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八章:不想见的人

    “啊,吃串里面请。”听到了郑文哲的话,服务员也马上挥手,示意里面有地方。

    郑文哲打开门走进来的时候,这家串店里面确实还有少的人,东北人,尤其是冰城人吃饭的时候喜欢喊,不是没有目的的喊,就是吃饭的时候说话的声音会非常的大。

    这在一些比较偏风情的地方的人看起来,可能就有一些顶不住了,显的很凶。

    但其实只是在说话而已,不理他们就无所谓,因为所有的人都是在喊的。

    可是郑文哲一进来,场面不禁一滞,所有的人几乎都看向了郑文哲,害怕他是过来闹事的之类的,对此郑文哲也就只能无语了,找了一个空桌,郑文哲便直接坐了过去。

    看着郑文哲貌似没有要闹事的意思,屋内的众人再次热闹了起来。

    “吃点啥?我们这的生蚝还挺好的。”这时服务员也拿着菜单走了过来,向着郑文哲问道。

    “先来十个牛肉串,十个蜜汁肉串,四个鸡翅,两个大腰子,五串金针菇,十串土豆片,然后再给我来两个烤烧饼。”接过菜单,郑文哲扫了一眼,便直接报出了自己要吃的东西。

    这边的服务员听着,也马上记了起来,虽然说这些串看起来一个人可能吃不了。

    不过看看郑文哲这块头,他就没有多说,记下了便去那边拿了串,送到了外面。

    按理来讲,郑文哲这样的运动员,吃猪肉是要少吃的,不过快过年了么,到也不差这几天。

    这家的味道可能在这附近并不是最好的,但上串的速度可真不慢。

    不多时,串就上来了,而郑文哲也扒好了蒜,吃串不就着蒜,始终感觉好象少了什么一样。

    一口牛肉串,一口蒜,让两种东西在嘴里面相融合,那味道,真的不是炒菜可以媲美的。

    一边吃着串,一边吃着蒜,郑文哲是吃的挺开心的,不多时,大腰子就上来了。

    腰子,就是肾,一般来讲,是牛的肾,也有一些店家会卖羊的肾,不过一般会标明,不是因为什么职业道德,而是因为羊的更贵……

    羊的腰子一般是十块,十二,而牛的只有六块,八块,价格还是很大的。

    郑文哲是运动员,运动员其实是不可以吃内脏的,但回来过年么,他也算是放肆了一回。

    牛腰子吃起来的口感,其实是有一些怪怪的,味道有些膻,有些骚,有些面,又有一些嚼头,是一种很奇怪的味道,很多的人还是吃不习惯的,不过郑文哲到是挺喜欢吃的。

    当然,喜欢吃的是前世的郑文哲,这一世的郑文哲可不喜欢吃,因为太贵了……

    一顿合胃口的烧烤,真的可以让人变的开心,就像是现在的郑文哲,就变的很开心。

    在烧饭上来之后,就更加的开心了,毕竟这可是以前郑文哲最喜欢吃的主食。

    “哎?这不是郑文哲么?”正当郑文哲在那里吃的开心的时候,突然从远处传来了一个声音,然后两个看起来和郑文哲差不多大的人便走了过来。

    这二人也是才刚进屋,可能是因为郑文哲的块头太大了,他们便仔细的看了一眼,发现还真是郑文哲,毕竟郑文哲吃串的时候,没有办法戴着围脖啊。

    不过不要误会,这二人可不是郑文哲的拳迷或者是影迷,他们是认识郑文哲的。

    而看着这二人,郑文哲的眉头不禁轻轻一皱,因为他也认识这两个家伙。

    这到不是说,他们的关系有多好,而是因为他和这两个家伙是有仇的。

    这两个家伙,一个叫做方梁,一个叫做郑飞,这二人算起来是郑文哲的初中同学。

    不过他们可没有给郑文哲留下什么好印象,这二人的家里也没有什么钱,学习也不好,但身体好,这么说也就明白了吧,这两人上学的时候就是属于半混子形态的。

    而那个时候的郑文哲,体弱多病,后来再加上父母去世,身体更差。

    那帮坏小子也是知道找软杮子捏的,全学校,最软的杮子就是郑文哲,所以郑文哲总被他们欺负,还被抢过钱,这就是真实版的校园霸凌现象,至于老师,老师才不管呢。

    这些人在知道了之后,还会变本加厉的去欺负人,谁叫他告老师的?

    如果你要是把这个事情捅出去,或者是报了警,老师还得鼓动同学独立你呢,是的,这就是校园的真实情况,靠谁都没有用,老师更是最不靠谱的人。

    所以在别人说什么回母校看老师之类的事情时,郑文哲是一丁点这样的想法都没有的。

    当然,那是这个世界以前的郑文哲,现在这两个家伙如果敢过来得瑟,那郑文哲并不介意,把其中一个人的脑袋,塞进另外一个人的屁股里面,因为他知道,他有这样的本事。

    “嗨,老同学,不认识我了么?是我啊,方梁,看起来老同学是贵人多忘事了,我是你初中同学啊。”看着郑文哲,其中的一个人陪着笑走了过来,看起来他应该不是来找碴的。

    想来也是,这二人上完了初中之后,也连高中都没有上,算起来已经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四、五年了,郑文哲是什么人,他们不可能不知道,这个时候过来找碴的机率,无限小于零。

    都说抻手难打笑脸人,郑文哲看着他们凑了过来,他也不太好说什么,只是看着这二人问了一句:“有事么?”,那话冷的,几乎是个傻子都知道,他不待见他们了。

    “哎,能有什么事,就是看到老同学过来问个话,对了,明天同学聚会,你会去吧!”不过这二人可没有那个力眼价,反而凭着郑文哲这句话顺杆向上问了起来。

    “同学聚会?我不知道。”摇了摇头,郑文哲一边吃着东西,一边很平淡的说道。

    “可能是班长忘了通知你了,毕竟你也是贵人事多,如果不是今天在这里碰上,我们也不知道你回来了啊,这样,就当是我们通知了,明天中午我们在千里乡,你可一定要来啊!”听到郑文哲说不知道,而且看那样子好象并不想要去,这边的方梁和沈飞也对视了一眼,然后沈飞一脸笑意的走了过来,对着郑文哲便说了起来。

    他这么说,郑文哲还不太好一口回绝了,虽然他很讨厌这两个家伙,可他们这样的态度,郑文哲还真不好说什么,只能想了一下说了一句:“到时候看看吧,如果有时间我就去。”

    在说过了这句话后,这二人还死皮赖脸的管郑文哲要了手机号码,郑文哲看如果不给,这二人还有要坐下来的意思,于是便把自己的号码给了他们,在他们打过来确定了之后,郑文哲便把这两个号码给拉黑删除了,不是他小心眼,没有办法,他看着这两个家伙就烦。

    “明天一定要去啊,到时候我们给你打电话联系你。”看要到了郑文哲的电话,这二人也很开心的走了,至于郑文哲原本吃东西的兴趣,却少了很多。

    多吃了几串,他屠找回来刚才开心的心情,在把串吃完后,郑文哲去结账,却发现账已经被方梁给结了,这让郑文哲有些无语,都说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软,这个家伙还真是……

    郑文哲原本想要不理这个方梁给的钱,直接给自己吃了的,但服务员却死活不收,弄的郑文哲也没有办法,而这边的声音也引来了不少人好奇的目光,郑文哲想了一下,要是这事闹开了,对他也没有什么好处,于是便认了下来,围上了围巾,返回了家中。

    回到了家里,洗了一个热水澡,郑文哲便准备休息了,躺在床上,和几个妹子们聊了一会儿天,郑文哲把手机充上电,便转头睡了过去。

    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第二天一早,郑文哲便出去跑步去了,但才刚跑了不到一公里,他就提着早餐回来了,不是他懒了,郑文哲跑步他是不会懒的,他是被雾霾给呛回来的。

    冰城是集**暖的,而供的还是火暖是,也就是烧煤来供暖的,原本空气就已经那样了,再加上这废气一排,呵呵了就,才刚出去不久,就给郑文哲呛回来了,呛的他直咳嗽。

    这样的空气质量,对运动员的肺伤害是极大的,怪不得平常的时候国家队都是去南云,南海去拉练,在这些大城市当中拉练真的是很伤人啊。

    早餐吃的是豆腐脑和豆沙馅的烧饼,这又甜又咸的还真是很怪的组合,不要误会,冰城的豆腐脑也是咸党一派的,豆沙的烧饼才是甜的。

    吃过了早餐,郑文哲开始训练,虽然在家里面没有器材,但郑文哲还是要保持身材的。

    一些训练也是必然的,一上午的训练结束,郑文哲去洗澡的时候,就发现电话突然响了。

    “喂?”看着虽然是陌生的号码,但郑文哲还是接了一下,结果才刚接起来方梁的声音便从那边传了过来。

    “我就说我这个号码没有问题么,可是我的手机怎么打不过去呢?喂,文哲啊,我是方梁,昨天我们不是见过么?今天同学会啊,在千里乡,同学们都等着你呢,你不来,我们可不开饭啊!”听到了郑文哲的声音,那边的方梁也大声的说了起来……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