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追风者】(下)

    福山宇治的唇角浮现出一丝冷笑。

    平度哲也心虚地补充道:“在项目中止半年后,军方又同意出资继续,他们命令所有项目的参与者必须严守秘密……我……还有船越龙一都加入了这次的项目……”

    松雪凉子懒得听他的解释,毫不客气地打断他道:“在佐田右兵卫身上进行人体实验,你们并未上报,此事究竟是谁的主意?”

    平度哲也抿了抿嘴唇道:“船越龙一……”这是船越龙一跟他之间的约定,虽然提出这件事的是他,可最终的决定者是船越龙一,更何况船越龙一特地交代过,如果上头追究责任,他会一力承担,不想把更多的人牵连进去,事实上,这也是船越龙一被解除职务由松雪凉子取而代之的原因。

    福山宇治冷笑道:“出了事情,上头追究下来就全都是别人的责任,可进行试验的是你,为佐田右兵卫做手术的人也是你,难道你就不应当负一丁点的责任?”

    松雪凉子叹了口气道:“福山君,其实我这次回来之前,关于孤狼的事情已有定论,此事全都因船越龙一而起,平度先生无需承担责任。”

    平度哲也面露喜色。

    福山宇治道:“既然早有定论,开这个会又有什么意义?”

    松雪凉子道:“福山君的火气很大,这次会议是我所召集,一是要明确孤狼事件的责任,二是要向大家宣布天皇密令!”

    福山宇治和平度哲也听到天皇密令同时站起身来,两人脸上的表情都是极其恭敬。

    松雪凉子道:“都坐下,追风者计划重新启动,孤狼的成功让我们大日本帝国看到了统治世界的希望。”

    平度哲也深深一躬道:“天皇万岁!”

    松雪凉子道:“从现在起,追风者计划由平冈先生直接负责,我们这边取得的任何进展都由我向平冈先生直接汇报。”她特地强调了这一点。

    福山宇治开始明白松雪凉子此番是有备而来,她已经获得了玄洋社和军方的双重支持,此女的能力不可小觑。

    重新落座之后,平度哲也继续他的发言,这次呈现的是罗猎入院时的照片,松雪凉子内心不由得一惊。

    平度哲也道:“照片上的这个人想必大家都已经认识了,他是罗猎,曾经进入过九幽秘境,和方克文相处甚密,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状况,麻博轩、罗行木都是在进入九幽秘境之后身体发生了变异。”他再次看了一眼福山宇治,并没有从对方的脸上看到太多的敌意,内心稍安,继续道:“我们还收集到了一些特别的样本。”

    幻灯切换到了下一页,照片上是一些鳞片和染血的土壤,平度哲也道:“我们去了那怪物曾经出没的地方,功夫不费有心人,让我们找到了这些东西,相信可以从这些找出怪物的身份。”

    福山宇治明白平度哲也要找得不是怪物的身份,这本身也不是他的职责,平度哲也真正想要得是研究样本,从中提取出新的突变激素。福山宇治关心得却是另外一件事:“孤狼的行动现在由谁指挥?”

    平度哲也摇了摇头,他是真的不清楚。

    松雪凉子道:“这些事由平冈先生统一调配,我们以后需要做得是尽可能为平度先生的研究创造最便利的条件。”她向平度哲也点了点头,示意平度哲也将进程继续。

    幕布上很快就出现了下一张照片,这是一尊青铜鼎的照片,因为照片是黑白色,所以单从图片上看不出准确的色彩,平度哲也道:“中华素有九鼎之说,关于九鼎的传说很多,可经过最近的考证,九鼎的确真实存在,你们看到的这张图片是冀州鼎,曾经一度现世,后来又神秘失踪。”

    福山宇治对此没有太多的兴趣,皱了皱眉头道:“平度君何时对考古也有了兴趣?”

    平度哲也并没有在意他话中的讥讽,继续道:“孤狼的再生能力虽然很强,可是他并非无懈可击,在遭遇到一种特殊物质攻击的时候,他伤口的部分会丧失再生能力,甚至死亡。”

    福山宇治冷冷望着平度哲也,这些事是他们之间最深的秘密,难道平度哲也想要当着松雪凉子的面说出来?

    平度哲也道:“这种物质被称为地玄晶,目前我们还无从得知其真正的元素组成,根据种种迹象来看,地玄晶应当是来自于外太空的陨石,存世量相当稀少,我们所看到的这尊冀州鼎就是用地玄晶铸造完成的。”

    福山宇治这才明白平度哲也展示这张照片的用意,从照片上看不出这尊冀州鼎的原始大小,不过应该不会太小,如果这尊鼎落入了他人之手,那么他们的追风者计划就失去了本来的威力。他沉声道:“这尊鼎在什么地方?”

    松雪凉子道:“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如今这尊冀州鼎就被藏在圆明园的地下水道之中,以罗猎为首的那群人接受穆三寿的委托正在寻找。”

    福山宇治惊声道:“真的?”他虽然知道罗猎等人正在聚在圆明园正觉寺,可是并不清楚他们具体在搞什么,麻雀也从未主动提起过。

    松雪凉子微笑道:“福山君不会连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吧?”

    福山宇治望着松雪凉子,他们之间打过的交道并不多,甚至他过去都未曾对她有过太多留意,毕竟两人之间地位相差不少,而松雪凉子的迅速上位才让他留意这个貌美如花心如蛇蝎的女子,这世上不是每个女孩都像麻雀那样不谙世事,单纯善良。

    福山宇治承认自己对麻雀的利用和欺骗,但是在长期的相处之中,他对麻雀同样产生了父女般的感情,他甚至放弃了利用麻雀去接近罗猎从而得到九幽秘境秘密的想法,看出麻雀在感情上的困境,所以才会想方设法帮助麻雀离开罗猎,其实何尝不是在让她远离刀光剑影的残酷现实。

    他不会因松雪凉子的年龄而看轻对方,能够得到军方和玄洋社双重任用的人已经彰显出她超人一等的能力。

    福山宇治当然明白松雪凉子的这句话是在影射什么,他反唇相讥道:“据我所知,方夫人和罗猎的关系很不一般呢。”

    松雪凉子咯咯娇笑起来,笑得花枝乱颤,连福山宇治也不得不承认她的身上有着少见的妖艳气质,妖艳中带着冷酷,宛如风雪中绽放得娇艳红梅,欣赏她的娇艳的同时也要抵御随时都可能袭来的寒流。

    松雪凉子道:“福山君,我的本名叫松雪凉子,您的身份可以称呼我为凉子,所谓方夫人只是一个人物,津门方家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方康伟跟我过去没有瓜葛,以后也不会有半点瓜葛,对我而言任务就是任务,绝不可以掺杂半点的私人感情,福山君以为呢?”

    福山宇治内心居然感到一丝慌乱,面对气场全开的松雪凉子他也绝不至于如此,他忽然想到了麻雀,正是麻雀让他产生了短板,以松雪凉子不择手段的做事方法,说不定会做出危害麻雀的事情,如果当真那样,就得不偿失了。

    福山宇治本想对峙的目光软化了下去,轻声道:“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我想先告退了。”

    松雪凉子却没有即刻让他下台的意思:“事情还没有说完。”

    福山宇治不得不强忍着怒气坐了回去。

    松雪凉子道:“我有理由相信罗猎和他的几名同伴已经深入过圆明园的地下排水系统,而且应当已经发现了冀州鼎的秘密,所以我打算让他跟我合作,找到冀州鼎。”

    福山宇治道:“你怎样说服他跟你合作?”

    松雪凉子道:“是人就会有缺点,因为人是有感情的,只要找到那个他在意的人,就不愁他不肯跟我合作。”

    福山宇治内心又是一沉,松雪凉子该不会准备向麻雀下手吧?还好麻雀已经订好了明天的船票,现在她已经身在津门了。

    福山宇治道:“不知松雪小姐打算用谁来逼他就范呢?”

    松雪凉子道:“想要万无一失,就必须要有足够的筹码,我手中的筹码当然不止一个,可是罗猎也不是普通人,他的身边不乏高手存在,所以我需要福山君的配合。”

    雨下得很大,大雨洗去了北平的浮华,也用密集的雨声帮助这白日里喧嚣的城市进入特有模式的寂静,在雨夜,你看不到我,我看不到你,汽车内狭小的空间将大雨隔绝在外。

    罗猎坐在驾驶座上,摸出香烟刚刚想要点上,就看到前方一对车灯向自己的方向靠近,因为路面的颠簸,车灯在上下不停地晃动。那辆车在距离罗猎车头还有一米左右的地方停下。

    罗猎率先熄灭了车灯,对方的车灯却仍然倔强地亮着。罗猎并没有急于推开车门,等到那车灯终于暗了下去,看到一个窈窕的身影走下了汽车,她并没有打伞,而是冒着大雨向对面的汽车跑来。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