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五章 三年国丧,还有一年

    离开钱府的武士彟与王圭一同回长安,一路上武士彟没有开口,因为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感觉自己在钱家收到了侮辱,赤裸裸的侮辱。但他却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落井下石,感觉这一切都是应该的,当初把同意婚事是在钱欢的淫威之下,如今钱欢已经死了,武媚已经没有必要嫁给钱策了,因为如今的钱家没有办法给武家带来好处。

    一旁的王圭看着武士彟阴沉的脸就知道他在钱家碰了钉子,心中有些担心已经商议好的婚事,忍不住微笑开口:“信明,为何不见贵府的二小姐与你一同回来,咱们之前商议的婚事可还有效?”

    武士彟脸色更加难看,没带走武媚,脸上已经挂不住了,没想到王圭这老货竟然还开口询问。冷哼一声:“放心,我这就去找陛下。”

    武士彟与王圭直接前往皇宫,相比于武家,独孤家就要比其强上很多,独孤谋隔三差五便会去钱家慰问,慰问钱云钱海和独孤怜人的身子如何。

    当独孤谋来到钱家时,见武媚正依偎在毒花儿的怀里抽泣,在看独孤怜人的脸色有些难看,不由好奇询问,当得到武士彟前来悔婚的消息后,独孤谋皱眉,随后安抚独孤怜人和武媚:“放心,钱欢不在还有我独孤谋。”

    独孤谋话落离开钱家,去找长乐,这件事情他不应该出面,但却不妨碍他去让其他人出面,独孤谋来到长乐府中,与长孙冲简单的交代了一下钱家发生的事,并告诉长孙冲,此时应该进宫,问问陛下如何看待此事。如果陛下同意悔婚,那么独孤家这郡公不做也罢。

    长孙冲匆忙进宫,来到太极宫时恰巧遇到王圭和武士彟,长孙对二人冷笑,三人一同走进太极宫,龙椅上的李二皱眉的看着长孙冲,王圭与武士彟,不由好奇这三人怎么会凑在一起。

    武士彟对李二行礼后,便提出心里的想法:“陛下,当初慧武侯强迫老臣把女儿许配给他的弟弟,但其弟血脉混杂,而小女住进钱府八年,女子本该在金钗之年成亲,如今小女以到碧玉年华,老夫有些担心小女的婚事,请陛下为小女赐婚。”

    李二微微皱眉,当初钱欢在早朝与武士彟谈论婚事的时候,可不见武士彟拒绝,两人还是互相搂着对方肩膀离开,如今却因钱欢战死想要悔婚,李二心有不快。但是钱家那不成为的规矩的确有些不符世俗,女子要到十六岁成亲,也不能怪武士彟心中担忧。但是李二还是很不开心。

    王圭见李二沉默,深吸口气站出身:“陛下,老臣的爱孙也到了成婚之年,但其对武家二小姐垂帘已久,他钱家不愿娶,老臣到希望能与应国公做成亲家,喜结连枝。”

    提起王文士,李二不由想起这个少年,就读于慧庄学府,成绩优异,但学业有成之后却与李愔厮混,合作做起了生意,与钱家成了对立关系,这种忘恩负义的人,李二有些不喜。

    看着二人无耻的样子,长孙冲有些怒意,站出身冷声道:“陛下,慧武侯为国厮杀,未能让吐蕃人侵犯大唐一毫土地,如今战死,尸骨未寒。他武家却想做出悔婚之事,臣以为如此不妥,钱家不需要锦上添花,但落井下石不仅会伤了钱家的心,更会伤了大唐所有将士们的心。请陛下三思。”

    长孙冲说的没错,武士彟说的也没错,至于王圭更是没有任何错误,一时间李二看着眼前的三人心中渐渐烦躁,站起身挥手:“朕没有时间理会你们这家族乱事,事情你们自己与钱家商议定夺。退下吧。”

    武士彟还想多言,王圭却拽着武士彟离开,长孙冲见此躬身退出太极宫,前往钱家。李二见三人退下,随后看向手中的奏折,松赞干布竟然再次派人前来求亲,为首之人就是那与钱欢在平康城厮杀的禄东赞。

    想起此人,李二忍不住咬牙,过了许久后又叹了口气,在奏折上划上红色一笔,便是准奏。看着手中已经准奏的奏折,李二嘴角泛起冷笑:“朕倒要看看你禄东赞有什么本事杀我大唐慧武侯。”

    至于公主?李二没打算让他们把人带走,他们是否能活着离开长安都是一个未知数。李二当初曾想过要攻打吐蕃,但了解如今吐蕃的形式,李二有些迟疑,东有高句丽,新罗,百济。四有吐蕃,吐火罗。冒然攻打吐蕃定会引来周边诸国的不满。

    但是吐蕃的国土真是有些太广阔了。“去传唤太子,朕有话要问。”

    侍卫对下去传唤太子,李二需要考验李承乾,如何为难吐蕃的使者。父子二人在太极宫商议许久,最终决定,这一次不仅要吐蕃来求亲,新罗,百济,天竺均可,但大唐只有一个公主,嫁与未嫁还是个需要考虑的事情。

    次日清晨,武士彟与王圭再次前往钱府,本与其一同前往的还有长孙顺德,只不过长孙顺德被李承乾堵在了府门,说是要参观参观府邸,不想离开。

    城门处的王圭同样遇到了麻烦,魏王李泰守在城门处,单手指着王圭:“你回去,武家与钱家的事情自由他们去决断,你没有资格参与。”

    不论王圭如何解释,威胁,商量,李泰没有一丝想要离开城门的意思,摆明了告诉王圭,你今日不能出城。面对如此嚣张跋扈的李泰,王圭一时间竟然没有办法拜托李泰。

    其实武士彟也不喜欢王圭跟着,已经在钱家丢了一次脸,不希望同样的事情发生第二遍。而且这一次武士彟也找到了办法。

    来到钱家的武士彟只说了一句话:“武媚是我武家的人,不论她嫁给谁,都要住在我们武家,今日我必须带走武媚,带走我的女儿。”

    这般话打乱了裴念三个女人的阵脚,一时间无言,李恪暗中对裴念点点头,裴念忍痛答应:“带走小武媚可以,但是请应国公记住,武家退婚的事情,钱家还没有答应。”

    武士彟呵呵一笑:“那是自然。”

    独孤怜人揉着武媚的小脑袋:“你放心,等钱矜回来,她与婉儿一同去求陛下,一定没有事的。”武媚点点头,一步三回头的看着前厅中的人,眼泪疙瘩不停低落,在她的心理,家不是武家,钱家才是她的家,走了许远忍不住哭喊:“念念姐,季静姐,怜人姐姐,一定帮我看好钱策,不许他和徐惠来往。”

    三个女人不停点头,在武士彟即将走出钱府时,长孙冲冷声道:“希望应国公记得,国丧三年还有一年。黄野会进长安,希望应国公不要做一些自认为聪明的事情,夜间的长安也不是那么的安全。”

    武士彟的身子一颤,随后大步离开。长孙冲和李恪对视一眼,随后叹气,如果钱欢再此,武家不会这么轻易的带走武媚。

    可惜,他不在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