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杀手

    他身后的黑衣人正是那日袭击锦绣坊的三个黑衣人的其中一个。当时岚汀正在疗伤,自然不认得,问道:“师弟,这人你认识?”

    杨忆箫冷道:“上次他差点要了我的命!”

    黑衣人听岚汀叫杨忆箫师弟,目光落在他身上道:“这么说你就是齐楚的徒弟岚汀喽?”

    “你怎么知道我叫什么?”岚汀警惕的看着黑衣人,心想:师弟差点在他手上丧命,这人的武功一定很高,一会儿想逃跑很难了。

    黑衣人道:“看来我运气不错,上次没有杀了你。今天竟让我遇见。”

    岚汀问道:“上次你要杀的人是我?”心道:我从来没见过这人,他为什么要杀我呢?

    黑衣人发现自己说漏了嘴,冷冷道:“少说废话,受死吧!”

    杨忆箫跨上一步挡在岚汀身前道:“要杀就先杀我!”

    黑衣人道:“上一次你侥幸不死,都是得了天音神算和通天神龙的帮助。这一次他们都不在扬州城,我看你还怎么逃?”

    杨忆箫二话不说拔出背后凌霄剑就刺去,可是他明明用了全力,却发现凌霄剑黯淡无光。

    黑衣人大笑道:“这绵绵若存阵中除了我,谁都用不上功力!”

    杨忆箫骇然,黑衣人徒手抓住刺来的凌霄剑,轻轻一带就把杨忆箫扔了出去。食盒掉在地上,饼撒了一半。

    看着岚汀,黑衣人得意的笑道:“你想怎么死?”

    岚汀平静道:“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流光公子的徒弟,是义展云飞的儿子,你问我想怎么死?你是不是活腻歪了?”

    黑衣人道:“少说废话,就因为你是义展云飞的儿子我才要杀你!”

    “这么说你认识我爹喽?”岚汀笑道

    黑衣人发现在这少年面前自己竟然第二次说漏了嘴,再不言语,周身杀气骤然而出,忽听岚汀道:“等一下!”

    “还有什么事?”黑衣人皱眉道

    “能不能让我先出招?”岚汀道

    黑衣人道:“你先出招也是死,所以就别费力气了。”

    岚汀道:“既然这样谁先出招都无所谓,所以还是我先出招,就这么定了,你要是不同意就说明你怕我。”

    “那就快点!”黑衣人没有了耐心。

    岚汀双手合十,学着范小姐的样子,但是他哪里有范小姐的功力?表情严肃,双目缓慢合上,黑衣人原本没把他放在眼里,可是见他这样郑重其事,心中也开始泛起嘀咕:莫非这小子还真的会什么必杀技?当下也警惕起来。

    杨忆箫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岚汀运功的样子,心想:看来师父一定教师兄什么绝世武功了。正想着,忽听岚汀一声大喝:“龙神八变——浩渺!”

    嘴上虽这么说,但是他又哪里会什么浩渺?只不过当日在聚阴山顶见齐楚用过,今日用来只是装装样子,吓一吓黑衣人,为自己争取点逃跑的时间。可是黑衣人并不知道他是在装样子,龙神八变威震江湖,加上岚汀是燕寒的儿子,还是齐楚的传人,通晓龙神八变也不为过。黑衣人向后一撤,想先躲过此招,再出手杀人。就在这时,岚汀拉起杨忆箫就跑,速度之快简直可以说脚底抹油。

    黑衣人见上了当,暗骂了一句就开始追去。

    “师兄,你不会浩渺啊?”杨忆箫道

    “我哪里会什么浩渺啊,吓唬他的!”岚汀笑道

    “这也行?”

    “这不是没办法了嘛,不行也得行了。”

    忽听背后黑衣人叫道:“小杂种我看你能逃到哪去!”

    岚汀头也不回,右手向后一挥,嘴里大喊:“看我金针!”

    黑衣人以为他放了暗器,侧身躲过,却发现根本没有暗器,自己又被骗了,立刻气急败坏,登时速度更快。

    又听岚汀大喊道:“看我金针!”

    黑衣人嘲笑道:“我要是再相信你,我就是你生的!”刚说完话,忽觉肩头一凉,“哎呦”,谁能想到这一次真的有金针!

    这绵绵若存阵中旁人无法运功,二人跑了一会儿就觉双腿灌铅,速度慢了下来。

    杨忆箫问道:“你还真有金针啊?”

    “那是啊,当日鱼儿姐姐给我疗伤后,我故意藏了一枚,没想到现在派上用场了。”岚汀得意道

    这时,只听头顶风声大作,抬头一看只见一个黑影飞过,接着黑衣人落在二人面前。

    “小杂种你敢暗算我!”黑衣人咬牙切齿,伤在岚汀手里,让他很没面子。

    “我哪里有暗算你啊,我都提醒你小心金针了,谁让你傻不拉几的不听呢,这最多叫明算!”岚汀笑道

    “我要杀了你!”黑衣人踏上一步。

    杨忆箫竟然再一次挡在岚汀面前,这个少年总是这样,只要自己在乎的人,就算死也会保他周全。今日明明知道不是黑衣人对手,但是两次站在岚汀面前。在他心里,真的已经把岚汀当做自己的师兄。

    看着杨忆箫的背影,岚汀心中一暖,长这么大除了舍灵就只有眼前这个人如此在乎自己。这一刻他虽然知道难逃一劫,但是他不能放弃。哪怕是自己死,也不能让他有危险。此刻岚汀心念电转,既然打不过,那只有想别的办法。

    杨忆箫手握凌霄剑,他已准备好替身后的师兄挡下这一击,只想师兄能快点跑,不要辜负自己的一片心意。可是岚汀却拍了拍他的肩膀,绕到他身前,看着黑衣人只笑却不说话。

    黑衣人被他看的心里发毛,忍不住问道:“你笑什么?”

    “没笑什么啊!”岚汀笑的比刚才更加开心

    “快说!”

    “你不觉得被金针射中的地方有点疼吗?”岚汀问道

    听他这么一说,黑衣人确实感觉肩头有点疼,于是点了点头。

    岚汀心道:这傻子受伤了能不疼么。又笑道:“因为金针上有毒!”

    黑衣人脸色连变,忽然大笑道:“我才不会上当。”

    岚汀也大笑道:“你可听说过锦绣坊徐锦鱼的大名?”

    “听过又怎样?”黑衣人警惕道

    “那就对了,这是她的金针,你说上面有没有毒!”

    “锦绣坊的大老板会用这种卑鄙下流的手段?”黑衣人不屑道

    “你没听说过最毒妇人心吗?徐锦鱼是女人,用毒有什么奇怪的?”岚汀一副瞧不起黑衣人的样子。

    黑衣人道:“最毒妇人心我倒是听过,可是徐锦鱼还没结婚,不能算妇人,顶多算女人。”

    杨忆箫:“……”

    岚汀又道:“那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听过没?”

    黑衣人道:“听过啊,这不是说只有女子和小人最难养活吗?”

    杨忆箫:“……”

    岚汀:“……”

    突然岚汀大吼道:“你没读过书!就不要出来杀人!”

    黑衣人被他一说,脸色变得极其难看,“我没读过书,和你有什么关系!”

    岚汀道:“当然有关系,我这种才高五斗,学富八车的人怎么能死在一个文盲的手上!”

    黑衣人怒道:“今天我还非杀你了不可!”

    岚汀伸出一只手阻止道:“等一下,你现在感觉一下受伤的地方是不是不疼了?”

    黑衣人看了看肩头,“对啊,一点也不疼了!”

    岚汀心道:妈的,这笨蛋一个那么细的针扎一下当然一会儿就不疼了。但是他还装作很严肃的样子道:“因为毒已经渗入血液了,所以伤口就不疼了!”

    黑衣人道:“我虽然没读过书,但是你却别想骗我,这么小的伤口肯定一会儿就不疼了。”

    杨忆箫见谎言被揭穿,身子一震想提剑刺去,抢占先机。却听岚汀道:“你要是不信,现在把舌头伸出来跟我学。”

    黑衣人伸出舌头,只见岚汀也伸出舌头稍一用力,岚汀的舌头竟然两边向中间卷了起来。

    “中毒的人肯定卷不上的。”岚汀心想:这卷舌不是什么本事,他小时候和别人家的孩子玩的时候,发现有些小孩的舌头能卷起来,有些就不能。这一次让黑衣人试,可以说就在赌,如果黑衣人不能卷起舌头,他还有妙计。可是如果黑衣人也能像他一样卷起舌头,这次恐怕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黑衣人学着岚汀的样子,却怎么也卷不起来舌头,急的额头冒汗。

    岚汀洋洋得意道:“怎么样?你不行吧,因为你中毒了,现在舌头麻木了!”

    “我不信!”黑衣人还在努力试着,忽然一指杨忆箫道:“如果他也能卷起来,我就相信你的话!”

    杨忆箫一愣,岚汀也是一愣,他没想到黑衣人会有这样的要求。本来胜券在握,现在竟然又出了叉子。岚汀看着杨忆箫默念:你可一定要卷起来啊,要不然咱俩的小命就不保了。他眼神带着询问,问题是杨忆箫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卷起来,他从小专心练功,哪里关心过这样的事情,现在只有赌一把了。

    黑衣人还在不断催促,“你快点,别磨磨蹭蹭的!”

    杨忆箫憋了一股气,闭着眼伸出舌头学着岚汀的样子,一卷!

    舌头两侧竟然真的向中间卷了起来,“哈哈,我能卷,我能卷!”杨忆箫高兴的跳了起来。

    岚汀却故作深沉,拍了拍他的肩膀,“淡定,淡定!”

    这下黑衣人傻眼了,他又试了几次,还是卷不起来,再也不嚣张了。

    岚汀笑道:“我没骗你吧?”

    “解药在哪里?”

    “徐锦鱼下的毒,解药当然在她身上,你跟我回锦绣坊找吧。”岚汀心道:到了锦绣坊,你还能跑?他前后算计,黑衣人不可能不上当。可是谁知黑衣人竟然怒吼道:“就算死,我也要拉上你做垫背的!”说着就向他二人扑去。

    岚汀心道:这下完了,想不到这笨蛋还挺刚烈的,宁可死也不屈服。

    杨忆箫从后面窜了上来,阵中无法运功,他只能用尽全身力气刺过去。岚汀心中焦急,脑子一乱再也想不出对策。眼看杨忆箫被一掌打倒,嘴角流血,而自己却无能为力。那种无助油然而生,这种感觉和当日看着舍灵被刘二欺辱时一模一样,突然感受到胸口一热,浔江匕在那里!

    心中有了一线生机,岚汀掏出浔江匕,主人有了危险,此时的浔江匕红光大放!

    “浔江匕!”黑衣人惊呼

    “想不到你还挺识货!既然认识,就知道它的厉害,还不快滚!”岚汀怒道

    “哈哈哈,浔江匕虽是神器,可是就凭你这两下子还发挥不出它千分之一的威力。今日我杀了你,浔江匕就归我了。等它重新认主,有了它的帮助还怕我逼不出体内的毒吗?”

    听他这么说岚汀顿时没了斗志,想不到浔江匕还有驱毒的奇效,这下他和杨忆箫肯定活不成了。就算黑衣人原本不想杀他,现在为了让浔江匕重新认主,也不得不杀了他。岚汀心道:这可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好好的把浔江匕拿出来干什么!正后悔之际,黑衣人扑了过来,也就在这时他忽听背后有人说道:“是谁在那里行凶作恶!”电光火石之间,身后一个黑影飞过挡在岚汀面前与黑衣人过了几招。

    黑衣人想不到自己竟然会遇见对手,迅速向后退去,心道:这绵绵若存阵中除非我让人进来,否则绝不会有人能发现此阵,到底是谁?他落在地上定睛一看,惊呼道:“怎么是你!”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