息影响旋门关内的守军,只是旋门关内的守军士气虽然依旧低沉,但是却还是悍不畏死的挡住了江东猛虎孙坚的决死攻势。

    这些消息说完,桥瑁和刘岱都沉默了,而韩言观察着两人的神态,揣摩着这两个人的心思,自然也不好开口多说。不过显而易见的,旋门关快要被攻打下来的消息,让二人都开始谋划了起来。

    等了一阵之后,韩言觉得差不多了,这才轻咳一声,开口说道:“曹将军捎过来的这个消息还真是……哎?东郡太守,你这是要去做什么?”

    原来,就在韩言开口的同时,桥瑁已经站起了身来,而跟桥瑁对面坐着的刘岱,此时看见桥瑁站起身来,自然也跟着站起了身来。

    “你们两个……这是要做什么?”

    在自己的营帐之中,身后又站着典韦,韩言当然不怕这两个人敢有什么别的心思,可是对于二人的行为,韩言还是比较好奇的。

    “这个……还望少师见谅,如今得到了这样的消息,我也不瞒您,我要回营去了!”

    桥瑁被韩言一问,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是在韩言的营帐之中,如此没有礼数,显然是不太合适的。

    “哦!原来是这样,那么兖州刺史,你也是这样想的吗?”

    预先做好安排,这自然没有什么好计较的,就算是韩言,也只是因为桥瑁二人还在才没有下达命令。

    不过相比桥瑁,刘岱显然要镇定的多,摆了摆手,轻笑一声,说道:“呵!又不是什么大事,何必要做什么安排?只不过现在事情已经说完了,东郡太守要走,我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正好一道回去了。”

    “既如此,那我就不留二位了,请了!”

    不管刘岱说的是真是假,韩言都不会在意,因为就目前的情况来说,这两人就算是算计也算计不到他的头上。

    “告辞!”

    “告辞!”

    一先一后,桥瑁和刘岱和韩言告辞,然后走出了营帐去。

    等着这二人的脚步声远去之后,韩言才收敛起了脸上的笑容,看着面前站立着的信使,开口说道:“行了,把我那兄长让你带来的信拿出来吧。”

    “信?什么信?少师您不会以为我刚才在糊弄那两位大人的吧?”面对着韩言的质疑,信使的脸上满是无奈的神色,“此次我家将军确实没有信件,而且刚才所说的事情也确实似乎我家将军让我转告少师的,只不过……”

    “只不过话只说了一半,另外还有一些事情你没有透露,是也不是?”

    逢人只说三分话的事情韩言不是不懂,因此在确认了信使还有话要说之后,立刻就打断了信使的解释直接让对方说事。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