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二章

    第四百三十二章

    “你的意思是说,那块血玉就那样无缘无故的消失了?这怎么可能,”胖子说道。。。

    “我告诉你吧,有些事就是现在我也不敢相信,但是没有办法,事实已经摆在这里了,由不得我不信了。我们的的确确看到了那个块血玉的消失,而且我敢肯定,在那么严密的地方,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在那个地方毫无痕迹的将血玉带走,它更像是蒸发了一般。”李教授说道。

    “后来呢?后来发生什么事了,这件事不会就这样了解了吧?”胖子说道。

    “这才只是事情的开始,在我们呢打开那个牌位的第四天,发生了一件大事,率先接触那块牌位的一个教授突然之间暴毙在了家中,毫无征兆,他的家人说老教授一个人好好的坐在了书房里面,突然里面传来了一声惨叫,等他被家人发现的时候,他就已经死了,似乎死亡就发生在那一瞬间。教授的死相及其恐怖,他的家人描述道,老教授死的时候眼睛瞪得和铜铃一般大,脸色及其的恐怖,像是死之前受到了及其可怕的惊吓,没有人知道他经历了什么,就像是死之前见到了非常恐怖的东西一般,书桌上面非常的紊乱,可以确定老教授死之前经历过剧烈的挣扎,但是经过我们的法医鉴定,死者的外表没有任何损伤的部位,也就是说他是活活被吓死的,根据死者家属的描述,死者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天花板上面的某一个地方,他们上去搜寻过,并未发现什么奇怪的东西,之后这件事也就以受到惊吓心脏病复发的结果草草的结案了。”李教授说道。只见他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

    “我们本来以为这是一件很平常的案件,毕竟那个教授年纪大了,所以我们也没有去过多的关注,但是让我们没有想到的是,这件事竟然是整件事的开始。就在事发的第三天,又有一件惨案发生了,死的人是一个学生,他是那个老教授的助手,让我感到惊讶的是,他的死状竟然和那个老教授一摸一样,当时我们前去查看的时候都惊呆了,他的眼睛也是直勾勾的看着天花板上面,就像那里存在着什么东西一般,这件事并没有多少人知道,因为这个学生是独居的,发现他的人是他的房东,当房东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死亡四天以上了,也就是说他的死亡时间应该比那个老教授还要早,这里或许才是第一件死亡案件的现场。因为那个学生并没有什么朋友,所以许多人并不知道他的死因,后来我们差人去告知了他的父母,并且给了他们一笔安家费,算是对他们的一点补偿。因为缺少有效的证据,我们也只能将这一期案件定为平常的死亡案件,但是我们心里谁都清楚,这件事根本没有那么简单,我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注意这件事的,两件事在一起而且同样的死相,这件事肯定有什么蹊跷之处,但是我还没有来的及开始调查,又一起案件发生了。这回死的是那个教授的副手,他也是被家人发现的,他的家人当时听到了一声惨叫,然后就赶了过去,但是悲剧已经发生了,但是这次我们却从中得到了一些信息,那就是这个副手在死之前有过一些反常的行为,据他的家人说道,他死前经常会唠叨有人回来接他走,并且那个人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他的家人感到很奇怪,因为这个副手并没有什么外在的亲戚和朋友,那么他口中说的那个他到底是什么人?无从知晓,除了这一点不相同以外,其他的所有一切都一样。”李教授说道。

    “难道之后你们就没有什么怀疑的地方?”我对李教授说道。

    “怎么可能没有,这件事本来出现的就很蹊跷,我们又不是傻子,接连出现了三桩这样的事了,我们怎么可能还不行动起来,我们调查了许多的地方,发现他们都是从实验室里面出来以后,然后就发生了这些惨案的,因为他们平时接触的东西比较多,所以一时半会我还没有往那个牌位上面想,因为实验室里面的东西种类繁杂,他们很有可能触碰到了某种化学药物,然后产生了暴毙也不是不可能的,但是作为一个老牌教授来讲,他们不可能不会注意这件事的,所以我们在排查了一系列事情以后,终于将线索定在了那个牌位上面,而且这件东西是他们三个人唯一一个全部都接触的东西,我们找到了接触那个牌位的名单以后,发现当时在场的竟然有五位之多,也就是说还有另外两个人是我们不知道的,知道了那两个人以后,我赶紧派人前去寻找,说不定他们没有和那个老教授一样,那样我们又将会多一条线索,我自己则拿起他们的笔记看起来,也就是从这个上面,我才知道这个牌位的形成是什么样的。”李教授说道。

    “原来这几个人一早就想到了这个东西的不正常,而且他们貌似已经知道了这个牌位的由来,但是他们在档案笔录里面并没有提出来,在里面他们提到了一个很奇怪的词,喇唛,一开始我以为这是一些藏族语里面的意思,但是根据后来我调查,藏族语里面根本没有记载这两个词的意思,我找了藏族的朋友,他们也表示不知道,但是这个词在笔记里面是反复提到的,而且是在一些不属于它的地方偏偏出现了这个词,我看的也是一头雾水。我还没有看完的时候,我派出去的那些人都回来了,结果和我想的一样,他们带回来了两具尸体,而且这两具尸体已经出现了严重的腐烂了,腐烂成这个样子都没有人报案,可见他们也没有被人发现。”李教授说道。

    “后来呢?后来发生什么事了,我不相信你们会这么善罢甘休的。“我对李教授说道。“你的意思是说,那块血玉就那样无缘无故的消失了?这怎么可能,”胖子说道。

    “我告诉你吧,有些事就是现在我也不敢相信,但是没有办法,事实已经摆在这里了,由不得我不信了。我们的的确确看到了那个块血玉的消失,而且我敢肯定,在那么严密的地方,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在那个地方毫无痕迹的将血玉带走,它更像是蒸发了一般。”李教授说道。

    “后来呢?后来发生什么事了,这件事不会就这样了解了吧?”胖子说道。

    “这才只是事情的开始,在我们呢打开那个牌位的第四天,发生了一件大事,率先接触那块牌位的一个教授突然之间暴毙在了家中,毫无征兆,他的家人说老教授一个人好好的坐在了书房里面,突然里面传来了一声惨叫,等他被家人发现的时候,他就已经死了,似乎死亡就发生在那一瞬间。教授的死相及其恐怖,他的家人描述道,老教授死的时候眼睛瞪得和铜铃一般大,脸色及其的恐怖,像是死之前受到了及其可怕的惊吓,没有人知道他经历了什么,就像是死之前见到了非常恐怖的东西一般,书桌上面非常的紊乱,可以确定老教授死之前经历过剧烈的挣扎,但是经过我们的法医鉴定,死者的外表没有任何损伤的部位,也就是说他是活活被吓死的,根据死者家属的描述,死者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天花板上面的某一个地方,他们上去搜寻过,并未发现什么奇怪的东西,之后这件事也就以受到惊吓心脏病复发的结果草草的结案了。”李教授说道。只见他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

    “我们本来以为这是一件很平常的案件,毕竟那个教授年纪大了,所以我们也没有去过多的关注,但是让我们没有想到的是,这件事竟然是整件事的开始。就在事发的第三天,又有一件惨案发生了,死的人是一个学生,他是那个老教授的助手,让我感到惊讶的是,他的死状竟然和那个老教授一摸一样,当时我们前去查看的时候都惊呆了,他的眼睛也是直勾勾的看着天花板上面,就像那里存在着什么东西一般,这件事并没有多少人知道,因为这个学生是独居的,发现他的人是他的房东,当房东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死亡四天以上了,也就是说他的死亡时间应该比那个老教授还要早,这里或许才是第一件死亡案件的现场。因为那个学生并没有什么朋友,所以许多人并不知道他的死因,后来我们差人去告知了他的父母,并且给了他们一笔安家费,算是对他们的一点补偿。因为缺少有效的证据,我们也只能将这一期案件定为平常的死亡案件,但是我们心里谁都清楚,这件事根本没有那么简单,我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注意这件事的,两件事在一起而且同样的死相,这件事肯定有什么蹊跷之处,但是我还没有来的及开始调查,又一起案件发生了。这回死的是那个教授的副手,他也是被家人发现的,他的家人当时听到了一声惨叫,然后就赶了过去,但是悲剧已经发生了,但是这次我们却从中得到了一些信息,那就是这个副手在死之前有过一些反常的行为,据他的家人说道,他死前经常会唠叨有人回来接他走,并且那个人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他的家人感到很奇怪,因为这个副手并没有什么外在的亲戚和朋友,那么他口中说的那个他到底是什么人?无从知晓,除了这一点不相同以外,其他的所有一切都一样。”李教授说道。

    “难道之后你们就没有什么怀疑的地方?”我对李教授说道。

    “怎么可能没有,这件事本来出现的就很蹊跷,我们又不是傻子,接连出现了三桩这样的事了,我们怎么可能还不行动起来,我们调查了许多的地方,发现他们都是从实验室里面出来以后,然后就发生了这些惨案的,因为他们平时接触的东西比较多,所以一时半会我还没有往那个牌位上面想,因为实验室里面的东西种类繁杂,他们很有可能触碰到了某种化学药物,然后产生了暴毙也不是不可能的,但是作为一个老牌教授来讲,他们不可能不会注意这件事的,所以我们在排查了一系列事情以后,终于将线索定在了那个牌位上面,而且这件东西是他们三个人唯一一个全部都接触的东西,我们找到了接触那个牌位的名单以后,发现当时在场的竟然有五位之多,也就是说还有另外两个人是我们不知道的,知道了那两个人以后,我赶紧派人前去寻找,说不定他们没有和那个老教授一样,那样我们又将会多一条线索,我自己则拿起他们的笔记看起来,也就是从这个上面,我才知道这个牌位的形成是什么样的。”李教授说道。

    “原来这几个人一早就想到了这个东西的不正常,而且他们貌似已经知道了这个牌位的由来,但是他们在档案笔录里面并没有提出来,在里面他们提到了一个很奇怪的词,喇唛,一开始我以为这是一些藏族语里面的意思,但是根据后来我调查,藏族语里面根本没有记载这两个词的意思,我找了藏族的朋友,他们也表示不知道,但是这个词在笔记里面是反复提到的,而且是在一些不属于它的地方偏偏出现了这个词,我看的也是一头雾水。我还没有看完的时候,我派出去的那些人都回来了,结果和我想的一样,他们带回来了两具尸体,而且这两具尸体已经出现了严重的腐烂了,腐烂成这个样子都没有人报案,可见他们也没有被人发现。”李教授说道。

    “后来呢?后来发生什么事了,我不相信你们会这么善罢甘休的。“我对李教授说道。。。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