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人心动】(上)

    麻雀跟着点了点头,她感到自己轻易就被罗猎给说服了,现在的政府根本无法保障任何的国宝。

    罗猎道:“我也有一件事求你。”

    麻雀咬了咬樱唇道:“我也喜欢你求我。”说完之后又觉得不妥,补充道:“这样咱们就两不相欠了。”

    罗猎道:“还记得咱们的猎风小队吗?”

    麻雀极其认真地点了点头道:“当然。”

    罗猎道:“又到了咱们并肩战斗的时候了。”

    “没问题,罗大队长,我可随时做好被你召唤的准备。”麻雀表态道。

    罗猎道:“可不可以为我保密,我们之间的任何谈话,我们这支小队过去、现在还是以后做过的任何事情?”

    麻雀眨了眨明眸,然后轻声道:“你相信我,我就会为你保密。”其实她明白,如果罗猎不信任自己,绝不会将自己带到这里来。

    罗猎道:“先帮我化个妆,我想去拜访一位老朋友。”

    麻雀对罗猎是极其重要的,她不但家学渊源,历史知识深厚,而且她还掌握了一手神乎其技的化妆术,通过她的妙手打扮,罗猎在短时间内就变成了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年人。

    罗猎改变容貌的目的是为了拜访一个人,这个人是他的老相识,却并不是老朋友,此人乃是曾任辽沈道尹公署署长的刘同嗣。

    刘同嗣自从被叶青虹割去了双耳,又下毒之后,就始终卧病在床,其间虽然遍寻名医,却没什么起色,他的身体状况自然无法胜任过去的职位,上头派去了新的署长,刘同嗣也就因病下野,来到北平养病。

    人在台上的时候风光无限,可一旦下了台,马上就感受到了世态炎凉,这段时间,刘同嗣的家产被瓜分,原本最宠爱的三姨太谢丽蕴倒是表现出对他的不离不弃,在刘同嗣人生最不得意的时候赢得了他的信任,刘同嗣也是在谢丽蕴的奉劝下方才来到北平治病。没成想,谢丽蕴在得到刘同嗣信任之后,又哄走了他一大笔财产,跟刘同嗣的副官一起私奔。

    这件事把刘同嗣气得七窍生烟,原本已经好转的病情突然加重,现在连床都下不了了,住在北平一家德国人开得医院,还好他的管家东生对他不离不弃,仍然在床头伺候着。

    罗猎去探望刘同嗣的时候,刚巧管家东生出去买饭了,罗猎将四盒点心放在床头柜上。

    刘同嗣现在形容枯槁,如果不是看到病床旁标牌上的名字,再看到他被割掉两只耳朵处毫无遮蔽的耳洞,罗猎几乎认不出他来。

    刘同嗣脸色乌青,叶青虹当初不但割去了他的耳朵,还在他的身上下了慢性毒药,事后虽然查出他所中的是昔日清宫大内秘制的其心可诛的毒药,可是因为找不到彻底解毒的方法,所以刘同嗣的状况越来越差,现在他的肝肾功能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损害,连头脑都开始糊涂了,根据医生预计,他最多只剩下半年性命了。

    刘同嗣相信自己还糊涂到不认人的地步,有些诧异地望着罗猎,实在想不出自己有过这样的朋友。其实自从他被免了公职,身边的朋友就越来越少,现在他已经没了用处,失去权势,失去家财,连家人都背弃了他,更何况朋友。

    刘同嗣愕然道:“你是谁?”

    罗猎向他笑了笑:“咱们此前见过面,刘署长还记得这个人吗?”他从衣袋中掏出自己的照片,在刘同嗣的眼前晃了晃。

    刘同嗣看到照片上的罗猎,一双眼睛顿时瞪得滚圆,他大声叫道:“来人……来人……”

    罗猎并没有因为他的大叫而慌张,轻声道:“刘署长想叫人抓我吗?”

    刘同嗣咬牙切齿字字泣血道:“是你们害我变成了这个样子……”

    “事已至此,署长大人以为能够回到从前吗?”

    罗猎的这句话如同重锤一般击中了刘同嗣的内心,他愣了一下,整个人突然就沉默了下去。此时一名护士循声赶到,看了罗猎一眼,向刘同嗣道:“刘先生什么事情?”

    刘同嗣愤怒地望着罗猎,可最终却将内心中的那口怨气硬生生咽了回去,颓然道:“没事……我……来了个朋友……老朋友……”说这句话的时候,刘同嗣内心中涌现出无尽的悲凉,他如今的这种状况哪还有什么朋友?

    护士离去之后,刘同嗣沉声道:“若是想看我的笑话你的目的达到了,若是想看我死,你还得耐心等上几个月。”

    罗猎道:“我和刘署长无怨无仇,当初之所以冒犯您,实则是受人所托。”

    刘同嗣冷笑道:“今天她又委托你来做什么?”

    罗猎道:“我是自己过来的,有些过去的事情想要请教刘先生。”他耐心寻找催眠刘同嗣的机会,刘同嗣为人极其狡诈,想要让这老奸巨猾的家伙进入圈套就必须要有足够的耐心。

    刘同嗣道:“有什么事,你只管问吧,但凡我知道的知无不言。”

    罗猎心中一怔,却没想到刘同嗣突然表现的如此配合,难道果真应了一句话,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罗猎道:“当年瑞亲王是不是在圆明园下发现了一个秘藏?”

    刘同嗣道:“谁跟你说的?你相信吗?”不等罗猎回答,他又道:“瑞亲王是怎么死的你应该听说了吧?他贪赃枉法,祸国殃民,贪墨了老佛爷用来修园子的银子。”

    罗猎皱了皱眉头,从刘同嗣这里他听到了一个和叶青虹完全不同的版本。

    罗猎道:“只是一个谎言?”

    刘同嗣呵呵笑道:“你以为呢?”

    罗猎道:“有人在院子里挖出了一尊木雕,那木雕的腹部……”说到这里他故意停顿了一下。

    刘同嗣的表情陡然变得紧张了起来,他明显向罗猎靠近了一些,却没有了下文。

    罗猎从刘同嗣的反应猜到他对此应当是知情的,低声道:“找到了一些东西。”他从兜里掏出一只金元宝,在刘同嗣的面前晃了晃。

    刘同嗣伸手将那元宝抓了过去,仔仔细细地看了看,颤声道:“没错……没错……肖天行这个混账,他竟然……”

    罗猎心中不由得一怔,刘同嗣话里的意思分明是这件事和肖天行有关,难道他并不知道肖天行已经死了?

    刘同嗣道:“你们在何处找到的?”

    罗猎也不瞒他,将昨晚发现木雕的事情原原本本对他说了一遍,刘同嗣听完之后,对罗猎深信不疑,恨恨点了点头道:“一定是肖天行,埋金子的地点只有我们两人知道,他竟然背着我想独吞。”

    罗猎道:“肖天行已经死了。”

    “什么?”刘同嗣如同被霹雳击中,整个人愣在了那里,自从他来到北平之后,所有和外界的联系几乎中断,所有的消息都是通过管家东生得来,罗猎应当没有必要欺骗自己,那么欺骗他的只可能是东生。其实刘同嗣在家人背弃他之后,对东生也产生了怀疑,现在从罗猎处得知了肖天行的死讯,顿时明白东生此前跟他说了不少的谎言,一时间脊背发冷,东生的不离不弃显然都是故意装出来的,他和其他人一样对自己都抱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刘同嗣心如死灰,自从他被叶青虹设计之后,可谓是尝尽世态炎凉,医生对他的病情无药可医,自知活不过半年,命都没了,要钱还有什么用?刘同嗣一时间只感到自己活着已经失去了意义,听到肖天行的死讯之后,好半天方才回过神来,低声道:“他是怎么死的?”

    罗猎道:“日本人看中了他的地盘。”

    刘同嗣默默然点了点头,他本以为肖天行和自己一样是被叶青虹设计,他叹了口气道:“做过的孽早晚都要还的。”将手中的金元宝还给了罗猎,轻声道:“我对不起王爷,王爷是做大事的人,而我却贪图小利,死在他的后人手里,不冤!”

    罗猎知道他所说的王爷自然是瑞亲王奕勋。

    刘同嗣道:“王爷空有报国之心,可惜为时势不容,其实我们并不知道太多的事情,以王爷的心机,又怎会将他的秘密告诉我们。”他摇了摇头又道:“任忠昌死了,肖天行死了,下一个轮到我,我们若是当真知晓王爷的秘密,还会活到现在吗?我不知道你都听说了什么,但是我可以确定地告诉你,我从未听说过圆明园下还有秘藏。”

    罗猎将信将疑,如果说圆明园下没有秘藏,那么他们昨晚找到的两只藏有黄金的木雕是什么缘故。

    刘同嗣道:“你找到东西乃是当年我和肖天行的私藏,王爷接到命令修缮圆明园,老佛爷调拨了不少的银子给他,他不想将这些金钱浪费在园子上面,于是阳奉阴违,在其中偷偷做了手脚,我和肖天行就是此事的执行人。”

    罗猎点了点头,刘同嗣说得倒是合情合理,看他眼前配合的态度已经没有催眠他的必要。

    刘同嗣道:“时局动荡,人心惶惶,我和肖天行也看出大清朝气数已尽,难免就有了私心,趁着这个机会,从老佛爷的拨款中,偷偷藏了一些。”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