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七章 接连失手

    程知节笑道:“陛下放心,我已经都安排好了,禄东赞是爬的越高摔得越响。这一次一定让他失去冷静,做出蠢事;陛下就有足够的理由制他于死地。”

    李世民这才默默点头;嘴角微微挂着冷笑。

    吐蕃的使者队伍连续三场比赛大获全胜,他们个个都十分的兴奋,相携来到了外面的酒馆中,几杯酒下去说话及有些狂妄,不仅将其他的几家使者狂贬了一顿,就是大唐的君臣也不如他们赞东禄大人。

    他们的狂妄姿态被周围的大唐百姓看到,一个个义愤填膺都憋着好好的教训他们一下。

    第二天大家再次到御花园会齐,李世民告诉大家:这次每家求婚使者可选出一百名随从,一日内喝完一百坛酒,吃完一百只羊,还要把羊皮揉好,并且安然回到自己的住所者获胜。

    各家使者一听微微好笑这有什么难的,于是纷纷从随从中选出能吃能喝的大汉参加比赛。哪知程知节发坏,这些比赛用酒都是几次蒸酿的烈酒。

    比赛开始,别的使者和随从勿勿忙忙地把羊宰了,弃得满地又是毛,又是血;接着大碗地喝酒,大口地吃肉。

    一开始一口酒下去喝的这些人纷纷叫好,不要命的痛饮起来。结果肉还没吃完,人已酩酊大醉,哪里还顾得上揉皮子。

    噶尔?禄东赞看着他们的反应微微冷笑,他让跟从的一百名骑士排成队杀了羊,并顺序地一面小口小口地咂酒,小块小块地吃肉,一面揉皮子。边吃边喝边干边消化,不到一天的功夫,吐蕃的使臣们就把酒喝完了,肉吃净了,皮子也搓揉好了。

    比赛到了这里就剩下了最后一项,就是自己走回家去。其他的两家使者都已经人事不省比赛失败,吐蕃人虽然完成了第一阶段,不过每人一坛子烈酒下去,他们也是遥遥晃晃,神志不清。

    幸亏禄东赞早有布置,他让人在回去的路上拴着绳子,他们出了皇宫,一个个扶着绳子就回到了自己家中。

    往日温馨的客栈,今天有些奇怪,味道也有些腥臭;禄东赞像走在云端一样,头重脚轻,他骂了一句:“又是那个混蛋吐了一地,这么难闻。真是饭桶!不过大唐的酒真是好酒,这次却要将配方带回去,到家里自己也酿一些。”想着想着,他一头栽倒地上,然后呼呼大睡。

    第二天几声怪异的哼哼声将禄东赞吵醒,他只觉着口干舌燥,头疼欲裂。缓了半天他才想起自己这是在哪里,还有什么事情要做。

    禄东赞猛地做起来睁开了眼睛,结果一只硕大的猪头出现在他的眼前。

    “啊!这是怎么回事?”禄东赞的酒一下子醒了,一咕噜爬了前来,再向自周一看,他们确实在一处猪圈里。

    “我们中了暗算?”禄东赞第一反应就是昨天有人把自己扔到了这里,可是向外面一看自己让侍者栓的绳子还在门上,顺着绳子看去,一路上还有不少呕吐的痕迹,看来的确是昨天自己走过来的。

    周围的随从都还在大睡,他气的脸色铁青,打马了一句:“起来,都给我滚起来!一群废物!”

    随从们这才清醒,他们一个个爬了起来也被现在的情景吓了一跳。禄东赞二话不说,带着随从匆匆出了猪圈,就回到了驿馆。

    驿馆出出进进的都是人,他们一过来一股臭气熏得大家直躲,都对着他们指指点点。禄东赞等人用袍袖捂着脸慌慌张张的回到自己的屋中,上上下下清洗了数遍,却总觉着没有洗干净;鼻子里总有恶心的臭气。

    吐蕃的使者急匆匆的来到了御花园,看别人总认为在躲着自己,并且指指点点议论纷纷。这让禄东赞他们再次以为身上有的地方没有洗干净,还散发着臭气。

    李世民站起来道:“好了,今天是最后一道试题。把人请出来吧!”随着李世民一声令下,门外娉娉婷婷走进来500位红衣女子,不过这些人都用大红盖头蒙住了脑袋,谁也看不到相貌。

    李世民道:“众位使者辛苦一趟我不能让你们白来。不过前几轮测试大家都没有通过;我只能想这个办法,再给大家一个机会。

    这500人都是我的宫中侍女,不过有一位却是公主。你们自己来选吧!选中的即使不是公主,朕也赐给她县主的身份完成众位的心愿。”

    几家使臣各个目瞪口呆,这也太难了!本来就没有人认识公主,还用盖头把她盖住,这不是撞大运吗?

    吐谷浑和波斯的使者暗暗比较,赞东禄眼睛一转,悄悄的到了队伍的边缘,问哪里站着的一位满脸关切的老妈妈。“妈妈,你可认得公主?”

    “当然,公主从小是跟着我长大的。”

    禄东赞嘿嘿一笑,拿出一锭金子给了老妈妈道:“那妈妈可知道公主有什么特别之处?

    老妈妈看着金子眉开眼笑道:“我们公主殿下喜欢使一种花香,这种花香不仅人闻着神清气爽,就是蜜蜂也非常喜欢闻。

    禄东赞大喜,连忙称谢就跑了出去。这位老妈妈则悄悄的退到程知节的身后道:“郡王,按照你教的我都说了。那个黑人还给我一锭老大的金子。”

    程知节哈哈笑道:“很好,金子归你了,下去吧!”老妈妈称了一声谢,飞快的走了。

    时间不长禄东赞又跑了回来,他手中拿着一个小瓷罐,快步走到待选的人群中悄悄打开。

    里面飞出两只蜜蜂,这两只蜜蜂飞出去之后,围着一人不住的飞舞。禄东赞一看大喜,连忙跑了上汽一把将那人胳膊抓住大喊道:“大唐皇帝陛下,我们已经选好了,就选她了!”

    李世民问道:“贵使可认定了?这一认定可就不能更改了?”

    禄东赞总感觉皇帝陛下是不愿意将女儿嫁出去,脸上神色阴沉,好像什么宝贵的东西要丢失一样。于是更坚定了他的决心大声道:“我们已经确定了就选她了!”

    李世民神秘的一笑,点头答应。赞东禄总觉着这里面或许有什么差错,好像自己上当了;不过他又不敢确认;只好拉着自己选定的人出了人群。

    另两家使者很快就放弃的希望,他们只能按照自己国家美女身材的标准,挑选了一位也举手说自己一方也选择完毕。

    李世民看到他们选择完毕,让剩余的宫女下去,对几人道:“好了既然你们都已经选择好了,就好好看看吧!”

    波斯和吐谷浑选中的两名女子先摘下了盖头,微微躬身道:“奴婢参见万岁。”

    李世民点点头道:“好!你们可愿意嫁到番邦?促进我们中原和异族的和平。”

    这些宫女在深宫中也只能徒毫青春,这次如果出嫁就是一国之母,所以二人还是答应下来,并且叩谢天恩。

    李世民封她们金城县主,银城县主,并且赐婚给波斯和吐谷浑的王子。

    两家使者看到自己选中的虽然不是公主,可是两个美女都明眸善睐,也是不可多得的美女;自己这一趟也算是有所收获,都非常满意。

    他们转头看向了屡创奇迹的禄东赞,想看看他们这次有什么收获。

    禄东赞趾高气扬,对着自己选中的人躬身笃定的道:“请公主摘下盖头吧?”

    众人一听都议论纷纷。“公主?他就那么确信那是公主?”

    那位公主微微点头,摘下了头上的盖头,众人一看全都惊的目瞪口呆,就连禄东赞也差点摔倒在地。他气的浑身颤抖道:“你,你是什么妖怪?你把公主藏到哪里去了?”

    众人一见哈哈大笑,在他面前站着一位女子看年龄足有30多岁一声,她皮肤粗糙黝黑,脸上还有一个巨大的胎记,看着就让人害怕。

    这人咧嘴一笑,露出满口的黄牙道:“我就叫龚珠,是宫里净衣监的宫女。我没有藏一直就在这里。”

    禄东赞气的差点吐血。李世民哈哈笑道:“好了,龚珠你可愿意嫁到吐蕃坐王后。”

    龚珠差点高兴的疯了,连忙趴在地上道:“陛下,我愿意,我非常愿意!谢陛下成全!谢使者大人挑选。”

    禄东赞气的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李世民点头道:“好!那我就封你为文成县主。希望你到了吐蕃和他们的赞普好好生活,为我盟汉藏和平作出努力。”

    “是!谢谢陛下,谢谢陛下!”龚珠高兴的答应下来,然后寸步不离的跟着赞东禄好像生怕他跑了一样。

    “好了,这次赐婚的考核已经结束,我想大家也都选到了心仪的女子,大家散了吧!”

    众人纷纷行礼告退,这次波斯和吐谷浑算是达到了目的,不过吐蕃却成了别人的取笑对象,他们灰溜溜的回到了驿馆,像出了什么大丑事一样,大门紧闭死气沉沉的。

    龚珠也跟着回到了驿馆,她看到精美的饭菜端了上来,早就馋的口水直流,不管不顾冲上去就是一阵狂吃海塞。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