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一六章 真假议和

    对于以范家商号为首的山西商队的到来,黄台吉给予了极高的礼遇。

    就在议定了继续执行围点打援战略的当天下午,黄台吉在自己的金顶大帐之中,亲自接见了范永斗的哥哥范永奎,以及范永斗最信任的儿子范三拔,当场赐予了两人大金国正黄旗下汉军一等备御的世职官位。

    同时给予范永奎一块通行铜牌,授予以范家商号为首的杀胡口山西商会,在东蒙古草原各部以及后金国内通商贸易的垄断之权。

    大明崇祯二年,也就是后金国天聪三年的这个时候,建虏的八旗只有女真八旗。

    也就是只有后来所谓的内八旗,还没有编建外八旗,也即蒙古八旗和汉军八旗。

    但是,作为黄台吉直领的正黄旗之中,此时已经编入了十六个汉军牛录了。

    毕竟建州女真人口有限,真正能够打仗的女真壮丁更是不多,而且早在奴儿哈赤征服周边女真部落的时候,就已经陆陆续续地全部被编入女真八旗之中了。

    所以,等到黄台吉费尽心机继承了奴儿哈赤的汗位之后,除了从多尔衮多铎兄弟那里巧取豪夺的牛录以外,为了壮大自己的力量,也陆陆续地将投降后金比较早的一批辽东汉人降将降卒,择其精锐善战之士,编入了自己的旗下,称为汉军牛录,交给李永芳、佟养性、孙得功、鲍承先之类的汉奸统领。

    与女真八旗的固山额真、梅勒额真、甲喇额真和牛录额真等女真官名不同,这些投降了后金国的汉人将领士卒自有一套官名。

    这套官名的叫法,基本上是照搬了明朝的官名,但也有所不同。

    一共分为总兵、副将、参将、游击和备御五个等级,不过每个等级里面又分为三等。

    汉军一等备御,自然是备御之中的最高等了。

    别看这个官职好像不怎么高,但是当时汉人在后金国内地位极低,除了极少部分明朝降将降官得到优待之外,绝大多数的汉人都是八旗旗丁的包衣奴隶,能够有一个正儿八经的官位,那已经是了不得的事情了。

    因为像孙得功这样的明军降将,背叛了信任他的巡抚王化贞,然后带着军队投靠了建虏,才只是得到了一个三等游击的官位。

    那么,黄台吉能够将一个投机商人范永奎、范三拔直接任命为一等备御,与孙得功这样的人只差一等,已经很可以说明对他们的重视了。

    但是对于什么备御不备御的官职,范永奎和范三拔表面上感激涕零而实际上也没有怎么当回事情。

    首先,大明朝也没有这个官职。

    再者说了光是有个名号而已,又没有兵,也没有饷,更没有俸禄,没有信地,光是好听有什么用?

    作为奸商,他们哪里会看重这些个什么虚名?

    所以,他们更加看中的,是黄台吉给予范家商号通行塞北,专司东蒙诸部贸易,以及后金国贸易的垄断特权。

    对于范家商号以及以范家为首的前张家口山西商会八大家来说,这一次商队北上,再一次打通了与建虏后金国的贸易商道,接下来,垄断了口外通往后金国的贸易,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巨额的利润。

    但是对于黄台吉等建虏高层来说,以范家商号为首的山西商队的到来,不仅给后金国带来了救命的盐茶粮食,更是给他们带来了比这些盐茶粮食更加重要的大明内情。

    正是范家商号从杀胡口带来的大明西北内乱的情报,让黄台吉南下攻明的想法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具体。

    接见封赏了范永奎等人之后,接下来的几天内,黄台吉一边继续派出哨骑往广宁南面埋伏打探消息,一边让人拿出从黑龙江、阿速江流域抢掠而来珍稀毛皮、参茸、东珠等物,与范家商号为首的商队交易。

    黄台吉拿着这些饥饿的时候不能吃,寒冷的时候又不足以穿的“奢侈品”,而且完全是抢掠而来没有什么成本的东西,去交换来自大明边内而后金紧缺的粮食、铁器和盐茶等物。

    因为定价权在范家商号的手上,所以范永奎等人以为自己大赚了一笔,而其实比这些东西更值钱的情报,他们却没有当成一回事,反而当作赠品白白送给了急于了解大明内情的黄台吉。

    几天之后,也就是六月二十七日中,为庆祝交易完成,黄台吉再次宴请范永奎等人,为满载而归的山西商队送行。

    同时也借着这个机会,把广宁附近的所有后金大人物,都召集到了一起,包括分别率军驻扎在广宁东西两面的正蓝旗旗主莽古尔泰和镶红旗旗主岳托。

    宴请完毕之后,宴席撤下,黄台吉见大帐之中人人翘首以待,于是咳了几声,清清嗓子,开始说话。

    “今日范家商队西归,朕特命旗主贝勒云集此处,举办宴会,为范东主与范家少东主西归送行。

    “朕要在这里,向以范家商号为首的山西商队,长途跋涉来此贸易,互通有无,表示朕对你们由衷的感谢。

    “朕殷切地盼望着,这次贸易之后,范家商号能够甘当表率,带着更多更大的山西商队,前来东蒙古诸部,与我大金朝通商交易。

    “我大金朝对于远道而来的商人最是看重。汝辈前来,不仅税赋全免,而且必有厚赏。两位范备御,汝等务必再接再厉!”

    范永奎、范三拔听了这话,本就席地而坐的两人,赶紧起身,然后又恭恭敬敬地,面朝黄台吉,跪地谢恩。

    黄台吉身高体胖、方面大耳,颇有威严,对于后金国的旗主贝勒贝子们从来也没有什么好脸色,如今屈尊降贵,这么礼遇两个来自南朝的商人,帐中人自然知道其中的缘由。

    他们抢掠而来的物资虽然多,但是除了牛羊马匹等牲畜之外,并没有多少可以食用之物,铁器、盐巴之类的东西虽然已经能够自制,但是产量极其有限,因此国中盐铁之物价格昂贵。

    而茶叶就更别提了,唯有南朝才有此物。

    至于貂皮、东珠、参茸等关外物产,看似珍贵无比,但是对于素来崇尚实用的老一辈女真贵族来说,他们心中知道得很清楚,这些南朝商人特别是南朝的达官贵人们视若珍宝的东西,对于富国强兵来说,实际上根本没有用处。

    在座诸人之中,即便固守女真风俗、极端鄙视汉人,而且性格鲁莽冲动的莽古尔泰,都知道这些商人对他们八旗贵族来说,是不可或缺的重要资源了。

    说完了前面的话,本就细眉长目的黄台吉,眯缝着眼睛,看着跪在自己面前不远处的范永奎、范三拔,又说道:

    “听闻明国朝廷禁止商旅出塞,与我大金国贸易,此事理屈在明。

    “我大金国立国之后,曾经多次投书宁锦,诚心议和,然而明国君臣顽固不化,不予理会,此事同样理屈在明。

    “不过即便如此,朕今日也要再次决定,我大金要与尔明国议和。

    “诸位往来贸易,享有垄断之权,如今北来虽有不便,但长远看来必然兴隆,所以大可不必有所顾虑。”

    黄台吉说完准备与大明议和的话后,范永奎、范三拔都是一惊,抬头看了看黄台吉,再看看范文程,然后连忙说道:“陛下英明!”

    既然范家商号已经捷足先登,范永奎等人当然希望后金与大明议和通商,毕竟后金与大明议和通商之后,自家不仅享有后金国主亲自给予的垄断贸易之权,而且也不用再承担如今这样杀头抄家的风险。

    因此,得知后金与大明有议和的打算,范永奎等人对待后金当然更得尽心尽力了。

    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所谓议和是黄台吉在范文程建议下,给范永奎等人画下的一张大饼。

    按理说,对于这种投机倒把的走私商人,黄台吉根本没有必要这么在意,但是黄台吉却不是普通人,而且最善于做戏做全套。

    他知道这些商人想要什么,又害怕什么,所以就对症下药。

    而且与明朝议和的事情,黄台吉也不是没有想过,虽然大多时候是假议和,但个别时候也曾想过真的议和。

    不过这一次,有了范永奎等人带来的大明西北内乱的消息之后,黄台吉眼下所说的议和,就是一次假议和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