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七章 雪夜故居

    话说猴子和竹青最后在烟叶库房找到了张弓的父亲张仲鲁,不过他已经挂在屋梁上,吊死了。

    竹青看了不免心中难受,猴子也觉得遗憾,他们已经决定不杀张仲鲁了,张仲鲁却自杀了。

    二人离开张家时,发现地上撒落一地大洋,可能是刚才混乱,记账收礼的人一时慌乱,只顾着逃命,把钱的事忘了。

    猴子说:“张家父子做了那么多坏事,最后贡献一点经费,也算是为抗日做点贡献吧。”

    猴子和竹青把大洋捡起来,放进背囊,然后离开张家大院,直奔沂水镇而来。

    二人回到沂水客栈,老板朱杨送来中饭,二人吃了一点。猴子把审问张弓得到的情报,对朱杨回报一下。

    猴子说:“朱大哥,请你把这个情报通过沂水县委报告西北行署,我们打算去沭城县城侦查的事也一并报告行署。”

    朱杨说:“这事我会及时回报。”

    猴子拿出一些大洋说:“这是在张弓家的缴获,朱大哥作为活动经费吧。”

    朱杨说:“不用了,我这里的经费县委有支持的。”

    竹青说:“朱大哥不必推让,都是为了抗日,收下吧。”

    朱杨说:“那好,我收下了。兄弟和妹子一宿没睡,先休息一会,然后在赶路。”

    猴子说:“也好,我们小睡一会。朱杨大哥,沭城县城里有我们的联络点吗?”

    朱杨说:“这种情况我不太了解,不过我有一个亲戚在沭城,你们可以去投奔,在那里食宿都方便。”

    猴子说:“说说他的情况。”

    朱杨说:“他是我大姑的儿子,叫段世元,在骡马街开了一家小杂货店。你们可以以我朋友的名义投奔他。不过这种乱世之下,你们要去他家,最好先考察一下。”

    猴子说:“谢谢朱大哥提供的情况,到时候我们会视情况而定的。”

    二人在朱杨客栈睡了一觉,疲劳解除,便辞别朱杨,往沭城而来。

    说话间,太阳落山,天色已晚,气温下降,路面结冰,不再泥泞。二人提起轻功,行走如飞。

    猴子得狼女箫箫帮助,清除了体内毒王之毒,又得到狼女带有特异体质的真气,自己的身体也发生了变化,不仅内功得到很大提升,无相神功也变得更加精纯。

    竹青在竹青岛陪护猴子养伤,一边训练竹青小队,有空就和猴子合练内功。体内的毒王之毒也被彻底清除,得猴子帮助,内功也成倍增长。

    二人武功进入一个新的境界,世上已经难有敌手。内功一高,轻功自然就高,所以二人走起路,快如奔马,长途跋涉,也不感到怎么疲劳。

    虽然天气寒冷,滴水成冰,但二人一直处在运动之中,并不感觉寒冷。

    月亮升起来。天气晴朗,天空没有一丝云彩。那月光毫无遮拦地落下来,便显得十分的皎洁。雪原又把月光反射出去。所以天地间就显得一片明亮。

    时在深夜,路上一个行人也没有。远村近落都沉沉入睡,天空传来鸿雁啼鸣,一群大雁飞过的头顶,落下一片雁声。然后天地间又是一片寂静。

    一路上,有时经过根据地,有时经过敌占区,遇上民兵站岗放哨,或是鬼子的巡逻兵,二人都巧妙避开。

    半夜已过,猴子和竹青来到一个镇子跟前。竹青说:“猴子哥,这是什么地方?我感觉好像来过这里。”

    猴子说:“我也有这感觉。”

    竹青忽然一把抱住猴子的胳膊:“猴子哥,我们回家了,这不是方庙镇吗?”

    猴子说:“谁说不是呢?这正是方庙镇啊,天哪,我们回到方庙镇了。”

    竹青情绪一下子激动起来,不觉浑身颤抖。猴子轻轻拥住竹青,二人站在镇子边上,久久说不出话来。

    过了很久,竹青情绪稍微平静一点,她说:“猴子哥,现在是什么时候?”

    猴子说:“应该是下半夜了。”

    竹青说:“离天亮还有五六个小时,时间很宽裕,我们在镇子上转一圈吧。”

    猴子说:“我也有这个意思。我们在夜里看看自己长大的地方,下一次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微微的夜风,寒冷清冽。二人信步走去,踩着积雪,脚下便“咔嚓咔嚓”地响。猴子牵着竹青的手来到沭河边上,河边干枯的芦苇,在微风中发出轻微的沙沙声。

    河水已经结冰,月光落在冰面上,晶莹明亮。如梦如幻。

    时光如风,吹去了儿时留下的脚印,那往事却永久地留存在记忆的深处。

    捞鱼摸虾,采莲摘菱,河水早就飘走了那一河的笑语,即便那儿时委屈的泪水,此时也倍感温馨。

    大庙朦胧在月光中,破败的山门前,似乎还残留着两个少年矫健的身影。

    老和尚无心法师那硕大的紫色佛珠,闪着温润祥和的光泽。

    那时的竹青呢?正在看猴子哥和志远哥练习鹰蛇九式。她从没想到自己也去跟着练习一回。谁能想到今天她已经是一个武功盖世的女英雄呢?

    猴子说:“师父不知道在不在庙里。”他的声音有些沙哑。

    竹青说:“我们不去打扰老人家。”

    猴子说:“我想起和志远在这里练武的事。”

    竹青说:“这事就像发生在昨天。”

    猴子说:“志远不知道是不是也在想我们?”

    竹青说:“什么时候,我们三个人能一起回方庙来看看多好啊。”

    猴子说:“老天能安排这样的机会吗?”

    竹青的眼就有些潮了,他抱紧了猴子的胳膊。“哥,我们会方家打大院看看吧。”声音有些颤颤的。

    猴子拍拍竹青的手背:“走吧,妹妹。”

    雪在脚下“咔嚓、咔嚓”。镇子在沉睡,方家大院在沉睡。月光照在大院的屋顶上,院墙上,一片惨白。

    这里已经没有方家的人居住了。最后一个在这里居住的人方世雄老爷,被鬼子杀死了。

    他把自己逃生的密道留给八路军使用,自己被鬼子杀死了。

    他有四个儿子,没有一个儿子在他最寂寞的时候陪他说一句话,没有一个儿子去为他拨开鬼子的刺刀。

    猴子站在自家的大院前,浑身颤抖,泪如雨下。

    竹青,紧紧抱住猴子,泣不成声。

    二人对着大院跪下去,深深地磕了一个头……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