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青鸟

    不出叶子高所料,天到黄昏时,道士干笑着走进客栈。

    余生正好从后厨出来,这半天时间内,他所有精力全用来做狮子头了,把评分提升为了八。

    再好吃的东西也有腻的时候,清姨已经上去休息了。

    叶子高和白高兴去了田地,跟随而去的还有草儿几个,他们要把杂草除去。

    余生正愁着做出来的新鲜狮子头无人消受呢。

    “小掌柜,那个,还得叨扰一晚。”道士走到柜台前。

    余生倒给他一碗酒,又把一盘狮子头端给他,“尝尝这个。”

    饮酒的道士眼睛一亮,用筷子夹时,因太嫩,一点也没夹到嘴里。

    他舔了舔筷子,赞道:“小掌柜的厨艺没得说,走过这么多城池,少有人及的上你。”

    余生递给他一个勺子,不把恭维放在心上,“再住一宿也好,我正好有点事儿要你帮忙。”

    道士全心全意扑在狮子头上,“你说。”他头也不抬。

    “也不怎么为难,就是让你的鼠辈……”

    道士抬头,含糊的指责余生。

    “不是说尔等鼠辈,我是说你那些老鼠,在扬州城表演鼠戏时帮我点儿忙。”余生说。

    “这好说,帮什么忙?”狮子头着实美味,让道士大包大揽起来。

    余生于是把小老头和巫祝的故事说了,只是不曾透漏主人公是小老头。

    他让道士把这故事融入到他的鼠戏中。

    道士啃着狮子头,刚要答应,话已经在舌头上却又收了回去。

    他面露难色,“小掌柜,这出戏不好排呀,假假真真难办的很,又要得罪巫院。”

    余生摆手,“行了行了,那棪木板子送你了。”

    余生最不差的就是棪木,改日问一下农神,看怎么能再种几棵。

    “成。”道士点头。

    只是余生觉着有点亏,于是又塞给一个故事,一个关于方程巫祝夫妇讹诈的故事。

    道士咋舌,“小掌柜,这会不会招来巫院报复,我和你不一样……”

    “放心。”余生止住他,“巫院若敢动手,正中下怀,到时我帮你收拾他们。”

    道士这才放下心来,端着狮子头和棪木酒上楼了,“那成,我回去排练去。”

    天色向晚,余生也不再练习狮子头了,自己又端一盘坐门口饮茶闲坐。

    斜阳挂在墙上,落下河边树的影子,包子几个毛孩子在河边玩耍,不是传来嬉笑声。

    黑猫,警长见道士把车开到客栈门前,又想去参观,被余生提了回来。

    在挨了两巴掌后,两只猫索性蹲在暖阳下,互舔之后又打起王八拳来。

    “很久不见斜阳了。”何今夕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他身后。

    余生看他,何今夕走过来坐在对面,“也不是不见,是很久不曾注意到了。”

    余生为他倒了一碗茶,又递给他一勺子,“尝尝,今天刚做的。”

    何今夕道:“掌柜做的菜都不错,希望夕儿醒来时也能尝到。”

    “会的。”余生说。

    何今夕尝一口,又饮一口茶,然后长吁一口气。

    茶为寺庙老僧摘的山茶,又有狮子头口齿生香,只是少了人分享,不然最幸福的日子也不过如此了。

    何今夕坐在斜阳下,捶打着自己的腿。

    直到这时,余生才察觉他旅途的劳累,而不是来时那副强悍模样。

    “何大侠有目的地,自然不会贪图沿路的美景。”余生说。

    何今夕摇头,一生清欢,有人相伴,看花开花落,贪图人生美景才是他求长生的原因。

    他告诉余生,他们从南荒来,跨过荒海去往西荒,期望求到让妻子回魂的灵丹妙药。

    奈何灵山难登,昆仑丘不可攀,无解之后去往中原——传说中圣人辈出的地方。

    只是圣人多以陨落,剩下的也隐在深山老林了,再想找到其行踪已经很难。

    走投无路之下,何今夕本来决定背着妻子去北冥幽都,恰在这时从昆仑丘传来了镜子的消息。

    于是何今夕背着棺材又来到东荒,千辛万苦之后才找到了剑囊镇。

    “以前我也听过镜子的传说,只是流传千百年了也没当真。”何今夕饮着茶说,这也是他准备去北冥的原因。

    只是这次消息不只来自昆仑丘,更让他坚信不移的是据昆仑丘西王母说,这镜子刚被用过。

    “这消息是为西王母取信传食的青鸟传出来的。”何今夕说。

    据他听到的,当时西王母问来访的人,又用镜子起死回生,进轮回抢人,不怕遭天道反噬?

    来访者笑言,天道是什么,什么又是天道?顺我心者为天道,逆我心者为挡道。

    她反问西王母,复活天神更是逆天而行,他们不也不把天道放在眼里。

    西王母趁机问起了天神回魂之类的话,还要求镜子一用。

    “当时她说镜子又丢回原来地方了,借用之人若有缘自会寻到。”何今夕说。

    青鸟当时侍奉在旁边,把话听了个清楚,然后把消息传了出来。

    逆天而行,这镜子不得不称之为神物,想得到的人自然有很多,于是在大荒之上传遍了。

    余生倒觉着这青鸟是个大嘴巴,不然西王母的话怎么随便就传遍大荒了,上次镜子的传说中也有。

    正是听到这个确凿的消息后,何今夕才根据更古老的传说找到剑囊镇的,不然他早去幽都了。

    幽都的人传言能看见鬼魂,或许让他们寻找也是不错的法子。

    “为什么不找巫院的人试试?”余生问。

    不说还好,余生话音刚落,方才还平和,娓娓道来的何今夕,一掌拍在桌子上。

    这桌子不是棪木的,是余生客栈原来退下来的那批,顿时被拍掉一角。

    “就是巫院把何夕害成这样子的。”何今夕闷声道。

    看着他一脸怒气的样子,余生被惊住了。

    片刻后,何今夕看着桌子道:“抱歉,失态了。”

    许是没了兴致,他站起来拱手回客栈去了。

    余生看着他背影,“巫院害的?这里面的水还真深。”

    客栈外面又安静下来,黑猫,警长不知去哪儿了,至少没去道士的车旁作乱。

    斜阳落在水面上,波光粼粼,几个毛孩子玩累了,慢慢走上岸来。

    见到余生,在包子率领下全跑着围过来,“生哥儿,吃什么呢?”

    他们看到盘子里剩下的三个狮子头,不用余生回答,包子伸手就过来抢。

    “去去。”余生端走,逗他们道:“想吃?也行,给生哥儿唱个小曲儿。”

    狮子头的香勾起了他们的馋虫,包子丝毫不怯,不待余生答应就唱起来。

    “风飘飘,雨萧萧何日归家洗客袍……”

    这破锣嗓子,让余生惊的差点跌倒在地上。

    “行了,行了,给你了。”余生忙止住他。

    包子急忙收口,与小伙伴一拥而上拿起勺子来分食。

    “让我来一口,让我来一口。”几人很快就因分不匀而互相争起来。

    “包子吃的最多。”余生在旁边煽风点火。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