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〇章 【逍遥玄手】

    扎完足三里,又扎梁丘穴,这次青筝倒是没有挨那么多针,紫苏很快便得到了神医老人的认可。

    扎完梁丘,紫苏说可以放下裙子了,青翠便立马帮青筝拉下裙子,毕竟冬天的室内也还是挺冷的。

    青筝坐起后,耐着性子问道:“姐夫,扎好了吗?”

    紫苏摇头道:“哪有那么快,还得扎好多个穴位呢。”

    “啊……”青筝无语地尖叫了一声,吐槽道,“还得扎啊,这得扎到什么时候?”

    紫苏微笑道:“所谓医者仁心,当然是要扎到你的病痊愈为止。”

    神医老人在旁边点头道:“没错,医者仁心,这是每一位医者都要遵从的品德,紫苏,继续扎。”

    “是,干爷爷。”紫苏干脆利落地应声后,对青翠说道,“小翠,把你家小姐的上衣掀上去,露出脐上的中脘穴。”

    “知道了,紫苏少爷。”青翠依言照办,掀起了青筝的上衣,不过她心里却道,这下好了,小姐被紫苏占的便宜越来越多了。

    青筝只觉上腹凉飕飕的,不过最让她感到不舒服的是她的身体暴露在了紫苏的眼皮底下,她仿佛能够感觉紫苏的眼睛正看着她的上腹,她的脸不知不觉就红了。

    紫苏看到她的红脸便知道她心中的羞涩,还不是太坏,至少心底还是单纯的。

    他一本正经说道:“青筝,在医生的眼里,是没有性别的,看到什么都会当作看不见,所以你千万不要担心。”

    神医老人在一旁听后点头道:“紫苏说得不错,医生眼里只有病人,没有男女之分,青筝你千万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要放松,这样更有利于治疗。”

    放松,她能放松吗?这身体十八年了,可从来都没被男人这么看过。

    她想拉下衣服起身,说本小姐不治疗了,可想想胃病犯时的痛苦,她又觉得似乎被这么看一下也没什么了,至少紫苏还是很英俊的,要是换成别的医生,说不定碰到个丑的,那想想就更无语了。

    “啊……”紫苏的针突然扎下,青筝忍不住发出尖叫。

    紫苏惊讶道:“我这力度和位置都恰到好处,照道理不会疼啊,青筝你叫那么大声干嘛?”

    青筝也就尖叫了一下,立马就自己捂住了嘴,她回答道:“谁叫姐夫突然下针的,人家是被你吓的。”

    一旁的神医老人则哈哈笑道:“紫苏,这次你的确做到了恰到好处这四个字,爷爷很替你感到骄傲啊,第一次扎针就能做到这样,你果然是当医生的料。”

    扎完了足阳明胃经,接着又扎了手阳明大肠经和手太阳小肠经的穴道,这扎针才算彻底告一段落。

    青筝做起来问道:“爷爷,这下好了吧,人家可不想再扎针了。”

    神医老人摸摸青筝的秀发,慈祥笑道:“放心吧,接下来不扎针了,改成按~摩。”

    青筝玉脸羞红道:“爷爷,人家是女孩子耶,怎么能让姐夫按……摩呢?”

    神医老人摇头笑道:“你先别忙着拒绝,先听爷爷讲完。我们神医门的按摩之术,那是举世无双,有着无穷的妙用,别人就算想请我们按摩,我们都不一定愿意。你看爷爷,在江湖行医这么多年,就扎针用药,什么时候给人按摩过,所以你别以为是紫苏占便宜,其实是你占便宜,因为这按摩,压根不用碰到身体,是用的真气。”

    青筝一下变得兴奋,“爷爷,原来这个按摩不用碰到身体啊,那人家要做啊。”

    紫苏心里却在摇头,虽然不碰到身体,但却无限接近,那种感觉,其实比直接下手碰到还要来得诱~人,这其实也是对双方心灵的考验。

    不过,紫苏是个坚毅的人,他相信自己,不会有任何问题。

    “既然你同意,那我马上开始。不过,青筝,我建议你还是闭上眼睛比较好。”

    “哦,好吧,姐夫,我接受你的建议。”青筝乖巧地闭上了双眸。

    逍遥玄手,可强可弱,全在一念之间。

    强者如霹雳,霎那间可杀人于无形,魂飞魄散。

    弱者似按摩,来回中让人一身轻松,病痛全消。

    紫苏按照逍遥玄手的运功法门,很快在青筝身上施展开来。

    这逍遥玄手不比逍遥神针,厉害得很,一不小心就会让人身受内伤,甚至直接死亡。

    手上的真气弱如游丝,紫苏隔空慢慢在青筝胃部来回移动。

    起先,他不敢靠得太近,毕竟这里是女孩子的禁区。

    可神医老人却在一旁一本正经说道:“紫苏,你的手距离太远了,足足还有一尺,哪里能产生很好的效果。你在怕什么,之前你自己不是说过,在医生眼中,是没有性别的吗?给我再近一点!不要担心,就算真的不小心碰到,爷爷也会替你承担一切后果。”后一句,则是密语说的,只有紫苏能够听到。

    神医就是神医,光这个负责的态度就让紫苏尊敬。

    他其实一点也不怕,又不是没摸过女人,这小蓓蕾他一点也没兴趣。

    他的手果断下压,无限接近,但却又堪堪没碰到。

    这样的控制,本身就是极为玄妙的。

    逍遥玄手,果然很玄。

    之前,紫苏的手离得太远,那些气若游丝的真气起不到既定的效果,青筝并没有太大的感觉。

    可紫苏的手无限接近按摩之后,那些真气忽然直接就仿佛窜入了她的身体当中,直达病罩,那些发炎溃烂的胃部区域开始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好转。

    青筝仿佛从来没有感觉胃部这么舒服过,还有她从未让人触碰过的敏感身体,也是有种难以言状的怪异感觉,说不出是舒服还是什么,她的脸慢慢有些发烫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神医老人点头道:“紫苏,做得不错,青筝胃部的溃烂已经完全消除,接下去是她的大肠和小肠,也有多处炎症,继续往下按摩。”

    “是,干爷爷!”紫苏抹了抹额头的汗,这可真不是人干得活,大冬天都出汗了,难怪神医老人出道江湖这么多年,也从来没听说他给谁按摩过。

    这时,一块香喷喷的手帕抹上了他的额头,只听青翠细声说道:“紫苏少爷,你继续给小姐治疗,小翠帮你擦擦汗。”

    青翠在一旁看着早就对紫苏佩服得很,能够进入神医老人的法眼,一个早上便学会这玄妙的医术,他是何等的妖孽存在,竟然还有人说他是废物,那简直就是笑话。

    青翠擦得很细心,也很柔和,这点紫苏觉得很像紫韵,每次紫韵给他擦脸的时候也是这般轻柔。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