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 被瓮中捉鳖了

    “圣上驾到!”

    此时外面一个突兀的声音传了进来。

    完了,被瓮中捉鳖了,饶是一向镇定,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秦飞也不禁有些慌乱起来,怎么办?能以借口推脱吗?

    借口?

    你秦飞与裴若汐素未谋面亦没有半点交集,你凭什么在夜晚一个人跑来翊坤宫,说裴若汐是你青梅竹马的恋人吗?

    估计什么借口恐怕都抵挡不住赵烨的滔天怒火,一个外臣,一个他所信任的外臣居然企图混进后宫亵渎他的女人,这绝对是抄家灭族,甚至株连九族的死罪。

    辩解自己说有人陷害自己也不行,人证肯定是没了,阴谋者既然布下这个死局也肯定不会留下尾巴给你秦飞翻盘,那个小太监说不一定已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这点秦飞非常肯定。

    至于阴谋者,有这种动机的不多,李妙儿算一个,马荣算一个,这两人与自己都有一定的仇怨,想弄死自己也不意外,而是否还有其他的人秦飞没有想过,也不愿去想。

    其实,这个阴谋非常简单,但也非常直接粗暴,非常有用,唯一困难一些的便是时机的把握和赵烨愿意听从阴谋者的意见,从这一点李妙儿因为失宠不可能做到,而且李妙儿一个后宫的妃子也没有理由前去谨身殿。

    那么剩下的就只有东厂厂公马荣了,他具备实施这个阴谋的一切条件。

    想到马荣,秦飞现在连恨的力气都没有了,再说你再恨有什么用,对眼前的绝境没有任何帮助。

    如果说上次李妙儿那个谋划秦飞还能以粗暴的方式解决的话,那这次真的是一个无解的难题,这也是秦飞来到大夏以来遇到的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绝境。

    在这个毒辣,阴狠,能致自己于死地的阴谋面前,冷汗一下子打湿了秦飞的后背,怎么办?

    他望向了裴若汐。

    裴若汐花容失色的慌乱朝后面一指,“快,你进我寝宫里面躲一下!”

    秦飞闻言,想也没有想便往裴若汐寝宫奔去。

    只跑了一半,秦飞便醒悟过来,这赵烨虽然不是直接来捉自己的,但明显是想在裴若汐这儿爽一下,过过夜的,自己去了寝宫还能躲吗?

    当然这也不能怪裴若汐,秦飞知道人在某种危险来临之时肯定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熟悉的人,熟悉的环境,她这么做也是出于一种本能,一种下意识的行为而已。

    但现在回头肯定是不行了,说不定一转身便会和赵烨碰个正着,无奈之下他只好继续往裴若汐寝宫跑去,同时心中也祈祷着裴若汐寝宫里面有一个足够隐秘的藏身之所。

    可即使藏住了又能怎么样呢?阴谋者等一会儿肯定会以捉拿刺客保护圣上安全为由搜查翊坤宫的,那时自己还不是得像隔壁老王一样可伶兮兮的给捉住!

    唉,算了,先渡过眼前这一关再说吧!

    进得寝宫,秦飞已经没有心情去欣赏寝宫的奢侈与华丽,只简单的扫了一眼寝宫内的摆设,玉案,梳妆台,衣柜,屏风,雕有龙凤的大床......。

    看见大床秦飞第一反应便是想躲在下面,揭开床帘一看顿时一万匹吃草的马从他心中呼啸而过,尼玛的,床下居然是半封闭的的,留出的空隙很窄,根本不足以让秦飞这个高大男人给钻进去。

    当然以秦飞的力气肯定是能轻松的弄断床下封闭的雕花木板,但此时的赵烨就在外面,秦飞哪里还敢弄出那么大的动静来。

    转眼望向屏风,秦飞又骂了一句娘,屏风下面是空隙很大的雕花镂空,外面一眼便能清楚的看见后面的东西,藏人是肯定不行。

    现在,能藏身的只剩下衣柜了,秦飞再次给菩萨祈求了一下,能藏人,能藏人,拉开衣柜门,嘿,还真能藏人!

    秦飞没有半点犹豫一下子便钻了进去。

    妈的,后世那个大名鼎鼎的隔壁老王不都是这样子吗,现在自己居然真的摇身一变,成了隔壁老秦,秦飞腹诽之余一股深深的憋屈感涌上心头,这种把性命交给别人,任人宰割的感觉让他极不舒服,在他两世为人的经历中,哪怕情况再恶劣,环境再凶险,他都能坦然面对,并想方设法的去克服并战胜它,但这一次真的不一样。

    尼玛的,老子再也不想体验这种感觉,老子以后要权倾天下,把命运死死的掌握在自己手中。

    同时他也开始憎恨起马荣来,尼玛的,断子绝生的死太监,老子要让你不得好死!

    外间正殿,裴若汐整理好了神色,迎着迈进殿来的赵烨一福,“臣妾拜见圣上,圣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爱妃平身吧!”

    “谢圣上!”

    看着似乎刚刚沐浴过的裴若汐,赵烨笑了笑,“爱妃还没有就寝吗?”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此时的裴若汐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嗯,臣妾晚饭之后感觉身子有些不舒服,无奈之下只好四处走走,活动活动。”

    “可有大碍?”赵烨担心的问道。

    “要不要请御医来看看?”

    裴若汐一惊,“还是不要了吧,臣妾现在已经没事了!”

    现在秦飞藏在自己的寝宫,情形已经够恶劣,裴若汐岂敢再让御医掺和进来,使事情增加更多的变数,所以她直接拒绝的赵烨的建议。

    “真没事?”

    “真没事!”

    见裴若汐真没事,赵烨笑了起来,“没事正好,朕先前在谨身殿喝了点酒来了兴致,来,陪一陪朕!”

    裴若汐心里一苦,娇笑道,“圣上,您喝了酒应该好好休息才是,怎么还做这些伤身伤神的事情呢。”

    “无妨,无妨!朕身子康健着呢!”赵烨牵着裴若汐便往寝宫里走。

    听着正殿的赵烨和裴若汐走进寝宫,没有做过这种下作事情的秦飞心也提到了嗓子眼上,完了,捉鳖的瓮越来越小,自己几乎没有半点可以腾挪的空间了,太丢人,他感觉两世为人的自己从来没有这么丢人过。

    怎么办?凉拌!

    秦飞现在只求赵烨喝了酒早早的睡下或者爽一下便离开。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