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悲催的代正业

    代正业怎么也没有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竟会有人从背后攻击他们,而且还是二十多人!等到他们发现之时,对方已经冲到了近前。

    这些人全都是山匪,平素里就悍勇无比,哪里是代府的这些家丁可比,不一会的功夫,除了那两名江湖武者还能勉强站立外,其余人都被撂倒了。

    代正业刚才被人一棍打翻在地,此时正双手撑着地面不断后退,他的脸上挨了不少拳脚,发丝散乱,鼻青脸肿,看起来狼狈至极,又惊又怒道:“李青云,你居然提前就埋伏好了!”

    李青云不急不慢道:“代老爷,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这帮揍你的人,我可不认识。兴许是你平日里得罪了什么人,人家找上门来了。”

    代正业骂道:“你放屁,除了你,谁会跟我过不去?”

    此时长街尽头传来一阵阵响声,李青云踮脚望了望,发现是衙役们闻讯赶了过来。

    只要衙役赶到,这帮山匪必定撤走,李青云突然大喊道:“好,代老爷,为了一证清白,我便帮你一把!”说完一挥手道:“兄弟们,上!”

    妙手堂的伙计一拥而上,与伏虎山的山匪混战在一起,众人早已得了嘱咐:出人不出力,保护好自己就行,代家的死活与他们无关。

    混乱中代正业想要趁机逃跑,却被人一脚从后面踹了出去,扑出去的方向正是对面山匪的方向。

    代正业肺都要气炸了,大骂道:“是哪个眼瞎的踹的我!”

    两个山匪瞬间扑了过来,拿着手中的短棍,卯足了力气往代正业身上招呼,噼里啪啦打得代正业哭爹喊娘,只顾双手护头,在地上打滚。

    李青云大吼道:“代老爷,我来救你!”说着带了几名家丁冲了过去。

    两名山匪见到对方又有援兵,狠狠踢了代正业几脚,正要撤走,却见李青云上来对着代正业的脸上就是一顿猛踩、猛踢,手上胳膊粗的棍子更是不停地往他身上招呼。

    二人登时惊得目瞪口呆,一时竟忘记了后撤!

    代正业只顾抱头痛哭,哪里知道是谁在打他。

    “风紧,扯呼!”山匪头目见到衙役已到,呼喝一声,众人顿时呼啦啦撤走。

    李青云趁着山匪逃走的混乱局面,最后狠狠朝代正业的胯下捣了一棍,口中却大喊道:“不要跑!”拎着棍子佯装追了出去。

    代正业嗷呜一嗓子,差点痛晕过去,双手捂着胯下,痛得在地上翻来覆去,豆大的汗水从他额头不断滚落。

    衙役们冲进来,怒喝道:“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是谁在闹事!”

    李青云一指山匪逃走的方向道:“快追,是伏虎山山匪!”

    衙役们一听是山匪,顿时蔫了下来,刚刚拉出半截的刀又摁了回去,他们哪里敢追那些亡命之徒,领头的衙役咳嗽了两声,掩饰尴尬道:“这地上是谁啊?”

    两名衙役上去将代正业掰了过来,凑近一看,竟是县太爷的小舅子—代正业!

    领头的衙役大惊,他怎么被打成了这样?

    代正业气若游丝道:“快,快找郎中。”

    衙役忙道:“李少爷,你不就是郎中?”

    李青云摆手道:“我这点道行可不敢给代老爷瞧病,前面就是济医堂,你们还是送去那里吧。”他心中明白,代正业胯下那玩意怕是已经没救了。

    领头的衙役心中疑惑:庞县令早就跟他打过招呼,说这代正业最近跟李青云过不去,让他只当是没有看见,本以为李青云会吃亏,可没想到结果却是又插进来一波山匪,代正业被打得只剩下了半条命。

    第三日,衙门传唤李青云过堂,说是代正业状告他勾结山匪,谋财害命。

    李青云到了衙门后,发现代正业是躺在一副担架上的,惨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而盘县令的脸色也是阴沉至极。

    代正业的身旁,坐着一名妇人,她手里拿着一方丝巾,看着半死不活的代正业,不住地抽泣。

    李青云瞧那妇人跟代正业有几分相似,当下心中明白,恐怕这位就是他的姐姐,也就是庞县令的夫人了,今日代家是组团来的。

    庞县令面色不善地看了李青云一眼,他可不相信什么山匪,多半是这小子搞出来的诡计!

    庞县令之所以敢提审李青云,完全不顾周亿丰的关系,是因为昨日周亿丰已经奉旨进京,现在的金河他是老大。代正业不仅是他小舅子,还是他的活财神,那百花楼明面上是由代正业经营,其实全是他的产业,如今代正业被废,就相当于断了他的财路!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今日无论如何,他都要李青云付出代价!

    “李青云,百姓举报你勾结伏虎山山匪,谋害代家产业,你作何解释?”庞县令道。

    李青云淡淡道:“敢问大人是哪个百姓说的?那日山匪殴打代老爷的事,现场有几十人可以为证,何不问问他们?”

    庞县令道:“你跟代正业早就有仇,这事在金河也早已不是什么秘密,那山匪是真是假还很难说,现在就有人举报那些山匪是你找人假冒的!”

    李青云道:“道听途说之事,多半当不得真。”

    庞县令冷哼一声:“传证人。”

    一个老头畏畏缩缩地走上了公堂,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庞县令道:“魏三,你将昨日举报的话再说一遍。”

    魏三慌忙称是,略一犹豫后道:“那日我在伏虎山下砍柴看到李少爷上了山,而且后来苏府的管家还带了银子上山。”

    庞县令点了点头,冷冷道:“有没有此事?”

    李青云哑然一笑,并不否认道:“有。”

    此话一出,衙门外的百姓顿时炸了锅,纷纷议论起来,有的说李青云勾结山匪,有的表示对代正业同情,还有的直接喊道:“打死这个畜生!”

    庞县令还准备了其他证人,他本以为李青云会百般抵赖,没想到他居然痛快地承认了。

    “好!既然你自己承认,那本官就以通匪的罪名判你秋后问斩!”庞县令暴喝道。

    “是谁要斩我李兄弟啊?”公堂外一个粗犷的声音响了起来,然后就见两排全副武装的边军强行将百姓分开,空出了中间的道路。

    吴铁一身甲胄,一手挎着大刀,一手拎着一个布包,龙行虎步走了进来。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