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有些人来说,周末两天不过是休息放松的日子,并没有什么值得纪念的特殊,但对于有些人来说,却终生难忘,比如岳子灵。

    堆积了两年的恨意,不是一次争吵,一次占上风就能抹平,更何况还有薛涛一条命欠在那里,可有时候不顾一切的冲动并不能成事,有些东西,只有在特定的时间展现出来,才能称之为致命打击。

    载着金莱与岳子灵的车不知在哪个阴暗角落游荡一圈,当岳子灵转醒时,又到了李少龙家楼下,

    “醒了?”

    身体上的不适让岳子灵眉头紧皱,砭人肌骨的寒冷使身体呈不自然的抽搐,岳子灵睁开眼,发现她竟在金莱的车上,车外飘风暴雨,车内却连暖气都没有开,难怪这般难受。

    不待岳子灵整理思路,前方金莱轻佻的声音传来,顺着声音望去,岳子灵眉头更皱,面露讥讽,

    “没想到你也会玩这种无聊的小把戏”,

    只见金莱坐在驾驶座上,车内并没有其他人,再看金莱,裹着厚厚的棉服,与岳子灵的薄衫短裙形成强烈对比,只是这种把戏终究上不了台面,也难怪岳子灵会有此讽刺,

    “只要能让你难受,小把戏又如何”,

    “放心,大餐我已经准备好了,就看能不能撑死你喽”,

    并不将岳子灵的讥讽放在心上,金莱咧嘴一笑,笑容里有得意有轻蔑,“醒了就走吧,你再坐下去我怕我会忍不住连车一起扔了”,

    “你!”

    如果不是环境所限,岳子灵真想一脚踹到金莱脸上,好发泄一番心里的憋屈,可望了眼窗外的雨,内心估算了一番李少龙家与自己家的距离后,她不得不收起脾气,语气微软,

    “现在在下雨”,

    “是啊,我赶着回家,你动作快点”,

    金莱揣着明白装糊涂,一点也不接岳子灵的话,甚至明知故问,“你怎么还不下车,还想再睡一觉?”

    “我是不是睡觉你心里清楚”,

    岳子灵咬牙切齿,盯着金莱的目光几欲喷火,如果不是还保有最后一丝理智,她就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扇到那张令人作呕的脸上,饶是如此,岳子灵也足足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堪堪止住那一颗想要爆发的心,

    “好,我认栽,手机还我,我找人过来接我”,

    “手机?”

    “怎么,别告诉我你没见过,耍这种把戏,我会鄙视你的”,

    “那你可以歇会,不用鄙视了,你手机我仍了,喏”,金莱抬手,亲切地向岳子灵指认不远处的垃圾桶,“就在那里边,你要是还想要,可以去找找”,

    “你让我去翻垃圾桶!?”

    “是你要手机的”,

    “好,好,好”,一连三个好字,可见岳子灵心中气愤,“少龙呢,为什么我在你车上?”抱着最后一点理智,岳子灵终于意识到还有一个被忽略的人,终于意识到她出现在金莱车上的矛盾,“你应该不会好心送我回家吧”,

    说这话的的时候,岳子灵意味深长地看了眼金莱裹着的厚厚棉衣,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怎么,你还惦记少龙呢?”不知是不是特意学岳子灵的称呼,还是想要强调什么,金莱称呼李少龙的时候,语气甜蜜的让人发颤,

    “奉劝你一句,李少龙你是别想了,赶紧找个下家,说不定我看不上,也就放过你了”,

    “不用你假惺惺的……”

    “我可没假惺惺,真心的”,“他已经是我的了,你,没机会了”,

    “什么意思?”岳子灵皱眉,心里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这预感在金莱的笑容中显得那么脆弱,一吹就散。

    “还没反应过来吗?”金莱突然从前座爬了过来,靠近岳子灵,嘴里吐气如兰,让冰冷的车厢瞬间升温,

    “从你昏迷到现在已经过去一个半小时了,一个半小时,孤男寡女的,你说,会发生点什么呢?”

    “你!你简直就是个荡妇!”岳子灵尖叫,抬手就想一个耳光,却被金莱灵巧闪过,再看着岳子灵的目光,却是冰冷入骨,

    “你得到了涛子,那我就找少龙,很公平,不是吗?”

    “啊!!!荡妇!荡妇!”

    金莱的话,成功摧毁岳子灵最后一丝理智,只见她面露癫狂,四肢胡乱的舞动,也不知是不想让金莱靠近,还是单纯的以为这样就能当从未听过金莱的话,这怎么可能,既然说出这种话,金莱怎么可能让岳子灵好过,

    “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换衣服”,

    一把抓住岳子灵胳膊,金莱强制她看着自己,“可惜你当时昏迷着什么都不知道,错过了一出好戏呢”,说这话的时候,金莱脸上的嘲讽更甚了,可惜陷入疯狂的岳子灵并不能发现这嘲讽背后的特殊意味,

    “无耻!下贱!荡妇!”

    这一刻的岳子灵,简直恨死了金莱,什么金家,李家的,她都要他们身败名裂,至于薛家,他们最好学乖点,否则别怪她心狠。

    此时的岳子灵,就像偷跑至人间的罗刹,突然觉醒了本能,恨不得食人肉喝人血,好一解心中暴虐。

    没有理智,只有疯狂。

    “啧啧”,金莱突然一声感慨,成功吸引了那一双通红的眼睛,不待她反应,便一脚油门下去,巨大的后坐力瞬间将其甩到座位上,也打断了她的臆想,“看你可怜,我还是打发善心,送你回家吧”。

    “哼”,岳子灵一声冷哼,刚想反驳一句,却被金莱堵住话头,

    “不要感谢我,我会恶心的”,

    “我杀了你都不解恨”,

    “那就好!”

    一声轻笑,夹杂着浑不在意,在雨幕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与一声惊呼中飞驰而过……

    一场秋雨,或许能洗刷空气,却洗刷不了肮脏,这一夜,注定许多人彻夜难眠。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