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书生

    马车又行了一阵已能见到扬州城的轮廓,这一路上施紫雨小嘴不停,给齐楚滔滔不绝的讲述扬州城中的美景美食和有趣的人,还有奇怪的事。

    齐楚闭目养神,也不知听没听进去。

    施紫雨问道:“你有很久没来扬州了吧?”

    “整整十年了。”齐楚睁开眼,目光炯炯有神,依旧是那个流光公子。

    施紫雨道:“真想看看当年你与爷爷的一战,可惜那时候我太小了。”

    齐楚道:“我成名那年,你还被你娘抱着呢。”提起当年之事,他忽然想到那夜与施游飞比武时在人堆里好像有一美妇抱着一个小孩,那小孩看着自己不停的笑,时不时还向他招手。齐楚把这事与施紫雨说了。

    施紫雨吃惊道:“你不是骗我吧,难道那时候我们就认识了?”

    齐楚道:“应该是,那孩子左耳垂下有一个很小的红痣,如不仔细观察决然不会发现。”

    施紫雨轻抚自己的左耳垂,在那里有一颗红痣,“我娘说这是富贵痣,她还说红色的富贵痣很少见呢。以前有个相师看过,他说红色的富贵痣还能旺夫,谁与我在一起定能逢凶化吉。”她盯着齐楚,明眸动人。

    齐楚不动声色道:“有机会一定带我见见这位相师,我倒要看看哪一个家伙竟敢胡吹乱侃欺骗施大小姐。”

    施紫雨佯怒道:“烦人!你等这次到了扬州我的地盘,看我怎么收拾你。”

    齐楚笑道:“到那时还不知道是谁收拾谁呢。”

    正说着马车停了下来,车夫撩起车帘,探进头来说道:“公子到了。”

    齐楚说道:“你先去禀报你家主人,我们随后就来。”

    那车夫看了齐楚一眼,齐楚笑道:“放心吧,已经到这里了,就不要怕我们跑了。再说了就这么一会儿,我已经听见有六个人埋伏在附近。就算我们想走也不容易离开吧。”

    车夫“嘿嘿”一笑,不好意思的离开了。

    “这里有危险?”施紫雨问道

    “是敌是友尚不可知,去了不就知道了。”齐楚下车,施紫雨跟在后面说道:“要是这里面有许多高手,别管我,你先走。进了扬州城去逝水山庄搬救兵。”

    齐楚笑道:“鬼蛊十三门我都不放在眼里,今日就算有危险,那么结果也只有一个,就是里面的人再也出不来。”

    施紫雨看着他,心想此人有时悠闲淡雅,有时却狂妄无束。齐楚时而让她觉得亲近,又时而神秘,一时间施紫雨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不过听齐楚一说,心中也安稳了些。

    这时车夫已经禀告完毕又走了出来,他身后跟着一个四十岁上下的男子还有一个面白如玉的少年。那男子离齐楚三步之距时就弯腰行礼。

    齐楚立刻认出他来,此人名叫杨星,江湖人称书生剑。杨星早年是一介书生,后屡试不中,最后放下功名以文章入剑道,悟性极高,三年之内就在江湖上声名鹊起。十二年前,齐楚曾救过杨星一家五口性命。

    杨星面带微笑,眼中含泪,就要跪倒在地。齐楚拦住他,说道:“杨兄万万不可行此大礼。”

    杨星哽咽道:“自十二年前一朝惜别,小人日日夜夜思念恩公,今日有幸再见实乃小人之福啊。”

    齐楚笑道:“杨兄太客气了,如你再自称小人,这门我可就不进了。”

    杨星知道齐楚为人向来豁达,立刻说道:“恩公快快请进。”

    随即引着齐楚二人进屋。

    杨星让齐楚坐在主位,齐楚也当仁不让。杨星一会斟茶,一会倒酒,二人闲聊一阵。忽听杨星说道:“我刚才听老六说来的路上天下第一镖局的人冒犯了恩公?”

    齐楚道:“说起来也不算冒犯,实则我们挑衅在先。”

    施紫雨急忙道:“可是他们先侮辱你我才出手教训的,这时候你又当上缩头乌龟了。”

    杨星见施紫雨和齐楚说话毫无顾忌,心想此人若不是恩公的至交,那背景肯定不简单。

    施紫雨从小在逝水山庄长大,江湖上的英雄事迹早已不知道听了多少遍。书生剑杨星的故事她也是非常喜欢,听说十年前杨星又建了流星赶月阁,结交了许多奇人,其中不乏高手。

    刚才在外面她见这房子是个草庐模样,可是屋内却别有洞天。

    施紫雨笑道:“听闻杨大哥为人素雅,不喜欢金银珠宝等奢华之物。不过这屋内墙壁上的字画,每一幅都是传世之宝,当真是开了眼界。”

    杨星此人有三个爱好,读书、练剑和收藏字画。他身边的朋友都是江湖豪杰,真正懂字画的人少之又少。在他建了流星赶月阁后,招揽的都是江湖异士,对他都是毕恭毕敬,又哪里敢像施紫雨一样称呼杨大哥。施紫雨正中下怀,杨星忽觉得一知己,笑道:“姑娘慧眼如炬,我这陋室中的字画都是当世孤品,虽不敢说是无价之宝,但每一幅都价值黄金万两。”

    施紫雨笑道:“杨大哥真是谦虚,你墙上随便拿出一幅画逝水山庄都没有呢。”

    杨星一听她是逝水山庄的人,立刻问道:“敢问姑娘是逝水山庄的哪一位?”

    施紫雨望向齐楚,似有询问之意。齐楚道:“你杨大哥从不以家世背景结交朋友,但说无妨。”

    施紫雨嫣然一笑道:“家父是碧海剑,如果杨大哥不嫌弃就叫我一声小妹吧。”

    杨星虽然已有准备,但一听她是施一鹏的女儿也不禁动容。在临近扬州地界只要和施家沾亲带故的人谁也不敢怠慢。杨星道:“果然是虎父无犬女。”

    施紫雨刚想起身行礼,忽听杨星身边的白面少年冷笑道:“逝水山庄虽大,若是真动起手来,说不定什么碧海剑连我都打不过。”

    施紫雨听人诋毁父亲,倒也不生气。

    忽听杨星怒道:“杨忆箫!你这孩子怎么这般说话,还不给施小姐道歉?”

    杨忆箫闻声也不道歉,场面尴尬,齐楚问道:“杨兄,他莫非就是令郎吧。”

    杨星道:“真是惭愧啊,正是犬子。今天他出言冒犯施小姐,若是算起来是我这个当父亲的没有教育好。杨某在这里给施小姐道歉了。”

    杨忆箫冷哼道:“爹,你给她道什么歉。我们流星赶月阁未必打不过逝水山庄。”

    施紫雨笑道:“杨大哥,他说的不错。听说流星赶月阁近年来招揽江湖异士,说不定实力早在我逝水山庄之上了。”

    杨星一听惊道:“施小姐这是怪我了,忆箫你还不道歉。”

    杨忆箫嘴硬就是不说,施紫雨笑道:“小弟弟你这般说话是因为没见过逝水山庄的武功,要不然今日在此咱们比试一番,你看如何?”

    一听比武,杨忆箫双眼放光,立刻答道:“好,但是他不能帮你。”他指着齐楚,杨星的儿子自然不是泛泛之辈,一眼便看出齐楚武功不弱,自己不是他的对手。

    齐楚笑道:“就算我要插手,施大小姐还怕有辱逝水山庄的名声呢,对吗?”

    施紫雨笑道:“你这话跟我爷爷去说,一会你不许出手,否则就是乌龟小狗。”

    齐楚早年的事情杨星略知一二,心中犯疑:莫非这施家小姐是对恩公有意?再看齐楚,他自己倒了杯酒大有看好戏的样子。心想:恩公一生饱受磨难,若是今后真能得施小姐陪伴,二人可谓是神仙眷侣。

    齐楚心知施紫雨武功一般,而那少年既是杨星之子,武功肯定不弱。平日里施家大小姐娇惯蛮横,今日被教训一下也好。

    只听一声清啸,杨忆箫背上的剑破鞘而出,一看之下绝非凡品。施紫雨走入场中,飒然道:“小弟弟一会输了可不许哭。”

    “你别哭就行。”杨忆箫镇定自若,颇有几分大家风范,“看剑!”一剑刺出,施紫雨只觉一股寒意袭来,屋内原本暖意如春,突然温度骤降。

    “凌霄剑雨!”杨忆箫身子不动,长剑上指,霎时间化气为剑,剑密如雨。齐楚也不免露出赞许之色,心道:这少年资质甚好,小小年纪能使出凌霄剑雨实属不易,几年之后定是江湖上年轻一代的翘楚。

    施紫雨武功本就不如杨忆箫,可是她神情不慌笑道:“你这剑雨怕是连油纸伞都刺不破。”她眉弯如月,眼波如水,回头看了齐楚一眼,神情得意。

    “看招!”杨忆箫剑雨终成,长剑落下,空中气剑同时朝着施紫雨飞去。一旁观看的杨星知道自己儿子的武学功底,以为胜券在握,瞧了齐楚一眼看他没有出手相救之意,心想如果施紫雨不敌,自己要立刻挡住凌霄剑雨,以免伤了施紫雨。

    齐楚也以为施紫雨要败下阵来,他不出手就是想让她吃点苦头,改改这刁蛮的性子。可就在这时,突然听施紫雨说道:“惊蛰!”

    齐楚猛然抬头,只见施紫雨左脚弯曲在前,右脚挺直在后,身形似弓,以头为箭,右脚猛力后瞪,左脚立即跟上,就在两腿力量同时达到顶峰时,集全身功力于头部,整个人飞射而出。

    龙神八变!

    齐楚心惊不已,施紫雨的招式动作分明就是今天自己对敌孙擎时所用的龙神八变中的惊蛰。这招惊蛰像齐楚这样练的炉火纯青的人能随意集功力于身体任何部位,但初学者集功力于头部是最容易使出的。想不到施紫雨悟性如此之高!看一遍竟然就学会了。

    施紫雨使出的这招惊蛰虽然远不如齐楚,但仍然震得屋内杯碗尽碎,门窗大开。

    惊蛰意在惊字,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是为惊。施紫雨从头到尾都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让杨忆箫放松警惕,并给他充足时间使出凌霄剑雨。如此一来,凌霄剑雨一成,杨忆箫肯定精神放松,施紫雨选择在这个时候使出惊蛰是最好的时机,早一刻杨忆箫定会变招,晚一点自己就被剑雨伤到。

    齐楚看着施紫雨的身影,忽然想到当年燕寒传他龙神八变的情景。那一年他与杨忆箫年纪相仿,自己问燕寒:对战之际,何时才是用惊蛰的最佳时机?

    燕寒说:惊蛰是龙神八变中威力最强的一招,所以对手会千方百计阻止你用出惊蛰。就在对手胜券在握,你濒临绝境,自己和敌人都知道马上要命丧黄泉之时,就算结果是死,这一刻无论如何都要用出惊蛰。

    “惊蛰一出,险象环生。”

    齐楚想着燕寒的话,自从他下玲琅阁以来,这招惊蛰总是在他生死之际助他得胜。惊蛰好像就是他的守护神,可是燕寒却早已不在他的身边。

    今朝惊蛰初开,一招雷唤苍龙。

    施紫雨惊蛰一出,杨忆箫顿时露出骇色。杨星认得这招,十二年前他一家老小遭仇人追杀,途中巧遇齐楚。齐楚出手相助,可是仇人中高手太多,合力围攻齐楚。就在齐楚要败下阵时使出了这招惊蛰,惊蛰一出,乾坤逆转。齐楚冒死救下杨星一家,这也是为何杨星时至今日都如此感恩齐楚的原因。

    杨星深知惊蛰威力,在他眼里流星赶月阁的颜面是小,自己儿子的性命是大。哪里再敢犹豫,全力冲向杨忆箫,替他挡下惊蛰。同时,施紫雨见杨星冲来,立刻收功,笑吟吟看着杨星说道:“这招惊蛰是流光公子今天教我的,不是很熟练,让杨大哥见笑了。”

    杨星双手抱拳道:“多谢小妹手下留情。”

    她洋洋得意的看了齐楚一眼,再看杨忆箫竟然没有半点气愤。

    她技高一筹,但人家杨忆箫似乎没把她放在眼里,有些生气道:“怪人!”

    此时的杨忆箫听说自己面前这个男人就是流光公子,立刻走到齐楚面前,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二话不说竟然砰砰砰磕起头来。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