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起因

    齐楚闭上眼,慢慢说道:“一个月前我看见这张字条时也无比震惊,但如果小师妹还活着,那为何不出来见我呢?”

    徐锦鱼问道:“送字条的人是谁?”

    齐楚道:“不知道,岚汀说他在厨房做饭,这张字条就飘到了他的眼前。”

    徐锦鱼道:“这送字条的人武功一定很高,能在你眼下来去自如的人世上不多。”

    齐楚道:“当年小师妹死在我的手里,我看着她断气。所以,我以为这是别人的恶作剧,可是后来岚汀又收到了小师妹当年戴的青花翠玉钗。”

    “这怎么可能?青花翠玉钗不是早就丢了吗?”

    “当年小师妹是这么说的,可是当它再出现时,我真的没有办法不去相信她还活着。”齐楚说道

    徐锦鱼明白,在齐楚心里有希望总是好的,那样他就可以不用那么痛苦。

    “所以,你就娶了舒灵雪。可是舒灵雪这样的女子,怎么会轻易的嫁给你呢?”

    齐楚伏在她的耳边说了一通话,徐锦鱼笑骂道:“你这无赖!”

    齐楚道:“当时也是被逼无奈,我本以为娶了她,送信的人就会再次送来消息。可是成婚当晚舒灵雪就逃了。”他把舒灵雪留下的纸条给徐锦鱼看了。

    徐锦鱼道:“看来这舒灵雪是专门来治你的。那么这次来扬州是找舒灵雪的了?”心中略有失望,他十年不来扬州,此次前来竟然是为了别的女人。

    齐楚道:“也不全是。”上次给岚汀治伤时齐楚讲述了舍灵的的事。这一次又把杨星幼子失踪的事讲给她听。

    徐锦鱼道:“白天在大明寺那个村姑也说孩子失踪了,这三起失踪真的很像。”

    齐楚道:“恐怕是同一人所为。”

    徐锦鱼道:“可有什么线索?”

    齐楚思索道:“成婚当晚舒灵雪走后,我和岚汀寻着她路上留下的踪迹追去,可是踪迹却在无名小镇外消失。”

    徐锦鱼道:“所以你们进了无名小镇”

    齐楚接着又把小镇中发生的事仔细讲来。

    徐锦鱼道:“我猜徐三老鬼和舍灵不是一伙的,否则他们怎么会分成两次来杀你。”

    齐楚道:“有道理。那么送字条的人会是哪一方的?”

    徐锦鱼道:“不好说。”

    齐楚道:“我这次来扬州就是开棺验尸,看看小师妹是不是真的活着。”

    徐锦鱼听了在不说话,她也不知自己是何心情,当年因为自己的过错间接的害死了小师妹。要是小师妹还活着,自己的心里就不会再有内疚。可是小师妹如果真的活着,齐楚会为了补偿她,和她在一起吧。自己仅存的一点希望都没了。或许人都是自私的吧,这一刻徐锦鱼不希望小师妹活过来,就算如今自己不能和齐楚在一起,但只要远远看着他就好。

    此时的齐楚心想:如果明天开棺,发现尸体不在了,那么就证明小师妹还活着,可是为何她不来见自己呢?送消息的人又是怎么知道小师妹还活着的?如果尸体还在,此人费尽心思的编造一个谎言,最终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

    一切只有明天才知晓,他慢慢的向岚汀的房间走去。

    天地寂静,徐锦鱼幽幽道:“齐楚啊齐楚,我宁愿永远也不见你,也不想听到今天你带来的消息,今晚的夜该怎么熬呢?”

    岚汀舒服的躺在床上,齐楚推门而入。

    “公子你吃饭了吗?”

    “没有。”齐楚微笑道

    “那我给你去做啊,还想吃面吗?”他跳下床,急着冲出去,在他心里可不能让公子饿肚子。

    齐楚一下把岚汀拉了回来,“今晚不吃了。”

    岚汀看着齐楚,总觉得两天不见公子好像消瘦了,“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怎么都要吃点的。”

    齐楚坐了下来,“你跟着我的这段日子干了不少活,承受了不少危险,苦了你了。”

    “公子别这么客气,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啊。毕竟拿着那么高的薪水,服务就要到位。”他笑着,有些尴尬。除了打杂做饭,他真的不会什么了。没想到公子还这么在意自己,心中甚是高兴。

    齐楚道:“以后这些事你就少做吧。”

    “啊,公子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啊,要是我做的不好你就告诉我。”岚汀惶恐,“你这么说我心里难受。”

    “跪下”

    岚汀普通一声跪在地上,眼中已有了泪水,不是委屈,而是痛恨自己做的不好,让公子生气了。在他心里,除了父亲,就属公子最重要。他自己还要排在第三位。

    齐楚说道:“你向着北方磕三个头。”

    屋内朝北的窗户开着,岚汀不敢违抗,“嘭嘭嘭”重重叩了三下,他心里难过所以很是用力,额头都红了。心中自责道:一定是我哪里做的不好惹公子生气了。又想到昨晚舍灵说公子收徒的事,没来由的鼻子一酸。他比杨忆箫还小两岁,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看看你自己成什么样子,多大了还哭鼻子。”齐楚微怒,跪在他面前的这个孩子将会是玲琅阁未来的传人。所以,从这一刻他的要求更高了。

    岚汀用袖子擦了擦眼泪,听齐楚说道:“从今天开始,你再也不许哭了,知道吗?”

    “嗯”他重重的答道

    “再给我磕三个头。”齐楚又露出了慈祥的目光,他喜欢岚汀,打心眼里喜欢。

    岚汀不明所以,但是公子让他做的事情,就算是死他都会去做的。磕完了头,忽觉身体有些虚弱,但坚持着跪在地上。

    齐楚说道:“你想听听我从前的事吗?”

    或许是因为明天就要知道小师妹是否还活着了,今夜难眠吧。他总想找个人说说话,除了徐锦鱼,就只信任岚汀了。

    “想啊”岚汀从前都是在别人口中知道公子的那些传说,如今公子要亲口讲给自己听,他当然高兴。

    齐楚没有让他站起来,转过头眺望北方,仿佛回到了从前。

    “我拜在玲琅阁门下,师父叫徐道佛,人称神中之神。他三十岁那年江湖上已经无人能敌,可以说是天下第一。当年冬天,师父把我捡了回来。师父说我是个孤儿,被抛弃在深山老林。那年冬天格外的冷,他怕我冻死,所以救了我。师父有四个徒弟,我排行第三。大师兄就是你父亲,后来人称义展云飞的燕寒。”

    岚汀听到父亲的名字,更加聚精会神。想到公子竟然是个孤儿,念及自己的身世。原来自己还算幸福的,至少有个父亲。

    “我的师姐就是今天锦绣坊的主人徐锦鱼,小师妹名叫苏浅漓。师父说我们四个人的命运很像,因为都是孤儿。好像从那一刻开始,我们四人的命就连在了一起。你爹大我几岁,非常照顾我。年少的时候我调皮掏蛋,闯了祸总是他替我扛着。所以,经常挨师傅的责罚。他为人讲义气,总是为朋友两肋插刀。”说到这他眼中不由一亮,仿佛想到了什么。他和燕寒之间有太多的热血、振奋的故事,怕是三天三夜也讲不完。

    岚汀好奇问道:“前两天在客栈中那几个人说我爹爹当年从皇帝的百万大军中悄然脱身是真的吗?”

    齐楚道:“是真的,说起来当今皇帝和你爹同龄。传说他六岁被立为太子,十岁登基。你可别小瞧了这十岁的孩童,他不愧为少年天子,胸有宏图,手握至高无双的权利。就在登基的当年三位顾命大臣被他杀了两个,剩下一个只能乖乖听话。”

    齐楚讲的云淡风轻,岚汀却听得热血沸腾,关于皇上的往事他第一次听说,心中想道:十岁的孩子就能把三个老奸巨猾的顾命大臣玩弄于鼓掌之间,他的城府之深,智谋之高,怕是天下无人能比吧。

    岚汀问道:“这皇帝如此厉害,为何要抓我爹爹呢?”

    齐楚道:“或许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金钱和权利已经不能满足他的欲望。也只有绝世武功才能让他动心。当年你爹名声甚响,在江湖上流传着许多传说,龙神八变精妙绝伦。皇帝肯定对龙神八变动了心。那一年应该是他亲政后的第二年,谁也想不到身为一国之君的他竟然动用百万大军捉拿你爹,当时我闻讯赶到,在暗处以一曲《幻海惊涛》助你爹一臂之力,才使得他逃出生天。”

    “幻海惊涛也是类似幻术一般的曲子吗?”岚汀问道

    “幻术多为制造幻境,而幻海惊涛是通过音律让人产生幻觉,若论威力二者不相上下,但幻海惊涛实为一首曲子,所以任何人都可以学。”

    岚汀问道:“公子可以教我吗?”心道:这首曲子能帮助爹爹从万军之中金蝉脱壳,我一定要学。

    齐楚笑道:“你若真想学,我当然可以教你。不过你就不想学更厉害的武功吗?”

    “还有更厉害的?”岚汀真的不敢想象,公子竟然愿意教自己武功。

    齐楚笑道:“你刚才朝北叩首算是拜过师祖了,又给我磕了三个响头就成了我的徒弟。”当初杨忆箫拜师时都没有给师祖行礼,因为齐楚只是收他为徒。但今日他要把玲琅阁传给岚汀。

    “我变成了公子的徒弟?”岚汀哪里敢相信?

    “公子你没开玩笑吧?”

    “怎么?想反悔不成?”齐楚笑道

    “额……不反悔,肯定不反悔。”岚汀又“嘭嘭嘭”连续磕了十几个头。

    “你干什么?”齐楚笑着问道

    “太高兴了,没法表达,只有磕头了,嘿嘿。”

    齐楚把岚汀扶了起来,“坐吧,你的伤还没有全好,别累着。”

    岚汀乖乖的坐在齐楚旁边,倒了杯茶,说道:“师父喝茶。”

    齐楚笑着接过:“你还真会拍马屁。”他心里高兴,从今往后不仅要把象帝之功传给岚汀,还要给这孩子世上最好的东西。

    “都是师父教得好,嘿嘿。”岚汀挠了挠头

    “没大没小,找打。”齐楚轻轻弹了岚汀的额头一下,他哪里忍心打他呢。

    岚汀笑道:“接下来师父要传我武功了吗?”心中无比激动,掌心冒汗。齐楚的武功他可是见过,曾经他有一个梦想,如果自己也能有那么高的武功该多好啊!如今梦想已经变成现实,岚汀不断告诉自己要努力。

    齐楚道:“习武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在这之前我给你讲个故事。”

    “好呀,我最喜欢听故事了。”岚汀笑道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