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 静观其变

    “怎么样?”毛承祚不待几个回来的亲信家丁行完礼,便急切地询问了起来。

    “老、老爷,是真的。遍地都是满虏的尸体!可能有、有上千具。”家丁头目结结巴巴地说道。

    “还有七八百匹打死的战马!满虏的衣甲兵器扔得满地都是。”另一个亲信家丁报告道。

    “看来这黑狗他们说的是真的了?死的都是真的满虏吧?”毛承祚还是有些敢相信。

    “老爷,是真的。绝对是满虏狗子的尸体!”家丁头目坚定地答道。

    “那得快点去。给老子叫黄副将马上来,咱们要快点去!”毛承祚一下子下定了决心。

    这么多的衣甲、兵器、死马,都是好东西呀。有吃有穿有用的,是得赶紧去。去晚了,还不知道被什么人捡了漏呢。

    片刻功夫之后,黄龙急匆匆地赶了过来。开初他还是不信。不过,听了家丁们的详细解说后,他最终还是选择了相信。

    已经有两拔人亲眼所见了,难道还能有假不成?再说了,要杀良冒功,也犯不着搭上这么多的战马和兵器衣甲吧。

    最后,两人决定,黄龙亲率一千五百人前去打扫战场。

    八月十九日,黄龙带领一千五百名东江军士兵大包小包地满载而回。收拢衣甲一千三百多套,兵器一千七百多件,斩下满虏首级一千四百多级,还扛回马肉好几百块。

    这一次,东江军是真的搞肥了。

    “这么多的东西,那登州军就不要了?还有这么多的满虏首级,他们也不要?”毛承祚看着堆在营寨里密密麻麻的东西,心中犹自不信。

    “是呀,这其中定有什么关节!”黄龙也抓着脑袋说道。

    别的不说,这么多的满虏送上去,那可是惊天的大功呀!难道这登州军的将领是傻子不成?

    可是,真要是傻子,能打出这样的大胜仗来吗?两人商量一下后,决定再把黑狗和大虎等人叫来问问。

    “委屈你们了。确实是那么一回事。这次给你们记首功。等下找帐房去领十两银子。”毛承祚对于将黑狗几个关起来,也很不好意思。

    “你们说说,那登州军的将领还说了些什么?”黄龙在一旁问道。

    他们都不是三岁小孩了,天下掉馅饼儿的事,他们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的。

    “哦,还有两封信。”黑狗赶紧将龙尽虏交给他的书信和王瑞的命令拿了出来。

    毛承祚首先打开的是王瑞的军令绢。只见上面写道:“大明忠贞伯、征东将军王瑞钧令:东江将士,身处抗虏前线,多年浴血奋战,犹为可贵。现令你部立即接受本伯改编指挥。一应钱粮物资,兵器盔甲,俱由本伯供应。违令者,勿谓言之不预也。此令,王瑞。”

    “这,这……这他娘的,也太霸道了吧!他凭啥可以这样说?”毛承祚看完王瑞的所谓钧令,不由得气得满脸通红。

    老子这东江镇,和你登州镇完全没有任何的隶属关系,你凭什么以一张绢薄便要来指挥我们?

    这样明火执仗地来吞并,朝廷的规制呢,都不讲了吗?你登州镇的王瑞算哪根葱?老子以前听都没有听说过!

    “怎么回事?”黄龙见毛承祚发火,急忙将手中的书信递了过来,同时将写了命令的丝娟拿到了手中。

    “原来是这样!混帐!他王瑞真的是赖哈麻打饱嗝,好大的口气!”黄龙看完后,也是非常生气。还有更霸道狂妄的吗?

    虽然生气,毛承祚还是忍住心中的火气,将王瑞的《告东江军兄弟书》认真看了一遍。

    “东江军兄弟:瑞闻罪督袁贼卖国,杀毛帅以求议和,常自悲伤以泪。日前,某统雄兵数万,斩满虏万余。今至辽东,望东江军将领派人前来一观。看我登州健儿,杀满虏如猪狗,以为毛帅复仇……”

    归纳起来一个意思,我王瑞很牛,我的军队是天下第一,所以你要听我的。不信?我打给你们看!

    当然了,他也说了,是为毛帅复仇。不过,字里行间,还是掩不住的霸气侧漏。

    “给我去请张先生来!”毛承祚吩咐道。

    这张举人是辽东人士,年轻时曾经中过举人。满虏作乱后,他不甘心受胡虏奴役,便带着家人逃到了东江。

    因为其人见多识广,对满虏内的情形也很是了解,常常能给毛承祚提出很中肯的意见,所以一直很得毛承祚倚重。

    一会儿之后,张举人应命而来。他听完毛承祚和黄龙的介绍,又将两份文书看了一遍后,叹道:“我大明有此雄师,为何却要受那鞑虏之祸?真不知以前为何不调用这登州军赴辽参战!”

    众人一时都沉默不语,大家都搞不明白,大明怎么就突然冒出了这样一支军队。如此的强悍,如此的霸道无理!

    嗯,或者说无法无天!岂莫说命令东江镇听命一事,就是这文书的用语,就非常的不讲规制。

    可是,这登州军的战力就摆在众人面前。还打给大家看了。怎么办?他这军令,听还是不听?

    “先生,那我东江该如何应对?”毛承祚微微拱手施了一礼。

    “静观其变!”张举人摇着手中的羽扇道。呵呵,或许这古代的文人都爱装装诸葛孔明吧。

    “哦,如何静观其变?还请先生教我!”黄龙也拱手行了一礼。

    “呵呵!”张举人装完了逼,这才详细地说出了自己的主意:“依学生看来,可以先将此事通报其余岛军,到时也能有一个统一应对。先虚以委蛇,派些亲信心腹之人,去看看这登州军的真正战力。”

    “至于这些缴获嘛,咱们不但要收下,还要派人去朝廷报功。有了斩获满虏上千首级的大功,想来那忠贞伯要凭吞并咱东江军也不容易。朝中的大人也不会轻易允许。”

    “张先生所言有理,便依先生之计。”毛承祚和黄龙两人都点头称是。

    不得不说,张举人的这一番应对,确实是很有功力。既不得罪这牛皮哄哄的登州军,也主动在为自己寻找出路。

    第二日,毛承祚和黄龙便依计派人去其它各岛通报消息。同时又派出几条船运送满虏的首级旗帜,前去向朝廷报功。

    安排妥定,心情很爽的毛承祚和黄龙便呆在一起喝酒聊天。

    那知申时中分,有家丁来报:“老爷,不好了!派去报功的三条船,有一条船回来了!”

    “这些狗才,怎么办事的?”毛承祚一下子站了起来。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