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九章 【傲慢和偏见】

    当然,虽然好笑,但紫苏却明白,这是所有女子都梦寐以求的青春永驻。

    这是于家凤凰血脉的优势,前提是要能够在年轻貌美的时候修炼到六翼凤凰也就是相当于武神的境界,才能定格这样的青春美丽,这却并非那么容易。

    这么多年以来,整个于家也没有多少人能够达到。

    于虹达到了是有自傲的资本,但她找他有事却压根没用征求的口吻,一副老气横秋,不容置疑的态度,却让他莫名好笑的同时心里还有那么一丝不舒服的感觉。

    很明显,于虹对他这个紫家少主、准亲王、新神医没有表现出足够的尊重。

    如果真的给面子,那么于家早就派有份量的人找到他了,他相信在凤凰县的地盘上,于家很轻易就能做到这一点。

    不过,面子不是别人给的,而是自己挣的,他倒是想听听于虹刚才所说的贵客究竟是谁,是不是九翼青鸟,于是他点头淡淡道:“好,那麻烦于家主前面带路。”

    三楼有专门的经理室,于虹带紫苏进入里面交谈。

    其实以两人的功力修为,完全不用借一步说话,甚至不用见面,直接远距离用传音对话即可,不过紫苏知道,很多上位者就喜欢摆出这种姿态。

    他淡淡道:“说吧,是什么事?”淡然是打破威严的最好方式,于虹既然高傲,那么他就比她还要高冷。

    于虹吃惊紫苏这种淡然的态度,似乎根本没有受到她的精神影响,“紫苏,老身听说你跟青九前辈交情匪浅,我想请她吃饭,麻烦你代为转达一声。”

    紫苏依然淡淡道:“哦,就是这事吗?我相信以于家主的能力,不会传达不到吧?”

    于虹有点不适应紫苏的冷淡,她也有些尴尬,原本她以为九翼青鸟多少会念在跟老祖宗九翼蝶凰情同姐妹的交情份上,对她这个后辈家主另眼相看,然后事实上这些年她发出了很多邀请,却始终没有收到九翼青鸟的任何回音。

    她不得不放下高傲的姿态,耐着性子说道:“传达消息自然没有问题,但不知何故,青九前辈并没有回复,也许这里面有什么误会,老身想跟青九前辈解释清楚,同时也想问问她我们于家老祖宗当年所练的火系源力。”

    紫苏心中冷笑,这最后一句才是她想见九翼青鸟的主要目的吧。

    可惜,她不知道,火系源力的修炼法门,凤凰血脉最重要的传承经验,都在他的脑海里的记忆中存放着。

    原本,如果这个于家家主于虹能够平易近人一些的话,他或许还可能会将这些东西交给她。

    然而现在,他心里已经明确,这些东西还是传给于蝶更合适。

    一则,于蝶是他很看重的朋友,有好东西当然要优先给朋友。

    二则,于蝶是一个拥有足够人格魅力的女子。她的坚强自立,善良尽职很让紫苏敬佩。

    反正东西是他运气好得到的,想传给谁就传给谁,那是属于他的权利。

    他淡淡道:“哦,是这样啊,好吧,那我代为问问神鸟大人,看看她愿不愿意吃你这顿饭,稍等。”

    “嗯,谢谢,老身敬候佳音。”于虹表面上倒是很客气,但她心里可是极不舒服,这个紫苏,才刚刚跟青灵女王订婚,就这么高傲,要是以后成了真正的亲王,那尾巴还不翘上天啊。

    但她却不想想,她有给紫苏足够的尊重吗,想要获得别人的尊重,难道不是应该先尊重别人吗?

    紫苏感受到于虹看似礼貌背后的那种对自己的反感,他就忍不住暗自冷笑。

    反正有一些高高在上久了的所谓上位者,对别人和对自己总是喜欢奉行两种标准。

    既然对方不尊重他,他紫苏又凭什么要尊重对方呢?

    他答应下来,可不是什么好意。

    “呼叫神鸟大人,神鸟大人听到请回答?”

    “紫苏,又有什么事?”

    “神鸟大人别装蒜,我不相信你没听到。”

    “听到又怎样,难道你真准备替于家家主当传声筒?”

    “其实,我是有些奇怪,传言都说你跟九翼蝶凰亲如姐妹,那么你怎么不照顾一下你老朋友的这些后辈子孙呢?当然照顾是情分,不照顾也是本份,但最起码见一见,让她们膜拜一下总没问题吧?”

    紫苏轻笑说道,其实他早就怀疑青九并非原来的神鸟大人,而且对他好得也是过份了点,隐约还有些超越男女纯洁友谊的情愫存在,但猜测毕竟是猜测,哪怕几乎已经可以确认,但还是差了一点直接的证据。

    “哼,让人膜拜很有意思吗?跟那些唯唯诺诺的后辈说话真的很无趣,而你知道本神鸟向来特立独行,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才不想受到任何羁绊。”

    解释就是掩饰,紫苏很清楚,九翼青鸟喜欢撮合别人的姻缘,骨子里是个极为善良的人,这样的人,对好朋友的后辈肯定不会不特别照顾的。

    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其实她真的并非原来的神鸟大人,不是九翼蝶凰的姐妹,自然也就没有照顾的责任和义务。

    另外,紫苏还猜测,九翼青鸟不想见凤凰家族的人,或许正是因为她们对神鸟的熟悉,所以她才不愿多生事端,万一被看出破绽,揭穿身份,那就不好玩了。

    紫苏笑道:“的确,让人膜拜是很无趣的一件事。不过,逃避并非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相信神鸟大人应该明白这个道理。”

    “切,本神鸟吃的盐都比你吃的饭多,这些道理还要你教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觉得于家家主貌似不给本少爷足够的面子,本少爷想让神鸟大人去给我找回面子,你去不去呀?”

    “哼,就知道你没那么好心!算了,反正中午还没找到吃饭的地方,去就去吧。”

    “嘿嘿,神鸟大人果然很爱护我。”

    “那是看在青灵的面子上。”

    “哦,原来是爱屋及乌。”

    “爱屋及乌?什么意思?”

    “就是喜欢一个人之后,连他屋子上的乌鸦也喜欢。”

    “嘻嘻,原来你是乌鸦,这可不是什么好鸟!”

    “咳咳,神鸟大人,我这是比喻,比喻你懂吗!”

    ……

    结束跟九翼青鸟的相互密语调侃,紫苏淡淡说道:“于家主,神鸟大人已经答应了。你回去等着便可,她会主动现身的。”

    于虹心里震惊,这么快就搞定了,紫苏和九翼青鸟的关系何止匪浅,怕是非常好吧。

    看来,没有必要因为担心李家和高山派怪罪而刻意疏远紫苏,谁叫李家那小子嚣张跋扈,撞到紫苏的枪口上,死了也是活该,李家要是非得拎不清找紫苏报仇,早晚会家破人亡。

    “是吗,那太好了!紫苏少爷,这次老身真是谢谢你了,对了,晚上我们于家会给于晴办答谢酒会,还请到时赏脸参加。”

    虽然通过精神力量感受到于虹的态度转变,但紫苏依然冷淡,不置可否,说道:“看情况吧,如果晚上我还在凤凰镇的话,我会考虑参加的。”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