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青把手一扬,道“放下兵器,束手就擒,就能饶你们一命。”原来他见铁翎公子杀气腾腾,心中战栗,这箭阵固能杀得了他们的手下,但这二人若发起疯来,自己这方也不知要赔回去多少人命,就是自己的脑袋也不是那么安全。

    公子将软剑掷下,铁翎急声道“不行的,玉哥哥,不行的。”公子痛心道“珠儿,只能这样了,是我害了你。”铁翎泪花四溅,哭道“不是的,不关你的事,是我太没用了。”公子忍泪叫道“好问,你们都放下兵器吧,我们再想办法。”

    少爷大哭,侍卫们虽想拼死一战,奈何见排排强弩对牢自己,只听公子连声怒斥,只好放下兵器。

    铁翎穿过亮晃晃的刀丛,扑入公子怀中,哭道“怎么办?我们怎么办?”公子心中难过无的,柔声道“不妨事的,珠儿,我们会有办法的。”抬头问“门达呢?我有话跟他说。”

    “哼,门大人怎会在此?你们下狱后,他自会见你们。”公子冷笑道“这个贪生怕死的东西,连阵前也不敢来。也罢,这个案子,恐怕还不是他在主理吧,是皇上吗?我要见他。”

    孙青呸道“亏你还知道是皇上要办这个案子,既知道,还敢来劫狱?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公子神色不变,道“我们究竟什么时候能见着皇上?”“皇上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吗?你们还是乖乖去大牢里蹲着吧。”

    当下命令校尉上前捆人,眼见今晚立下大功一件,正得意问,突然身侧飘过一阵不祥之风。

    一个眼花,已见铁翎公子突然拔地而起,一个打雷般的声音在自己背后响起“谁敢妄动,我先扭断他的脖子。”

    满场惊呼,有人惊叫道“杜千户,杜千户,你这是干什么,千万不要莽撞。”有人大声斥道“快快放开孙大人,不然我就杀尽你这些手下。”

    只见少爷那边钢刀涌动,少爷和侍卫们直起嗓子喊道“快走,快走,莫管我们。”

    混乱之中只听公子叫道“珠儿我们先走。你们若敢动我手下一根毫毛,所有人都将死无葬身之地,告诉门达,我们会再去拜访他的。”

    只听空中弓弦声不断,一阵箭雨终于还是不顾孙大人安危,射了出去。

    杜九掷下孙青,夺过马匹跟了铁翎公子而去,一路抡起抢到的长枪,尽数将箭雨扫落。

    一些校尉硬起头皮上马追了一阵,想到前方这三人武功何等高强,越追越是胆寒,终于还是止了,未能为门大人慨然捐躯。

    孙青懊恼之下,也只好将俘虏先行收监,心中一个劲埋怨门达不止。

    “我说铁翎他们既来攻打南大监,我这边没有武林高手是断断不行的!就该把那个人调来。可门大人死活不肯,偏说十五牢那边也很重要,这下瞎了吧?若有那人在,至少还能挡住杜九的一招突袭。”

    杜九见后面不再有人追来,拍马追上铁翎薛冰玉,正要义正词严地好好斥责他们一番,公子已急声道“大哥你从哪里来?怎会到了这里?”

    杜九怒气上涌,道“你还有脸问?你们攻打南大监,却骗我去了十五牢,就想我死在那里对不对!”

    “大哥从十五牢来?石南他们怎么样了?”“我哪里知道?我一听你们在这里,就马上过来了。”

    铁翎与公子对视一眼,调转马头,急往十五牢而去,杜九紧紧跟随,一路絮絮叨叨,尽是指责二人使诈。

    铁翎本已方寸大乱,闻听杜九之言,不免心中火起,道“大哥,你消停些行不行?不去五福客栈是我的主意,我怕门达会利用你来传递假消息,如今不是已经验证了吗?孟柏他们被关在南大监,门达他又何曾告诉过你了?”

    杜九怒道“你还怪我?我若迟来一步,你二人现下怎样了?这么点人就想来劫狱,还不是自作自受?”公子点头道“确是如此,今晚若非大哥相救,我二人已遭不测。”杜九这才不言语。

    三人急急催马,突然前面哗啦啦冲过来一群人,双方远远望见,顿时狂喜“你们没事!”“你们也没事!”“全都在吗?”“都在,你们呢?咦,他们呢~”

    铁翎黯然色道“我们中伏了,不仅没救出人,少爷他们还尽数被擒。”对方顿时静了一静,铁翎见石南的队伍中多了不少人,心中一惊,道“你们~”见带头人朝自己眨了眨眼,便没再说不去。

    公子脸色微变,道“大哥,这些都是我们在北方道上结识的朋友,我去招呼一下,铁翎,你陪陪大哥。”杜九勉强捺下性子,打量着那些人,心想“哼,看来武林盟主的名头果然好用!这么短时间就能聚集起这么多人来陪他们劫狱,干这舍命的勾当。”

    公子和刘天红到了路旁树林,原紫英也借机蹭了过去,公子瞧原紫英这副模样,便知内里“又是你通知刘庄主的?”刘天红忙道“你别怪他了,他做得对。三位令主同时行事,我等岂能袖手旁观?放心吧,我们全都蒙了面,锦衣卫认不出来的。”

    公子长叹一声道“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我们人越多,朝廷就越忌讳我们,非把我们除掉不可了。”原紫英低声道“属下也是没办法,叫来刘庄主他们也是以防万一,若杜九援手,他们大可不必现身,谁知后来发觉事情不对。”

    公子也知今晚若非原紫英,恐怕在十五牢也会失陷不少人。只好道“是我谋算不周了,不知门达为何能窺破我们的计划?”刘庄主安慰道“可能是朝廷对云龙门的事分外看重,生怕有人会来劫孟柏他们,所以在南大监也设了重兵,你们歪打正着,正好撞了上去。”

    “可我和铁翎都是蒙面而行,锦衣卫怎么就能脱口叫出我们的名字?好象等的就是我们。”

    “天下有你们这样武功的又有几人?你们和孟柏他们关系又如此密切,你们去救劫狱,是再正常不过。唉,看来朝廷就算不知道三位令主的身份,也认定你们和长青帮,和云龙门有关了。”

    公子心情沉重,道“都是我的错,是我轻视了朝廷对此案的决心,害了少爷他们。”刘天红劝道“公子不必自责,说到底,本门的力量并没有丝毫削弱~”压低声音道“这几日还不断有外地门人赶来,那件事我们还是大为可为的~”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